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幺坡

(2010-01-09 10:31:10)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幺坡

   不用说,幺坡是一面坡了。

   幺坡的坡度不是很陡峭,但也绝不平缓。

   幺坡就在我老家正对门的山头。站在门口院坝里讲话,稍微大声一点,便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当然,这种情况的发生主要是指冬季,田地里干干净净,树叶全部凋零,声音毫无遮拦就传了过去。而夏季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苞谷林子齐刷刷在自己门口立起来,吊脚楼边的松树杉树花栎树异常茂密,甚至连夜晚的灯光也被包围得密不透风。

   太阳一出来,首先就照耀了幺坡。我们叫这一类坡为阳坡。阳坡日照充足,且土质的渗水性良好,种出来红苕个头不大,却异常甜蜜。咬一口,面面的,随时都有掉一坨的可能,叫面苕。面苕可以背到有水稻的低山去粜人家的大米,这是二高山一带通常来改善生活的一种手段。当然,也可以用洋芋去兑换。

   幺坡里住着三户人家。左边熊姓后来搬走去了水井坡,右边周姓搬去了周家坡,只剩下中间的李姓人家。搬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幺坡缺水。他们走出了缺水的地方,却仍然走不出大山赐予的陡坡。

   现在的幺坡就只剩下李姓单独一家了。李家老两口身后无子嗣,便在中途纳了后亲侄子来传承香火。后侄读书天赋不错,命运也格外被上天眷顾,二十岁不到就进了国字号企业工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基本上都在外地工作,在家呆的时日甚少,一摊子的家务很自然就落在了老两口身上。

   娶妻生子后,回来的次数渐渐变得多起来。当两个孩子慢慢长大的时候,幺坡的房子也出现了渐进性的变化。保坎垒了起来,吊脚楼外墙的石条,全部是从苏家坡开采回来的上等石料,基本不用錾子来修饰,就能砌成四楞上线砖一样的牛栏。厢房和正屋全是清一色的杉木板,装成了箱子一般。用手一敲,蹦蹦作响如堂鼓。匠人开工时个个耳门上别着一支香烟,休憩时就拿下来,用火柴或是火塘里的明火石点燃,很满足地深吸一口。

   扩建或修葺前前后后花了李家父子好几年的时间,用乡间的话说,“夜夜做贼不富,天天待客不穷”。李家粮仓不仅没有露底,反而日渐上升。猪圈里的肥猪一年比一年大,肥到脊梁上的膘足足有一筷子厚,直惹得邻里乡亲好生羡慕。房屋里储藏的腊肉挂满了整个板壁。每到竖年荒月,鲍坪村就有不少人来到幺坡,或借或买那肥得流油的陈腊肉,回家做光锅的油。李家殷实户的名声就此远扬。

   接纳的后亲在一家药材公司上班,知道黄柏杜仲芍药枣皮等药材能买好价钱,于是将幺坡房前屋后都栽种上了这些乡人不起眼的东西。起初,乡人都说那东西荒田,影响苞谷洋芋的收成,后来见李家靠买那些药材赚了不少钱,纷纷效仿,讨得了实在,从此,不仅记住了李家父子,更是铭记了幺坡。

   李家老两口并没有因为家境日渐殷实而丝毫放松农田的精耕细作。夏天鸡叫二遍就起床开始生火做饭,扛着锄头出工的时候,村里大多刚刚起床,正在往菜园子里倒青尿。冬天出工时,许多人家还在拍打睡梦中撒尿哭闹的孩子。媳妇儿根本不用操心田里的活计,只管在家做饭,调理好两个儿子的起居,梳理得光光鲜鲜后,放心去探望远在另一个镇上的丈夫,小住个三五天再回来。

   转眼间,两个儿子就成了大人。一个去当兵,还有一个跟了父亲,做起了药材生意。企业转制那阵,继子承包了那家小镇的药材铺子。将本不怎样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相隔百余里外的镇上,建起了好几层高的洋房。媳妇和孙子一个接一个地跑了。幺坡里剩下的还是仅有的老两口,守着偌大的空房,依然过着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日子。或许是没有生育过,老两口身体依然硬朗,年过七旬的老太婆还能给过红白喜事的邻里做主厨,刀上功夫不减当年。

   然而,年纪越来越大的老两口,身体再硬朗,终究拗不过岁月的沧桑,头痛腰痛发个烧什么的,时有发生。特别是老两口一起病倒在床,就止不住地想念起在另一个小镇上的儿子来。有时甚至有些后悔当年怎么就将儿子送进了国家单位,现在连倒杯水的人也没有。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现在刚病倒都没有孝子。接儿子过来不就是想老了不能动的时候,有个照应吗?儿子一走,媳妇儿,孙子都跟着跑了。跑了也就罢了,还在那边置了那么多的产业,留下我们两个老卷卷守活庙!

   鲍坪是山旮旯里的山旮旯。从这里到镇上就有三十多里路程,再从镇上到儿子所在的红岩寺镇还有将近百里。无论是儿子回来还是老两口过去,弄不好一整天还不能到达。儿子要将他们俩接到红岩寺镇去安享晚年。那里有一条通往大城市的国道,每天有好多的车辆来来往往,好不闹热。老两口说,人一老,手脚就不听使唤,去哪里都不方便,有什么好。再说,一个种地的人离开了土地,就好像剥夺了他的饭碗一样,心里无边的落寞和空虚。

   虽然红岩寺镇还是在群山包围之中,但在鲍坪人看来,走出鲍坪在那里落下根无疑是一种骄傲。鲍坪人自古以来,祖祖辈辈还没有一个人走出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李家儿子无疑给父母脸上增添了无限荣光。老两口人前人后腰挺得直直的,听着一些赞美的话特别顺耳,比喝了蜜汁还甜。一想到这里,所有的艰辛甚至病痛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幺坡复回到多年以前的境况。仍旧只有两个人的世界。仍旧是早出晚归。仍旧一年喂养着几头肥猪。门口一坡的田地,分属于周围好几户人家,如今大都交给了国家。种植的树木一天比一天长高。这些变化好像浑然不觉。日复一日感觉得到的,是周围的林地,门前的幺坡,就像黄土一样在逐渐长高,而自己在渐渐下沉。

   太阳西下的时候,这幺坡就变成了平平整整的墓地,在眼前幻化开来。 

 

                                                 2009.01.06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