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朱近康:科大精神的熏陶与坚持

(2008-01-01 19:07:56)
标签:

教育

分类: 科大精神

科教报国50年"科大精神系列报告会之二

 

科大精神:熏陶与坚持

报告人:朱近康

(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

报告时间:2006年4月9日

原载《中国科大报》579期

 

    我是四川大学毕业的,196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科大。科大给了我许多熏陶和启示,成了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因此我今天用《科大精神的熏陶和坚持》这个题目,把我的经历和感受告诉大家,既是对过去的回顾,也是对科大未来发展的希望。
    来到科大以后,切身感觉到“红专并进,理实交融”是科大特色,也是科大精神。怎么去理解“红专并进,理实交融”?怎么去坚持和发展?我觉得不同时期有不同内涵,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科大的三次创业

    科大从创建到现在经历了三次创业。第一次是从建校到离开北京;第二次是从来到安徽开始,到进入“211工程”;从进入“211工程”之后到现在,应该是进入了第三次创业期。
    对第一个创业时期,大家有共识,没有什么问题。抗美援朝胜利后,从国家来讲,明显感觉到我们国家的能力特别是科学技术能力比西方差得太远了。我们体会很深,新中国的元帅们体会更深。他们建议中央筹建自己的新型学校,为新中国的高科技发展培养人才,这是科大建校最大的推动力和背景。科大正是适应整个国家需要建立起来的,就是希望为国家培养一大批新型的高科技人才。我认为,科大在那个时期是突出完成了这个重任,对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的,培养的人才在高科技方面做出了突出成就,成才比例很高。
    郭老作为第一任校长,殷切希望科大人“红专并进,理实交融”。
    我理解,“红”就是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要参与相应的社会活动和政治活动,爱国、爱家。给全校师生一个宽松环境,这非常重要。第二个是强调基础理论的宽厚,强调基础教育,创造安定勤奋和相互促进的读书环境,科大毕业的人,没有不说这是科大特点。其他学校的老教师,包括过去接受过科大毕业生的单位,都认为科大学生做出的东西和学习精神很值得赞赏。建校前期,为了培养攀登科学高峰的人才,提出所系结合,让学生参与科研,实实在在地做项目,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经历和训练,对科大学生起了很大的作用。
    总的来讲,我觉得全校上下都自觉地以“红专并进,理实交融”来要求和勉励自己,经过了建校到文革一段时期之后,逐渐形成了科大的精神和特色。我在北京只有近3年的时间,对科大第一次创业期的感受,就是科大人爱国、爱家,参与政治活动,但不走极端,不追求冒尖;科大人勤奋努力,扎扎实实为以后的发展打好自己的基础。
    科大从来安徽到科大进入211工程,为第二次创业时期。科大在这段时间,有什么特色?
    第一特点就是科大顺应国家需要,提出和实践了一套有效的教育改革方案和教学革新措施,为国家高教发展提供了一个成功范例。文革结束后,科大培养了很多优秀人才,对教育发展做出了不可否认的贡献。其次,也是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在教育改革和教学革新上有几点非常突出。把69届、70届的大学生重新招回学校,接受学科教育;提议恢复全国高考招生制度;建立学分制;设立研究生院;开设少年班;加强基础理论课,加强数理化、外语和计算机能力培训。同时,支持和推动对国外的学术交流和人才交流,鼓励学生出国,鼓励教师出国进修。这些做法实际上为国家提出或者推出了一种可以使教育复兴和大发展的新模式和做法。
    关于科大的第三次创业时期,从“211工程”开始实施到现在。进入“211工程”的学校中间,科大是最突出的一个。国家性的成果能进入十大科技成就之一,对高校、对科学院都是了不起的,而六年期间科大有四次入选,这是所有高校当中没有的。希望科大在更多的优势学科领域,能够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成为带动这个学科发展的中坚力量。如果我们有五个、八个或更多的领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科大就是中国最好的大学。
    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学生?第一是要有政治头脑、经济头脑。第二要有道德素养。第三要有扎实的基础知识和基础能力,包括公共基础和专业基础。另外一个是有创新能力和开拓精神,这是国家非常需要的,也是个人发展过程中能比别人不一样,走在前面的基本要素。

 

