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开门七件事》

(2010-06-29 17:46:43)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醋的味道是酸不拉叽的,没有几个人喜欢,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市场。

酸甜苦辣涩,鲍坪人只喜欢辣和甜。辣,来自辣椒,甜,却没有源头,便买回矿物质的糖精冲甜水喝。白糖供销社是有供应的,买的人只占极少数,多是春节时候走亲访友用的。醋究竟有何用?鲍坪人不晓得。只晓得肚子疼的时候,喝点酸菜坛子里的酸水,有时候还是蛮管用的,除此外就基本没有什么用处了。

供销社不卖醋,更谈不上买了。人们大脑里的概念醋就等于酸水。酸水只是偶尔用来炒洋芋片片,或是新鲜瘦肉,味道挺不错。恩施土家族苗族的饮食习惯,多与醋有关。除了兼顾四川和湖南的有点辣有点麻之外,便是“酸”了。灶屋的旮旯里是摆了整整齐齐大小不一的一堆坛坛罐罐的。里面腌制的有萝卜干,有白菜有广椒有胡萝卜有豇豆,甚至还有青涩的柿子秋天的南瓜,但凡一切的副食产品只要能入坛子的,几乎通通有份。所以,你讲酸菜就到位了,你若说醋,知道的人就会说你绉。不是城里人讲么子醋呢?

醋往往和女人容易沾边,但鲍坪人不说吃醋,只说腌菜坛子。讲某人吃醋,就说他掉进腌菜坛子里去了。讲这种话的机会似乎不多。挖洋芋或者种田的时候,女人要比男人凶。什么样的脏话丑话她们都敢说。歇的时候,它们还会几个人合起来脱某个男人的裤子。男人通常不穿内裤,怕极了,但嘴上却不饶人,最后真就给人扒了裤子,自此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当然,也有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多碍于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不好下手,就极为隐蔽。一旦被人发现苗头开始讲“醋”的时候,也就宣告了这种地下组织的破产。

一如醋终究上不了席面的地位,那些被摆设在灶屋里的坛坛罐罐,只在生活最为艰辛的季节里发挥不可小觑的作用,而到土家人过年过节,特别是红白喜事摆酒的时候,它们就销声匿迹了。本来,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醋的地位就十分尴尬。尴尬了自己,也尴尬了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顶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顶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