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银 洲

(2008-12-10 13:07:38)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银 

  银洲是一个人的小名,这个人真名叫谭功弛。因为个子极其矮小,人们叫他矮打杵。矮打杵你知道么?山里人用背篓或背架子背东西歇息时用的一种工具,丁字形,一般是量身定做的,刚好屁股那么高。所以我们叫个子极其矮小的人为矮打杵。如果有谁家要办红白两喜,他的名字又变成了吹鼓手,只因为他的另一职业是吹唢呐。时间一长,叫他真名的人就少之又少,以至于常常想不起他的真实名字,就干脆叫他矮打杵或吹鼓手了,而他也乐呵呵的。
  我们那一带,但凡红白两喜,一般都要请吹鼓手来闹气氛。说白点,吹鼓手就是吹唢呐的。吹鼓手前来的同时,多有响器班子一同到场,是一整套。响器为锣、鼓、钵。吹鼓手一吹,跟着就是锣鼓钵一起有节奏地响起,气氛随之而来。红白喜事也就办得体面风光。当然,鞭炮必不可缺少,但点到为止也行,惟独这吹鼓手不可或缺,否则,无论怎么闹,气氛就是大打折扣。
  银洲是我族房兄弟,自进入学堂门起,就一直因为个头矮小被老师安排坐在最前面。而坐在老师眼皮子下面的银洲,学习成绩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长进,如同他的个头一般,直到小学毕业都没有一丁点变化。学校的同学们不约而同地给他取了一个诨名叫矮打杵。山里人搬运货物多用脚背篓,且必备打杵,用来歇稍支撑脚背篓上货物的全部重量。人高要用高打杵,人矮者当然得用矮打杵,于是,矮打杵便成了矮个子的代名词。
  银洲的矮,当然有遗传的基因在里面。他父亲我的堂伯父也是我们鲍坪一带出了名的矮子。作为儿子的银洲不仅传承了父辈的矮打杵基因,更是将之发扬光大,矮得比老子有过之而不及。除此之外,他就没有哪一方面超越父辈了,比如读书,银洲天生就是那么愚钝,整天脑袋里装的完全与课本无关。记得在小学二年级或者三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讲完《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后提问:谭功弛同学,请你说说长大后的理想是做么子?”“耕田!我们的银洲同学几乎不用任何思考就脱口而答,惹得全班同学哈哈大笑起来。老师也跟着笑出了泪水,笑弯了腰。
  按照银洲小时候的兴趣和爱好发展下去的话,耕田的理想绝对不是什么问题。那时候,他一放学回到家里,就将父亲的字形打杵找出来,以院坝为田地,用打杵为犁铧,然后就有板有眼地开始了他理想的实践,整个身心都投入了进去。山里人生儿子,传承香火是一方面,更不可忽视的方面是,长大后可帮家人犁田耙地。说文解字曰:男者,力田也。银洲最能显示出他天赋的就是耕田,然而,上天似乎对他的身高毫无一点眷顾,经常因为个头矮小力量欠缺把持不住,被犁铧前面的水牛拖得飞跑,这就为他日后学做吹鼓手奠定了一个基调。
  读书的时候,老师讲的什么银洲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或者是这边耳朵进去,那边耳朵就出来了,从来不过夜。在他为父亲辛辛苦苦挣了几回鸭蛋之后,我的堂伯父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让他混下去。那时候,我们鄂西山村已经后人一步也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伯堂父让十多岁的银洲为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而银洲却一门心思想耕田,正好合乎他的心意,无奈年幼且矮的银洲手上无力,甚至连犁铧也拖不动。为了给他找一门合适的手艺也为了一大家人养家糊口,伯父想来想去也没寻思到一门适合矮小银洲能做的手艺。最后,突然就想到了去学做吹鼓手,农忙时可帮家里,农闲时又可获得一份虽不多也可补给油盐钱的收入。做吹鼓手只要学会换气,吹好十多支相对固定的曲子,就可以出门做手艺了。
  于是,伯父便准备好猪蹄膀挂面和苞谷酒,选定了黄道吉日,请来师傅正式拜师学艺。由于银洲手指太短,一般的唢呐孔间距太大,又只好重新为他定做唢呐。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做好后,等待他的并没有想像中的结果。一直要跟在师傅屁股后面才有口饭吃,从来就没有谁家来接他去做主师傅,偶尔遇到一家,也多是因为价钱上的极其便宜,才沾得小小便宜混口饭吃。无奈之下,还是只得在家给父母打下手,晕晕乎乎过了些年头和日子。
  九十年代中期,一拨又一拨的人相继往武汉北京等地跑,空手出门却在过年的时候抱回了三洋等时尚玩艺,山旮旯里响起了香港四大天王等明星的歌声,再后来还带回了手机和摩托车,喂喂喂突突突的声音更是撩得银洲心里痒痒的。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出去闯荡,过过神仙日子。哪知道一去到工地上,人家却说坚决不要童工,免得违法。他说我都二十多哒呢!人家说,总之我们不要,你快回去。好话说了一箩筐,终有老板发了善心将他收下,但很快他就发现,做苦力就是血盆里抓饭吃,没有谁可怜谁,靠的是力气。即使别人不说,也都写在脸上,或闷在心里,自己也觉得对不起别人。后来只好去找轻省点的活计,无奈文化有限,就这样在外面晃荡了几年,最后还是回到家里老老实实种田。
  这个时候已经是新世纪的奥运年。山里的年轻人差不多全走光了。他们已经跑到离家更远的广东上海浙江等地去打工,但他们因为自己本身的素质决定了再跑多远,还是无法逃脱大山的牵挂。那里,有他们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儿女,和他们曾经相依为命的土地。虽然近几年农村实行退耕还林政策,但还是有少量农民仍在地里刨食。物以稀为贵,矮打杵银洲竟然成了他那一带很抢手的主劳动力,凡有个背挑重活就落在了他的头上,一年下来,吃好喝好后还能弄点比可观的积蓄,常常和那些在家把持家务的农妇们,斗个一块两块钱的地主,日子倒也滋润,只是三十颇有余四十尚不足的银洲,至今无法依靠自己的实力将梦里的媳妇娶到手里,是他这些年来一直颇为烦恼的问题。
  这个人生最重要的疑难问题,在银洲有生之年即使能解决的话,也不能印证山里人所说的一代强过一代。毕竟,他父亲是我们那个生产队里老一辈里,少有的几个有点墨水的人,而他的爷爷更是我们那方堂可同时用左手右手为别人写状辞的秀才。

                               2008.07.05 竹林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享明伯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享明伯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