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揭家槽

(2010-01-11 19:01:44)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揭家槽

 

揭家槽现在住的人家,并不姓揭,而是一家姓陈,一家姓何。

姓陈的和姓何的,原本就是一家,只不过同母异父而已。也就是说,现在揭家槽的人家与揭姓是八竹竿子也打不着,没有任何的关系或者关联。在我的记忆或者道听途说中,揭家槽也没有什么历史痕迹可寻。

揭家槽虽有一通槽田,却没有一股好水,甚至孬水也没有。陈何两家便在阴沟后不远处打水井,目的只有一个:老天爷下雨的时候就将其储存起来,免得天天要去机匠包挑。可是,每年秋冬干旱季节,起码还是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要吃远水。

陈何本有四兄弟,原来住在陈家屋场老屋里,结婚后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地方,只得去揭家槽。一幢一明两暗的泥墙石板屋,当然是几兄弟集体的力量合建起来的。

老爹早早过身,老母一直病病歪歪,只能是驼子过门槛,人不上前嘴上前。众人拾柴火焰高,只需七七四十九天,一幢新房就伫立在揭家槽的山脚跟。老大住左边,老二住右边,中间的堂屋每家一半。谁家若有什么重大节日或喜事,理所当然就归谁使用。

没结婚前的几兄弟,可谓心往一起想力往一处使,几乎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道他们几兄弟。自从各家门二家户分开过后,妯娌间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常常就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闹开了。老大家喂养的鸡子将老二田里种的菜啄了一通。老大羊圈里的羊子跑出来,将老二家的麦子啃了几行。老大家境稍微宽松,老二时不时要过来借一瓶菜油一杯盐之类的东西,还的时候油满了,杯子里面的盐隆起来的高度却不够。嫂子看在眼里,嘴巴上没说什么,心里有了疙瘩。老大在村里有个一官半职,田里里活路自然老二家常过来帮村。嘴里不说,心里也不怎么快活。

一来二去,疙瘩纠结多了,便对着外人发发牢骚,释放心底的郁闷。最后又转弯抹角传回了各自对方的耳朵。战争开始升级。少则三两天小吵一次,多则十天半月。撕破脸皮后,还得在同一个屋檐下进进出出。你看我黑起两张脸,我看你吹胡子瞪眼。忽有客人或是亲戚到来,吵闹声戛然而止。脸上的肌肉迅速松弛,特别是当家的还要立马过来给客人找烟倒茶。夜饭弄好了,自己挂不下脸面。遂叫来儿子:“去喊你二叔过来陪客人,饭熟哒!”

老大是村里的会计,远近闻名的铁算盘,家里常有客人到访,但老大却从不在别人家里吃饭。鲍坪的人都说陈会计这人太执固了,从来不多西人家。多西就是糟蹋人家。陈会计说他有两种情况绝对不会吃:“人家只说带口话的我不吃。拉你的时候手拉得不紧的我不吃!”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常去陈会计家的多数都是亲戚和村委会的干部。

老二与老大的性格完全两样。说话从不喜欢弯里拐里,简直就是巷子里赶猪直去直来。但他老婆总是说他脑壳苕,不晓得转弯。老二就呵呵笑,笑得老婆的吹火筒劈头打了下来。时间一久,周围的人都知道老二憨厚,常吃老婆的吹火筒。一见面就问:“波娃子,你的吹火筒变成了响篙啊!”响篙是我们用竹筒做成赶鸡子用的一种东西。前面划破成条状,握在手里,一边敲击着墙壁或是石头树干,一边喊:“呵——斥”,鸡子们闻声便从菜园子里做四散状。邻里都只知道波娃子老婆有点二黄,或者说黄红腔。一会儿黄一会儿红分不清是非的那种。想帮忙却使不上劲,于是就取笑他找乐子。

老大头胎生了个儿子,取名为礼龙,取望子成龙之意。老二第二胎才生儿子,取名大龙,仍是取望子成龙之意。无奈两个儿子天资像预约了似的一样愚钝,小学未毕业就打道回府跟父母一样做起了修理起地球的活路。而后面的几个姑娘,仅有一个读完了初中。这个长得花一样的姑娘,当初好像是计划外生育,属于超生。便取名卯菊。鲍坪的方言里,“卯”是多出来的意思。孰知多出来的却是优良品种。

别看老大做了一辈子的会计,但手上的活计做起来一点也不含糊。个头矮矮,像极了三寸丁骨树皮。他可以吃一餐早饭坚持到土地抹黑才收工,而收工的时候还可以在机匠包挑一担水回揭家槽。揭家槽可供两家耕种的土地有限,生产队分田的时候,就将一里路开外的陈家槽坡田,分别给兄弟俩分了一亩多地。一个在南坡,一个在北坡。南坡向阳,属于老二,北坡不向阳,属于老大。每年北坡的庄稼总是比南坡的好。绿油油的苞谷苗子惹得路过的人发出“哈格杂”的赞叹声。知道内情的人说,有钱买化肥就是不一样。

在我们鲍坪,当上一个村干部的威信,并不比那些当官的同志差多少。六七十年代,鲍坪人做官当同志的简直是稀有动物。许多小孩子的远大志向就是当村长,当同志。会计的儿子在学校读书时不用功,老师就这样教育:“你不使力读书,将来怎样接你爹的班当村干部呀!”叫礼龙的儿子非但不把接班的事放在心上,反而“拿”同学的东西。事情传到当妈的耳朵里。当妈的说:“你再拿人家的东西,哪只手拿老娘就剁你哪只手!”儿子遂将双手伸过去:“你剁呀!你剁呀!”气得当妈的差点气血身亡。

老二教育他儿子就更直接:“使力读书,二天去接你伯伯的班!争取比你哥哥强!”无论采取什么方式,也毫无效果,最后只得任其自然。

两家的儿子渐渐长大成人,和一帮人跑到外面打工。两家的女儿也相继嫁到附近的村镇,逢年过节才回一两次娘家。那些年吵吵闹闹的揭家槽似乎清静了许多。和中国许许多多的农民家庭一样,揭家槽两家的故事,折射出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山里人生活的典型画图。

 

 

 

 

2010.01.10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阶阶
后一篇:陈家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阶阶
    后一篇 >陈家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