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陪十弟兄

(2010-05-05 20:36:35)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陪十弟兄

土家族苗族儿女结婚,男方有讲酒令陪“十弟兄”的风俗。

十弟兄其实只是一个概数,不过,这陪伴新郎左右各一的陪男,是有些讲究的。要没有结婚的型男,要和新郎年纪相差仿佛,多为“闺中”密友,长相还要拜得客,不能丢“脸”。而围坐在香桌上的其他男青年,就没有那么苛刻,只要是没有结婚的少男了。

婚前,男方是要托媒,合八字,订婚,认亲,报期等一系列繁琐程序的。这结婚的日期,得请会看日子的先生掐指头翻黄历,定好黄道吉日,备了茶食去女方报期。曰古历何日何日。古历就是旧历。但凡两天。头日为女方正期,翌日为男方正期。故曰结婚叫整酒或过期。有好事之人,就肆意篡改:过期作废。说得多了,也就无甚新意,无人理会。

过期的时候,又多为阴天或者雨天。人说好日子天占哩。日子是好,可忙坏了前来帮忙之人。个个调和得稀夸夸的,裤子湿了半截,心里却乐呵呵。

男方请来了能说会道的支客司,早早就安排帮忙的入席,个个是狼吞虎咽,一碗菜刚端上席面,就风卷残云般被剿灭,只等碗筷一甩,唢呐便开始吹起来。在一阵鞭炮声中,一支浩浩荡荡的娶亲队伍,扛着长短不一,刷了浅浅红色的抬杠,就出发了。男方的客人们这才被请上开设在堂屋里的席上,安安心心“吃”起喜酒来。

入夜伊始,那些细娃儿们就开始吵闹着,要看陪十弟兄。或许是这段时间里,新郎的心里空寥寥的,正要用一种方式来填充。好不容易熬到子夜时分,支客司便指使帮忙的伙计,拼凑了吃饭的方桌,披了浅红的床单,遂将葵花瓜子橘子核桃板栗糖果饼干等小吃一一摆上来。香火台上的蜡烛是要大红的那种,香台上一样也是要红蜡烛的,如若没有,就扯了写对联剩下的红纸,将白色的蜡烛拦腰缠上一道红箍。

一切准备就绪。新郎倌在两个伴郎的簇拥下,粉墨登场了。十个弟兄前前后后被支客司“请”上了香台。因为陪十弟兄是必得说酒令的,年轻的小伙子大都怕出洋相,几乎都是在经过推推搡搡,嘴巴都磨起了茧后,才带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坐上了台面。围在二排的那些男男女女,无不是一些看热闹,想混得一二把瓜子三四颗糖果的后生青年男女。而那些站在外围的老年人,自然充当起了顾问的角色。他们都是过来之人,参加过这样的礼仪多,或多或少记得一些常见的酒令,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此时此刻,支客司摇身一变又成了主持人。将原本散乱的稻草拧成了一股绳子,只是这绳子比较松散。酒令总算在这种松松垮垮的氛围中开始了。还是支客师抛砖引玉在先:

“石榴开花一口钟,今晚陪个十弟兄。各位兄弟都请坐,听我唱个开台歌。说开台,就开台,开台歌儿唱起来。新打剪子才开口,剪起牡丹对石榴。东剪日头西剪月,当中剪起梁山伯。梁山伯与祝英台,二人同学读书来。男读三年做文章,女读三年考秀才。张秀才来李秀才,接我文章做起来。”

支客司噼里啪啦一阵子开台酒令将台上的十个弟兄都给弄懵了。眼睛直直地望着,措了榫。年轻娃们哪里见过这样文绉绉的阵势,一个个哑巴似的目瞪口呆。台上好一阵鸦雀无声。

支客司见此情景,又来一个抛砖引玉:“一根杉树尖又尖,阳雀生蛋在天边。新郎捡到阳雀蛋,不做皇帝也做官。”言毕,自己率先在盘子里抓了一把花生:“从陪郎开始,一个一个来,讲不了酒令的就喝酒,这才叫酒令。”

“酒令其实就是顺口溜,不过,一定要和新郎倌结合起来,拣最好的说!”

在支客司的启发下,“十弟兄”们开始活泛起来:“门口一园草,风吹两面倒,今年娶媳妇,明年娃娃跑!”“门口一园竹,风吹二面扑,今年接媳妇,明年娃娃哭!”许多吊儿郎当的娃子甚至将舶来的荤段子也搬上了十弟兄的舞台:“爹妈生我一杆枪,十七八岁没用枪,一枪打到莺歌嘴,扒开乱草就插秧!”众人哄堂大笑,纷纷要罚酒。那后生原本是想活络气氛的,最后招徕了一大碗苞谷老烧。在嘈杂的混乱中,只得咕咕将燃烧的喜酒一饮而尽。

站在外围的老爷子早就在教他孙子临阵磨枪,没等支客司再开口,就接上了:“一条黄龙九丈九,盘在新哥大门口,左盘三转生贵子,右盘三转生状元!”“一张桌子圆又圆,一碗鸡肉螭上天,新郎拣了七八哈,我一哈都没拣!”这个有点戏谑成分的酒令,一下就将桌子上的气氛点燃起来,直冲高潮而去。人们纷纷发挥着极度的想象力,无论如何都要将新郎倌嫁接到这些类似四言八句式的酒令中来。

虽然是顺口溜一样的酒令,还是有不少男仔并不会即兴创作,在那里乘人不备“偷”那奖励说酒令人的粑粑糖果吃。这个时侯,能者就将矛头从新郎倌那边转移了过来:“一张桌子四只角,两张桌子八只角,方对方角对角,不说的就是个猪脑壳。”

站在身后为他鼓干的嗲嗲接上了头:“久不唱歌忘记词,久不开口脸皮薄,秀才提笔忘记字,野鸡抱儿忘记窝。”有人开始鼓掌,说:“还是嗲嗲称得上大直尕。不是说麻绳子打草鞋,一代传一代吗?”这酒令就在似与不似之间,延续着轻松欢快的氛围。葡萄糖瓶子里的喜酒没涉下去多少,桌子上的粑粑果果,渐渐露出了盘底。恍惚间,就将几个钟头的时间抛在了昨夜。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后,还是由支客司来圆台:“四川下来三个庄,不种谷子种苞谷。喝酒要喝苞谷酒,酒令要从高起手。你一首,我一首,说到月落鸡开口。”陪十弟兄便在一串爆竹声中,落下帷幕。

又一个黎明已然悄悄来临。“这个时候,女方的十姊妹也应该接近尾声了吧。”新郎想着明天的夜晚。是的,我们都期待着。明天,即将燃烧一场生命的盛宴。

 

 

 

 

2010.05.05 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奔跑的向日葵
后一篇:陪十姊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奔跑的向日葵
    后一篇 >陪十姊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