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兵子

(2010-01-19 22:37:30)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我是说过,我们那里平辈人相互称呼,凡男皆在名字尾后辅以“子”字,像春伢子,福娃子,兵子,而女则在尾后辅以“哥儿”或叠音,像芝哥儿,英英。而我现在说的是我们对门苏家坡的兵子。

年龄比我略大几岁的兵子,从小我们就在一起上学,只不过他在我前几级,基本上没有一起“切磋”屙屎打粑粑的机会。那时候我们先是在小溪小学然后是在粟谷坝小学读书,经常从肖家坡灯盏窝放学回来。记忆中的兵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个不多说话的人。我们经常在灯盏窝和雷家老屋里的同学干架,兵子没参与过一次,一直到他初中毕业,我们也很少在一起玩。他老成的性格在我眼里觉得有点高不可攀的意思。

他妈是我们鲍坪有名的决死人不抵命的,还是著名的黄昏腔。决人你知道吗?决人就是骂人。黄昏腔你晓得吗?不明事理乱开腔。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妈手里,兵子也甚少捱决。用他妈的话说,十副磨子压在兵子身上,也压不出半个响屁来。你闹他十句百句千句他也不支声,似乎他有自己独特的处世哲学。

真正意义上的认识兵子,要从他的一篇作文说起。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点名表扬,曾经还被放大在教室后面墙壁上的学习园地上,很是风光了一阵子。后来,不知道是怎样看到了一篇兵子的作文,那时他已经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了。记得那是一篇写学校门前粟谷河的文章,其中写木桥的时候这样写道:“一座木桥横跨窄窄的粟谷河,中间是水泥铸就的桥墩。桥墩前方呈三角形,减轻着流水对桥墩的冲击力,而桥身的重量全部就压在了这惟一的桥墩上了。”

读到这样的文字时,我不得不对昔日默不作声的兵子刮目相看了。这个时候的兵子逐渐成长为一个颇为英俊的青年。后来兵子考取我们镇上惟一的一所高中,去到几十里开外的清江河边读书,我就很少见到过他。听说他的一手字写得非常好,还在学校拜了做饭大师傅的干儿子。学校的生活是大锅饭,清一色的苞谷面饭,外加一瓢活渣。当然家庭条件好的可以带上大米,用铝制的盒子自己淘洗好后放到学校的大蒸缸里蒸。

自从兵子认了干爹后,基本上放星期就没有回过鲍坪苏家坡。两年高中生活很快结束,兵子没能继续深造,就此返回接上了父母的班开始修理地球。大学没考上,却带回了一样鲍坪人比较忌讳的东西。我们镇上主要有两种地方方言,一种是低山的蛮子腔,一种就是我们高山的搬家子腔了。低山不仅出产大米,而且还有高山人羡慕的梨子苹果橘子柚子等时尚水果。操蛮子腔的很自然就高人一等。兵子回来时给人的惊喜便是操了一口地道的蛮子腔。

鲍坪人尽管无限的向往低山人的生活,甚至梦想着将自家的姑娘嫁到清江河边,但一旦领地出现了异类,却显得又是如此默契的团结。无论谁要是讲到兵子,首先都要说到他阴阳怪气,吃了木耳忘了树桩,书没有读好却把人给读坏了……

兵子似乎完全不吃鲍坪人这一套,或者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仍然不声不响过着自己的生活。结婚,生孩子,种责任田,有时候也出去找点副业帮补家用,日子过得虽然紧凑,但也基本能够维持。时光是最好的冲刷剂,或者说调和剂,没过多少日子,人们就似乎忘记了兵子的蛮子腔,或者说调和得人们习惯了一个异类的存在。

兵子再一次引起鲍坪人普遍关注,已经过了十年八年的光阴。我曾说过,兵子不是普通人,他有自己的处世哲学。而这一次的兵子,无疑和鲍坪人永远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大约是1995年前后的兵子,和许多人一样往全国各地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北京上海武汉大连等地据说都有他的身影。起先是十天半月还和家里的婆娘电话联系一下,后来发展到一年半载才有联系,再后来就逐渐淡出了同乡人的视线,消失在滚滚人流之中。

有消息称,兵子已经在外面有了自己的女人。有的说是河南的,有的说是武汉附近的,也有的说就是我们小镇的。传说终归是传说,谁也下不了定论。他们都说细娃儿看极小。说兵子小来的时候就极反叛,他爹有一年将他绑在木梯子上打他,将一根竹条子都打断成了几截,他硬是没吭一声。

鲍坪自古以来就缺少传说,现今的兵子无疑开了一个先河。谁也无法预测将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2010.01.19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