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开门七件事》

(2010-06-29 17:45:45)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酱是个么子东西?

其实,真不好说酱究竟是个啥子东西。充其量也只是我们生活中的点缀品而已。它不是我们生活的必须。它在我们生活陷入尴尬境地的时候,便悄悄隐退到生活的暗角,静静看待人世间的一切悲欢离合。它的地位决定了它能且只能这样。谁让它担任了我们生活调味品的角色的呢?

就像我们在餐桌上用筷子点一点少许的酱送进口中一样,我们的主体是苞谷饭或者活渣洋芋或者南瓜糊糊,如果连这些最基本的元素都不存在了,何谈酱呢?不谙世事的我们,常常将调味品的酱当做主食了,大吃而特吃。父母就会提醒我们:“这是酱哩!”看来生活的滋味实在是太单一的清苦,我们是太需要那浓浓的味道来稀释生活的苦楚了。

做酱的原料也是粮食中的副产品,像豌豆黄豆小麦等等。辣椒酱也是酱,酱鲜红的辣椒采摘下来,洗干净沥干,拌上生姜大蒜和花椒和食盐等,剁成辣椒碎用小石磨推碾出来,然后密封在坛子里,吃的时候就用勺子舀出来。霉豆腐大概也要归属在酱一类吧,而酱油属不属于酱类,我看也应该算作一类。或许是物以稀为贵,我们将酱油看做是当同志的人吃的。乡下人自己不会做,得提着瓶子去供销社“打”。“打酱油”或许就是这样得来的。打酱油是要钱的。而钱大都属于当同志的才有。

那时候,我们生产队只有戴家坡的张家伯娘会做各种各样的酱,甚至西凉姜也可以做出味道不错的酱来。张家一家人是下放的知青,人在江湖心却在城里。我们生产队许多人家的婆娘从戴家坡学回来不少做酱的方法,如果不是原材料的极度匮乏,一路发展下去,我们这些乡下人早就能和城里人在饮食讲究上有得一比了。

过去老觉得从供销社买回来的酱才是最好的,后来才知道那是通过工业加工后的产品,或许也和我们现实生活中的酱一样,没有的就是好东西。现在呢?人们生活在工业化时代,一方面产生了过度依赖的惰性,一方面又极力声讨工业制品,夹在中间煞有介事地“打酱油”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