我对“红专并进”的理解

    关于对“红专并进”的理解。
    “红”,强调的不仅仅是政治,还有一个素养问题。即对国家民族的政治责任,以及公共道德和个人素养。国家困难时大家能够挺身而出;国家在发展时期大家能为国家出力、出汗,这是我们的希望,也是一个科学技术人员应该做到的。“专”,有两点,一个是你的本科基础和创新思维;另一个是对科技发展走向的预测和评估能力,这是作为高级优秀人才所必不可少的。
    这方面我想讲几点自己的体会。一是关于科大如何坚持“红专并进”。
    我们是1970年夏天来到安徽的,文革还没结束,那是个突出政治的年代。我们六系大多数教员都被派到淮南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我下过矿井,矿井最里面特别缺氧,体质比较好的才能进,出汗很多。在那个环境下,下矿井的时候,大家还不忘自己是老师,以后或许还要教学生,还在担心学生,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
    还有一件事我印象较深。科大东区有一批楼是我们从北京迁来以后盖的,最早的科大办公楼是大操场旁边、化学楼南边的那幢,就是教员自己盖的,我参加了,当时的科大党委书记刘达也参加了搬砖。大家搬砖时就跟刘达讨论,说这样干下去,三年、五年过后,我们怎么教学生?好多新的东西都不懂。他说,这是个问题。这些讨论对后来学校推动老师、学生出国,从外面聘请教授到科大来讲学,或许都起到了一定作用。
    还有一件事,70年代末80年代初,科大推动教师出国,我去了日本,当时正在研讨科大与东京大学的交流。去了之后,我就想自己怎样能体现出作为科大教员,作为中国人的能力和素质。我觉得我们个人素质和能力并不比他们差,要想做什么也没有问题。当时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做什么,为什么做,看到他们很多文章理论好像很高深。国外做研究使用计算机,80年代初,计算机的输入还要靠打孔机和穿孔纸带。国内那时候基本没用过计算机,出国后我用他们的计算机算题,最后能够算出仿真结果,对这个他们比较钦佩,不是钦佩选的是什么题,而是钦佩我把这个问题计算求解了出来,从中反映了科大人的基础造诣和专业能耐,反映了科大人过去相当一段时期对专业的努力和追求。我是第一个被邀请到日本卫星发射场去观光的外国人,也算是证明。很有意思的是,他们认为我一定是共产党员,其实那时候我不是。他们觉得在中国,只有共产党员才有那么高的水平。我说真话,他们不信,还对我说,你说你是共产党员不要紧的,我们不会告诉日本政府的。另外,我在日本发表的论文,都是以科大名义发表的,其中一篇提出了同步CDMA通信方式,被收录为80年代国际上CDMA研究的的重大成果之一,后来被定为中国提出的第三代移动通信(3G)的标准TD-SCD-MA的标志性技术之一。
    因此,我个人对科大的“红专并进”深有体会,它是一个学者、一个专业人士、一个想做好自己工作的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不可缺少,而且是缺一不可的。你的能力很强,但是处事很糟糕,别人只有敬而远之。我第一次到美国Bell实验室去的时候,他们给我介绍说Bell实验室最厉害的时候,曾经养了一大批闲人,其中一位专门脚蹬滑板上班,到处晃。这种人大家都敬而远之,后来Bell实验室资金没有能力继续支持的时候,那些人就被裁掉了。那些安定做事的人留下来,成为高级的专业技术人员。各位将来是国家的高级专业人才,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牢记国家的需要和责任,为自己创造一个良好的周边环境和心态。

 

