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苕

(2010-05-08 17:23:51)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红苕

我们是叫番薯为苕的。广东人说人傻,除了说傻逼之外,说得最多的就是番薯了。我们也一样,说你憨得像苕。上溯到几千年以前,苕就一直是傻的代名词。看来,先人们是如此地默契,就像预约好了似的大面积传染。

土家族世代依山而居,少有平地可耕种。这坡也是挂坡地,渗水性极好,如果在向阳的地方,栽种出来的红苕格外的那个甜,直往心底钻。那个面呢,无法形容。甜,腻得要用青菜来冲淡。面,要用合渣汤来稀释。城里人来做客,讨要。主人说:随便拿,用背篓背都行。反正是喂猪子的。

都说物以稀为贵。苕也一样。年前拢好苗圃,将苕种逐个立身面在打好的箱子里,下面是灰粪,上面覆盖了细细的泥土,复盖上薄膜。隔时日浇水,透气。二月里来幼苗出土。三月里来幼苗渐壮。单等油菜收割后,就开始移栽。箬有闲田,便提前栽头发苕秧子。这苕秧子如同苕人一样,往窝子里移栽时,抓把泥土用力一按,即可成活。肥料也无需很多,甚至几乎不用除草,只需在苕藤子在蔓延阶段,翻检一遍,就可以等到开苕门的日子了。

八月里来桂花香,家家户户收获忙。油菜小麦早收割了。洋芋分成几个等级堆进了楼上楼下。苞谷也绺成了吊籽坨,用细长的杠子一坨紧挨一坨地吊在了楼锁上。唯有这红苕还在土地里不显山露水。

每年秋收时节,家家户户的红苕堆得大山小岭似的。遴选出的优等品全储进了地下的苕窖,就像密封深埋的陈年老窖,经过地窖的尘封,那味道弥久愈醇,让人割舍不下。屋檐下,厢房楼上,甚至家门前的核桃树上,堆的,挂的,全是苕藤子。房前屋后,几乎都让丰收的景象蔓延开来,呈现出一个厚实的季节。

无论是苕,还是苕藤子,无一不是喂养生猪最重要的饲料来源。正如憨厚的山里人,踏实,勤劳,就像沉甸甸的稻穗,沉淀到回归泥土,将果实埋在季节的深处。但是,没有多少人会真正喜欢苕。在他们的哲学里,你不精明叫苕,你头脑笨,叫苕脑壳。你一无是处叫死无烂苕用。你人高马大又办事不力,叫苕筒子。苕。苕。苕。似乎什么都要拿苕来出气,心里才快活一些。

或许正出在苕自身的原因。苕不需要多少肥料,也不需要多少打理,越贫瘠的土地越容易产出优质红苕来。个头不周正,体魄够大,吃了还会在肚子里作气,放出来的屁格外臭。就连生猪吃后也和人一样,一歪一个屁,让它的主人听到后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在土家族的席面上,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苕的名字,就连它的化身也难以寻觅得到。苕酒难以入口,苕粉勉强可以喜欢,苕糖也有,那颜色实在难堪。清朝时期,机智的解学士解缙整蛊他的对手时,竟然就是自己吃苕糖,而成功让对手吃了大便,成为千古奇谈。

近些年来,也有将苕粉加工成粉条的,销量似乎有上扬的趋势,却始终没有多大效果。而城市的酒店里还出现了一种叫做番薯饼的绿色食品,充其量也只是饭后的点缀而已。这种结局要怪苕本身。“苕”字上面是草,中间是刀,下面才是口。也就是说,它的苕藤子是草,它的果实是要用刀来粉碎的,三分二的苕喂猪了,仅仅少量进入我们的口中。事实上,假如有一天,苕不存在了,或者说歉收了,结局如何?

生活本来就是一分为二的。你属于苕的角色,就得一直老老实实扮演下去。生活的哲学已经反反复复告诉我们,沉淀下去的并不会永远是苕。而如今的山区,越来越鲜有农人栽种红苕了,这是一种进步?抑或,一种悲哀?

 

2010.05.08 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陪十姊妹
后一篇:廖院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陪十姊妹
    后一篇 >廖院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