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开门七件事》

(2010-06-27 16:45:31)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我们只谈“柴米油盐”,“酱醋茶”一般只字不提。原因很简单,在前四者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谈后三者,实在是太“酱醋茶”了。“打酱油”,“吃醋”,“茶余饭后”等等,都是闲扯瞎扯胡扯。

开门见山,山里有柴,过去是常识,现在还是常识。但是,为何古人还是将“柴”放在了人类生存之首?就因为它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类人猿彻底进化成文明的现代人之后,要保持此种文明程度,“柴”仍然得引领文明的大旗。

盛名已久的鄂西林海,在1960年代前后集体遭遇了泛滥全国的大肆屠宰,尔后又因地方政策相继遭到空前绝后杀鸡取暖式的砍伐。放眼望去,触目惊心的满目疮痍。茅草花恣意横生,摇曳着倍感荒凉的沧桑。

1980年代初期,当田野和山林太公分猪肉一样,划成这一块那一坨交给各家二户的时候,那些曾经饱受攫取之苦的山林,一下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成了母亲心头的一块肉疙瘩。看着瘦骨伶仃弱不禁风的山林,谁也不忍心再在伤口上撒盐。他们要好好呵护,要让它及早成林,长成可用之才,将那些曾为之骄傲为之自豪的已然成为历史的土家吊脚楼,再次搬回现实生活的舞台。

就像一度匮乏的水资源,柴,柴,柴。问哪里要柴?人们纷纷将眼光投向了中农岩,徐家岩,鸦鹊岩,肩包岩,偏岩。你听着这名字就会毛骨悚然。岩。岩。岩。一座座悬崖峭壁,千百年来谁也不曾去过,竟然在公元1980年代,山民向它们发出了挑战。从海拔一千多米的岩顶向下俯瞰,一股股阴冷的崖风直从裤管地步毫不留情地钻上来。人们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路径,一步一步进入山岩的核心。

柴,叫岩柴。活生生的,焰火却异常坚硬,极像山民的脊梁和身手,将横生在崖壁上的岩柴,一段一段用刀用斧头用锯子截下来,然后又一截一截转移到略微平整的地段,或拉,或扛,或背,穷尽无数巧妙的方式,目的只有一个——把那文明的源头载回那些点缀在各个山洼里的家,让绵延不绝的炊烟指向天幕:生生不息。

是的,生生不息的前提就是普罗米修斯的火种。古有燧人氏钻木取火,今有鲍坪人悬崖弄岩柴。脚踩立锥之地,手揪柔韧崖草,一步一步向上攀爬,任何的稍有不慎,都会在顷刻之间葬身谷底。陈家槽的陈老驼子曾捡回一条小命,女婿背上背架子继续攀爬。雷家来娃子在徐家岩的明岩上翻身下河,山民也只谈论了数日,谨慎的脚步遂又覆盖了前日的悲剧。

也许有人不解,也许有人疑惑。守得鄂西大山,竟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悬崖峭壁间讨柴?你不反问谁也不曾深思。你一反问自己亦觉怪哉。生活勉强温饱,柴米油盐尚属紧缺,若问何故?皆因荷包空虚。眼看儿女成群渐渐成人,房无一间,衣无几件,餐餐要吃,夜夜要眠,折磨着主人经常失眠。遥望前路茫茫坷坎,再看现实百孔千疮,唯有点点积累月月年年。

夜夜梦见黄宝树,天天起床现门头。百思量,千思想,万般无奈把命怨。天天想着生存之艰难,谁还得腾出时间去琢磨死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走马华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走马华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