关于“理实交融”的体会

    关于理实交融。我觉得“理”有两个方面,一是对理论基础和论证能力的良好掌握,特别是对工程,对信息科学技术方面的学生来讲这点非常重要。另外是对学科的发展有一定的了解和预测。如果面临基础性的理论问题,你不仅要能论证出这个公式,还要能给出它相应的数理背景描述和相应可能的应用框架。如果研究技术问题,要能写出相关的数学表达公式,还能进行分析推演。至于预测能力,需要对这个学科有较好的了解和清晰的逻辑思维。“实”,更多是技术能力、系统实验、应用实践。它包括系统性的技术能力和应用能力,技能性的技术能力和系统能力。
    这方面的感受和体会也较多。我为什么会最早入选国家863 通信专家组呢?客观地说,如果我不是科大教员,未必进得了专家组。别人首先不是看我怎么样,而是看科大怎么样。遴选863专家的成员都是资深专家和院士,他们对科大理念,对科大精神是赞赏和认同的,对科大学风严谨、观察敏锐、踏实创新的期待也很深。东南大学有个教授是从苏联回来的,他跟我说,希望你进入专家组以后发挥你们科大学风严谨的传统来推动专家组工作。
    当然,个人的成绩也很重要,有一位评审教授就公开说我发表的文章在这个领域是相当深的,很有特色,不然国外不会把它收录成80年代的成果之一。我当时跟其他被推荐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一是我做的成果在国外得到了赞赏和认可,二是我写给专家组的申请报告,对无线移动通信发展的分析和预测被认为写得不错,后来在专家组的工作过程中,被公认不错。
    这件事使我较深体会到,除了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外,一定要有预测能力,这样才有可能会变成一个专业领头人和组织者,而不仅仅是一个工程师。我从组员到组长,在专家组干了将近十年,是在专家组做得最长的之一。只要你有真实能干,别人一定会用你,真正厉害的人是会有用武之地的。
    我觉得,除了刚才说的能对技术发展作客观预测,能够明确预测它的发展走向和可能的方向外,个人努力做出优异成就,也是非常必需的。80年代对CDMA能力和前景问题国内外争议都很大。当时我一边花大精力阐明CDMA值得做,一边努力在做。最终科大组织完成了国家第一套CDMA移动通信技术实验系统,得到了非常好的评价,参加了国家“863”成果展览。CDMA的研究现在看也是非常值得的,现在发展应用的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国际上公认的被应用的三大标准,没有一项不是CDMA的。
    为什么我推崇“红专并进”,在863通信主题专家组工作期间我体会最深,还是要关心政治,强调精神、强调素质,你的业务是一个方面,但个人素质同样很重要。我到科大以后,每天听到校歌里面“红专并进,理实交融”的歌词,还是有一种潜在影响的。
    我们回过头再看“理实交融”,它是一个人做出创新成果,具有创新思维所不可缺少的能力。科大能立足高校之林,最大特色就是理论和实际能有机结合起来。通常,从基础理论角度看,工程问题和应用并不一定是多么高深,但我们一定要有意识把工程实际问题深化,能够从理论上、数学上去思考、去描述。反过来,你做数学处理或公式推证,最好也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物理概念描述,这样的话,你离解决实际问题就不远了。一个学者,一个技术人员做研究时,总会碰到一些技术问题和理论问题,能够把技术问题提高到理论上去考虑,把理论探讨跟你解决的物理问题和背景结合起来考虑,那么解决这些问题就会更有效。所以,要立志成为一个高级专业人才的话,一定得有这个素养。作为科大学生,你们应该有这个能力。另外一个就是思维和考虑要深、要广、要能联想,而且要有意这样做。考虑问题时,要从各种角度来看,哪怕你没有看准,只要努力了,你就会逐渐养成这样的素质和思考方法。你们要学会把对问题的思考,作为一种娱乐,一种休闲,久而久之,思维广阔,在任何一个问题上都可以从不同角度来考虑,就会很有特色和新意。
    还有两点建议大家。一是对自己一定要有自信,要有客观评价。年轻人处理事务,当然希望对,不希望错,但真错了,其实没什么关系,任何人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要坦然面对。通过对自己的客观评价,不断改进,实现自强。大家都希望自己很能干,可是再能干也会有失误或失算,所以心理上一定要坚强。如果没有坚强的心理,在激烈竞争的社会和激烈竞争的科技领域,你很难静得下心来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如果说一下子达不到或者目前达不到,你可以努力,其实最终你能达到。一个人一定要有好的心态。能够客观评价自己的能力和成就,对个人来讲很重要,也包括我们对科大成就的客观评价。另一点是要坚持努力创新,哪怕是做一点小事情,也争取做出跟别人不同来,要有自己思考的特点,哪怕别人说不好也没关系。如果任何时候做事情都跟着别人,那一定做不出好成绩。
    我曾经不止一次说过我的观点,科大要办成有特色、有影响的学校,一定不能跟着大家公认或已经定型的模式走,教育部的指导是规范所有大学的,但是每个学校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自己的专长、自己的特点,怎么样在教育部的规定范围内发挥我们的特长,突出我们的特点,做出成就来,这是很重要的。科大过去的辉煌,就是走的创新路,已经走过来了。以后要针对国家急需解决的问题,替国家做出更大成就,没有创新思维和创新意识只会一事无成。
    最后我想说,我们大家一起继续发扬科大的“红专并进,理实交融”的精神,为做好我们今后的工作和成就各自的事业努力吧!(根据录音整理,有删节,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