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喜欢蛇

(2010-03-19 19:26:44)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不喜欢蛇 

在我的味觉世界里,关于蛇肉的味道一直是空白。总感觉到蛇泛着冷冷的光,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一想到它,就感到脊梁发冷,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来。

怕蛇这东西究竟始于何时,我的记忆里已经是一片模糊。小时候,虽然周围的林子不是很密,但经常还是有蛇类出没其里。一不小心,就有一条蛇从你面前“嗤”的一声溜过。那时,常去山里捡拾松毛或者干柴,我会特别留意林子里的响动,生怕一不留神就踩到蛇身上。哥哥知道我怕蛇的软肋,就时常冷不丁一声:“皮条子来哒!”吓得我浑身冷汗直冒。

那时候尽管怕蛇,但基本上我还敢瞄上一眼两眼。听说皮条子有许多种类,有青竹飚,有眼镜蛇,还有四脚蛇等等。听许多人说有一种蛇,见到人就在后面撵,一旦被追上咬过,过不了几分钟就会死人。最佳办法是和这种蛇比武。第一,赶快脱下鞋子,用脚趾尖挑起鞋子往空中一翘,那紧追不舍的蛇马上就会将身子直立起来,和你翘起的鞋子一比高低,如若蛇输了,则会立马气死。第二种办法是尽快朝天屙尿与蛇比高低。如果两种办法你都输掉,大抵就意味着你的凶多吉少了。

当然,就像哥哥只是一种传说一样,这种说法并没有让我亲眼见到,也没有听说附近有此实例,但小时候就是深信不疑,而且还随着另一些说法和例子,加深了我对蛇的畏惧和敬畏。那是我十多岁的时候,有次我家屋梁上爬来一条大约两米多长的蛇,黑黢黢的。父亲说恐怕有好几斤重,弄下来还可以打一餐牙祭。妈坚决反对父亲愚蠢的想法。说,蛇来到我们家的屋梁,就是神的化身,只可以轻声劝走。我们兄弟几个手里拿着棍棍棒棒,正准备动手,经妈这么一说,便纷纷放下手中的家伙,和这个“先人”对话:“走吧,走吧,走吧!”那蛇或许是看到了我们的阵势,“跐溜”一声,顺着屋梁溜走了。

是夜睡觉,甚至掀开铺盖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生怕揭开一堆盘在一起的皮条子来。总感觉那“先人”还在屋梁上窥视我哩。自此,就更加害怕起蛇来。

读书那阵,自然常识的课本上介绍说蛇是有益动物,专吃农田里的害虫,但也吃青蛙。青蛙是有益动物。我一时搞不清究竟哪个才是庄稼真正的朋友。有趣的是,青蛙浑身也是一层花不溜秋的东西包裹着,看起来浑身一点都不舒服。益虫也好,害虫也罢,总之,看到这东西,浑身的不舒服,身上起的疙瘩一点也不亚于青蛙。吃饭的时候有人讲蛇,就感到一条长长的蛇,从自己的喉咙顺着弯弯曲曲的肠子进入了自己的肚里,在里面翻江倒海,总摆脱不了蛇的影子。

读初中放假时,要跟父亲去山上割草,心里老是产生疑惑,担心割草割出蛇来。有一次就真的割出了一条青竹飚蛇。雨后的清晨,青草格外的青。我一门心思地割。忽然从我的刀尖就蹦出一截蛇来,正好掉在我手上,只感觉格外冰冷。我条件反射般一甩,这才看清楚是一截被刀割断的青竹飚蛇,还在地上挣扎跳动。我一个冷噤,就有密密麻麻的鸡痱子布满了全身,几乎瘫在了地上。

另一次是高中毕业不久后的事情。我在同学家骑着自行车独自一人去镇上玩。那时正是炎热的八月天。一条蛇被过往的车辆碾死在公路上,一边一截,正好横在路中间。估计是溶化的沥青粘住了横穿公路的蛇,被车辆压成两截。我踩着车一边想着心思,忽然就看到眼皮子地下那条足足茶杯粗的黑蛇,险些将我吓倒从自行车上跌落下来。回程的时候,好的是斜坡而下,我闭着眼睛猛踩踏板,毛着胆子几乎是从蛇的正中飞了过去。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有次有个认识的闲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条蛇,绾在自己的颈项上,边玩弄边在小镇上窜来窜去,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被我看到了,差点当场被吓晕过去。很久还没有从那种恐怖中回醒过来。十多年后,这家伙不知怎么又在广东被我阴差阳错地遇上了。我伸出手正准备来一个礼节上的相握,忽然多年前的那幕幻化在我眼前,我立马缩回已经伸出去的右手,假装抽筋的样子,才避免了一场尴尬和误会。

有人说,广东人什么东西都吃。天上飞的只有飞机不吃,水里游的只有轮船不吃。许多从内地来沿海的,经过一定时间的“熏陶”,也变得和“老广”们一样无所不吃了。而我似乎是一个例外,当然也仅仅限于吃蛇这件事本身。除此之外的什么猫肉老鼠肉啊,甚至和厕所里蛆一样的禾虫,也在别人的怂恿和鼓励声中,使我逐渐成为一个准广东人了。

还是无法喜欢上蛇,也许是天生的,也许是后天养成的,但我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时候才如此怕蛇,怕到如此程度。以前有个朋友在本地一家蛇餐馆做经理,专做蛇生意,还研制出独门蛇酒向市场推销。由于我工作的比较体面,朋友就常约我去给他充门面,陪一些老板吃饭喝酒。起初,他们不知道我怕蛇,不吃蛇,也不喝蛇酒,甚至和蛇煮在一起的东西我也不吃。当他们看到我的可怜时,就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反弄得我很不好意思起来。

我知道现代人最喜欢吃一些山珍海味,越是禁止的就越是多人吃,想尽办法吃,偷偷地吃。这其中就包括蛇,特别是一些品种近乎要灭绝的蛇。或许,我和他们原本就不是一路人,所以,我用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婉言谢绝了朋友们的盛情邀请。

后来,我从从事媒体工作的单位里“跳”了出来,成为一家事业单位的普通一员。偶有老板请客吃饭,也多是蛇类的高级享受。他们是不会在乎我吃否蛇肉,也没有谁人来关心我个人的嗜好。我当然理解,也自然明白这里面所蕴含的社会哲理。看着身边的食客们个个狼吞虎咽非常满足的样子,就突发奇想:究竟是蛇这东西可怜,还是人类这些肉食动物可怜?也许,如果不是我的害怕,也和他们会一样,对这些爬行动物极端之感兴趣,从而加入他们饕餮的行列。

我是个柔弱的男人,从没有动刀杀过鸡,即使看见屠夫杀猪也觉得残忍无比,虽然猪天生就是要被人类宰杀并千刀万剐的,但我天生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即使明知电视剧里的情节是假,也要在适当的时候热泪盈眶,感动得一塌糊涂。也许,天生就是冷血动物的蛇,自然也逃不过比蛇更冷血的人类的驱赶和猎杀,这就是蛇的命运。

当人类围坐在冒着腾腾热气的火锅旁边,一边谈笑风生着,一边品味着蛇类的美味佳肴时,他们绝对不会有一丝毫的怜悯和善良之心。尽管我也知道蛇肉的味道非比寻常,但我实在没有丝毫的勇气去品尝。也许是畏惧,让我远离了有蛇的餐桌。也许正是因为畏惧,才使我在害怕的表面掩盖之下,有一颗善良的心。有人说我傻傻的,傻得可爱。也许是吧,但是,我心如止水,那么聪明又有何益呢?

 

 

2010.03.19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