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四月

(2010-01-04 18:54:40)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阳光微辣的四月。

山,光秃秃的。大范围裸露的灰褐色岩石,压倒了一片片死气沉沉的丛生荆棘。正午的阳光生锈一般,播撒着饥饿的气息。路边,田埂上冒出了折耳根猩红的脑袋,如果时值清晨,那种腥腥的清香完全可以沁人心脾,让那早被毫无油水的饭菜洗刷得干干净净的空胃,泛起阵阵清水,而此时,却激不起任何一根牵动胃部兴奋的高潮。

香椿,这个季节带给我激情和快乐的草本植物,她探头探脑乜斜着蓬松的眼睛,好像是刚从睡眠中醒来,只有在春雨的洗礼后,才显得异样精神。洋芋芜子眼看着就要清行了,至少也得再熬上一月的翘盼,只好提前在香椿树上,找寻反哺主人的食粮。或搭长梯用自制的钩刀,一点一点“收割”,或干脆将幼小的椿树扳下腰来,残忍地摘下那乖巧的嫩芽。

桐梓花在“知了”有气无力的鸣叫声中,眨巴着粉嘟嘟的眼睛。一阵微风拂来,那是在传唱着当地的乡间民谣:“穷人莫听富人哄,桐梓开花正出种”。如果真正等到桐梓花开的时候出种,“农夫犹饿死”啊。此时的田野,苞谷苗子正静待着一场春雨的及时滋润。她拔节的韵律,一定不会成为农人心底来年的绝唱。

山路弯弯的四月。

不知道挣扎了多少个来回,甚至闭着双眼也知晓哪里是平地,哪里是坎坷,哪里有多少级台阶,哪里是背粮食歇息的“懒凳”,哪块石板被磨光滑了多少,哪块石头悠悠岁月长。

山路是童年永不磨灭的记忆,而四月无疑是记忆中最粗粝的石头,任由沧桑岁月的打磨,也一样绽放最初的光芒。刺苔,映山红,茅章,甚至野豌豆,都是童年少年时代大山赐予的尤物。游戏的方式往往围绕这些野生的食物,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展开。

喉结在四月的反复咏叹中慢慢凸起,黑胡须在四月的来回往返中逐渐丰满,翅膀也在四月的不断试飞中坚硬起来。铁质的苞谷饭锻造出山一样的骨架的时候,梦想开始萌芽。

草长莺飞的四月。

学校咿呀的读书声,整齐却并不嘹亮,甚至有些暗哑,反复回荡在深深峡谷的封锁之中。一边是耕耘饥渴的四月,憧憬着相对饱满的五月,一边是耕耘贫穷的四月,憧憬着来年的岁月。窗外有麻雀或者燕子飞过,就牵引了许多孱弱的目光,展开瘦弱贫瘠的想象,穿越草长莺飞的四月,却被凌厉的山峰割断了翅膀,还有带血的呐喊与泪光。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山里的四月比四月更迟,同时也比四月更坚强。有棱有角的四月,在山里人一辈又一辈的轮回中造就了一种品质。又一个四月,饥饿中集掖的所有力量,冲破了沉疴与羁绊,绽放出一园坚硬的花朵。

 

 

 

 

 

 

 

 

 

 

2010.01.03龙斜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