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23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撒尔荷

(2010-05-11 19:04:52)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撒尔荷 

在土家族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有一对独特的“鸳鸯”异常引人注目。那就是“喜事丧办”的“哭嫁”和“丧事喜办”的“撒尔荷”。而撒尔荷被誉为神秘的“东方迪斯科”。

“撒尔荷”是土家语,一般认为是丧歌的意思。在我们鲍坪,跳撒尔荷,又叫跳丧,或者打丧鼓。早在隋唐时期,土家族先民就有“父母初丧,击鼓以道哀,其歌必号,其众必跳”的习俗。这种习俗经过不断传承,逐步演变为跳丧舞。

跳丧,就是指的演唱撒尔荷,说演唱其实并不贴切,丧歌分“梗子”、“叶子”,击鼓领唱者演唱的就是“梗子”,也就是主要的歌词,堂中舞蹈的众人附和的就是“叶子”。也就是“撒尔荷”这句歌词。撒尔荷有唱有跳,动作有牛擦痒、燕翻身等来源于生活的动作,形象贴切。而歌词则根据死者的年龄、身份、死因而有所不同。

我们那里有老人过逝都不说“死”,而说“老人哒”。老人过逝一般要停放少则三日,多至七天。老人一断气,首先就是先穿衣入殓,然后请导师来看日子,再派人去各方亲戚报信。如果近期的日子不适宜丧葬,最多也就一个星期,必须送到山上“煞”起来。这“煞”的意思就是用露天的方式与地神和谐相安,等到合适的日子再行下葬。

用当地的土话来说,闹夜就涵盖了丧事所有的形式,而打“撒尔荷”无疑就是闹夜最为精彩的部分了。当黑夜悄悄降临的时候,老者的各方亲戚都组织好了大队的送花圈人马,先后从各个方向走来。一到附近的垛口,唢呐声和锣鼓钵钗齐鸣,紧接着鞭炮就噼里啪啦炸开了。时不时有放炮一样的声音“轰”的一响。那是用雷管和炸药自制的炸药包,为的是制造出一鸣惊人的效果。听到外面的响动,在灵堂坐堂的两套唢呐和锣鼓家业,也一起响了起来,这叫内外和音。待队伍来到灵柩前,宫堂调旋即改为迎宾调。

若果是后侄姑娘,抑或族间侄女之类,人还未跨进堂屋的门槛,便长吆一声“我的亲人嘢”,就扑到了那黑沉沉的黑漆木枋子跟前,嚎啕大哭起来。随即,守在灵柩两边的女性后辈,也一起跟着哭号起来。这个时候,是要有人去劝哭的。被劝的随即下了台阶,被人搀扶到厢房喝茶去了。

夜深沉。正屋外搭就的临时帐篷里,正在开流水席。只听得支客司的粗大嗓音,在闹哄哄的嘈杂中,一遍又一遍地喊:“还有没有没逮饭的,只有最后一排席哒啊!”没有回音,只有一些小孩子正操着早先在鞭炮爆炸的尘屑里捡拾的一些哑炮。手里夹着纸烟,将点燃的爆竹,迅即往天空一扔,又迅即捂住双耳,等待那轰隆一声的快感,但十有八九都是一场虚惊。

灵柩设在堂屋正中。两边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祭帐和花圈。祭帐多为床单或被单,也有白布。床单和被单上是不写祭文的。死去的人已经作古。这些只为未亡人准备。枋子用两条板凳一前一后支撑起来。高高的枋子头就像土家族两边分水的正屋,充满了所有的视觉。位于正前方的方桌上,用升子装满了苞谷,插上了黄纸黑字的灵牌。煤油灯摇曳着昏黄的灯光,更衬托出一种死亡的黑色来。

撒尔荷就要开始了。跳撒尔荷的师傅是村里六十多岁的秀才。他一袭常常的黑布衫,头裹黑手巾,脚穿宽口布鞋。另一位也是村里有名的老师傅。他们两个人双手做着不同的动作,不时换着位置,一边唱一边跳。首先是传统曲调《十月怀胎》。从母亲的恋爱到出嫁到怀胎到分娩一直唱到养育成人。尔后,曲风立马就由缠绵转化到了激情的快闪:“跳得那个地动山摇晃啊,跳得那个天上星星落啊。”“昨天那个跳的呀,虎上的那个山哎,今天那个跳的啊,龙下河哎!”坐立在灵柩周围的人,就做起了“叶子”:“哟一嘢,打个撒尔荷!”一声高亢,清亮,悠远的长调,似穿透历史长空的呼唤。

这样隆重的歌舞送亡人,便是巴人土家族世代沿袭传承下来的特有的风俗和豁达独特的生死观。未知死,焉知生?死就是生,是脱胎换骨获得新生命的转折点.。撒尔荷是土家族为亡人办理丧事活动时表演的一种风俗歌舞。从其原始的高亢、低沉、神秘、悠远并带着强烈宗教色彩和图腾崇拜的舞姿,以及强烈的冲突与和谐的和声,并且歌舞者都是男性等这些特点,我们不妨大胆的推测,撒尔嗬或许不仅仅用在丧事中,它很可能还是巴人土家先民在重要的祭祀仪式中所上演的一种大型歌舞活动. 如果说物质与经济是国家的肉体,那么独有的文化内涵和风俗则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纵观巴人土家族,还没有哪一种风俗传统文化活动的内涵和外延有撒尔荷这么深远和宽广隆重的歌舞送亡人。

撒尔荷原本就没有有固定的套路,她是勤劳智慧的巴人在历史长河的演绎中,不断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经过大浪淘沙后,沉淀下来的结晶,就像《诗经》一样流传至今。他们往往会结合主人生前的经历,即兴创作出撒尔荷的“现场版”。你听:“孝倌嘢来得慢又慢哎,双膝嘢跪在高堂上哎。一杯酒儿嘢敬神灵哎,你世世代代嘢都安宁哎。二杯酒儿嘢敬亡人哎,你子子孙孙嘢上北京哎。三杯酒儿嘢敬双亲哎,你弟弟兄兄嘢都称心哎。”众人随即做起了“叶子”:“哟一嘢,打个撒尔荷!”随即,响器一阵咚咚锵锵,直敲得人的心脏都快要落下来了。

不用问,这里的未亡人肯定有些小气。师傅们想通过让孝倌多喝酒的形式长跪不起,在一片半带戏谑的撒尔荷声中,将长长的黑夜驱除,迎来明日的出殡。那鼓点、那舞蹈,激烈中透出一种洞彻生死的冷静,粗犷中蕴含着悼念亲人的哀思。那情景、那体验,使参加过这种场面的人将永生难忘。

这种且歌且舞激情四射的撒尔荷,就将漫长的黑夜悄然送走。东方开始发白。渐渐东升的太阳射透了袅袅的炊烟,亡灵该启程了。丧礼主持人端起碗敬老者一碗壮行酒,亡者的路漫长而艰辛。主持人将酒倒在棺材上,摔碎了碗,然后下令棺材起行。

在山村的晨光中,在粗犷的歌声和沉痛的哀思里,人们又送走了一位白虎之子。在别具特色的土家族丧舞“撒尔荷”里,可以窥视出土家人的传统生死观,体会到涵盖着民族学、人类学,哲学、体育、等多种学科领域的一种古老习俗的丰富内蕴。

 

 

2010.05.11 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廖院长
后一篇:生命的力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廖院长
    后一篇 >生命的力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