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华轩
傅华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6,483
  • 关注人气:1,4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2019-06-13 20:22:08)
标签:

杂谈

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介绍一个刘文典和蒋介石恩恩怨怨的故事。蒋介石就不用细说了,刘文典这位大学者名教授,可能大家不太熟悉。
刘文典,原名文聪,字叔雅,笔名刘天民,祖籍安徽怀宁,出生于安徽合肥。现代杰出的文史大师,校勘学大师,研究庄子的专家。历任北京大学教授、国立安徽大学校长、清华大学国文系主任。1938年至昆明,先后在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任教。终生从事古籍校勘及古代文学研究和教学。
在1927年,蒋介石上台后不久,表示要到安徽大学视察,然而,时任安徽大学校长的刘文典竟断然拒绝,刘文典称:“大学不是衙门!岂可想来就来!”但蒋介石还是按原计划到安徽大学视察,当他进入校园后,想不到的是,到处冷冷清清,没有预料中的“欢迎仪式”,甚至连学生都没碰到几个。刘文典更是连面都不露,只是派了几个人来接待。蒋介石心中极为不快,即便如此,他还是强撑着面子视察完。 据说,蒋介石到安徽大学视察前,省政府通知刘文典要安排学生夹道欢迎“北伐名将”蒋主席。刘文典当时正在打麻将,看完通知后直接扔进痰盂里,继续他的牌局,并说:“我手中‘将’这么多,还稀罕他那个‘将’!”
1928年,安徽大学发生学潮,蒋介石召见刘文典问话。刘文典见蒋介石之前曾扬言:“我刘叔雅并非贩夫走卒,即使高官也不应对我呼之而来,挥之而去!本人乃师承章太炎、刘师培、陈独秀等先生,早年参加同盟会,效力孙中山,声讨过袁世凯,革命有功。蒋介石一介武夫耳!其奈我何!”
见面时,刘文典称蒋介石为“先生”而不称“主席”,蒋非常不快。蒋要刘交出在学潮中闹事的共产党员名单,并严惩罢课的学生。刘说:“我不知道谁是共产党。你是总司令,就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来管。”说着,二人火气都上来了,有说法称,蒋介石当场打了刘文典两记耳光,而刘亦不甘示弱,在蒋打其耳光后,一脚踹向蒋的肚子。
这场争论还有几个版本:
刘兆吉在《刘文典先生遗闻轶事数则》里记载:刘文典“因有怨气,见蒋时,戴礼帽着长衫,昂首阔步,跟随侍从飘然直达蒋介石办公室。蒋介石面带怒容,既不起座,也不让座,冲口即问:‘你是刘文典吗?’这对刘文典正如火上加油。也冲口而出:‘字叔雅,文典乃是父母长辈叫的,不是随便哪个人叫的。’这更激怒了蒋介石,蒋一拍桌子,怒吼道:‘无耻文人!你怂恿共党分子闹事,该当何罪?’刘文典也应声反驳蒋介石所言为不实之词,并大声呼喊:‘宁以义死!不苟幸生!’躬身向蒋碰去,早被侍卫挡住。蒋介石又吼:‘疯子!疯子!押下去!’”
还有一个版本:
1928年12月3日,《申报》登载《蒋主席严斥安大生捣乱女中》一文,文中这样描述刘、蒋冲突: 等大家都坐定后,蒋介石先问女师校长程勉:“你校被毁,你有何要求?”程勉回答道:“只求保障学校安宁,学生得以安心上学,其他的就不计较了。” 蒋介石转而问刘文典:“你打算如何处理肇事的学生?”刘文典并不理会,兀自冷冷地回答:“此事内容复杂,尚有黑幕,在事情尚未调查清楚之前,我不能严惩肇事学生。” 看到刘文典这副态度,蒋介石气得“腾”地站起身,拍着桌子,勃然发怒:“教不严,师之惰,学生夜毁女校,破坏北伐秩序,是你这新学阀横行,不对你撤职查办,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 刘文典也毫不含糊,“嗖”地站了起来,与之直面相对,语调依然是不紧不慢、从容不迫:“提起总理,我和他在东京闹革命时,还不晓得你的名字呢。青年学生虽说年轻气盛,但不等于理性成熟,些微细事不要用小题目做大文章。如果说我是新学阀的话,那你就一定是新军阀!” 时任国民党安徽省党部指导委员会秘书石慧庐记录: 蒋介石盛怒之下,大骂在一旁的安徽大学学生代表们,骂了又坐下,稍停一下,站起来又开骂,训了学生一顿之后,转过来便责备两校的校长。女师校长程勉,是安徽教育界老辈程筱苏的儿子,他坐在那里恭听责备一言不发。蒋又转向安大校长刘文典大加责难,说他对学生管教无方。刘文典和蒋对话间发生冲突,在座的都为之色变。蒋指着刘怒斥:“看你这个样子,简直像个土豪劣绅!”刘也大声反骂:“看你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新军阀!”蒋立时火气冲天,大声地喊叫:“看我能不能枪毙你!”此时刘站起来一跺脚:“我看你不敢!凭什么!”蒋大吼:“来人,把他扣押起来!”立即冲进来两个卫兵,把刘拖下。
还有一种版本来自于高伯雨的《刘文典与蒋介石》:“刘先生入室,不脱帽子,昂然坐下,不向主席行礼致敬。老蒋见了已大不高兴,又见刘文典打开烟盒拿出一根香烟,擦着火柴猛抽。老蒋当即斥他,哪有这样的为人师表,哪像个国立大学校长的样子,竟然如此无礼。刘先生只顾仰天喷出烟圈,然后以极鄙夷的态度,哼了一声。蒋介石大怒,立即下令扣留查办,消息传出后,教育界哗然。” 石慧庐是亲历者,高伯雨行文严谨,相较而言,他们的记载比较可信。且根据刘文典本人的叙述,蒋介石并没有动手打他,他说:“我一生除被一位老和尚打过,没有谁敢打我,蒋介石虽然把我关进了牢房,并不敢动手打我。”
不管这件事有多少版本,最后确确实实的是,刘文典被关押了。
刘文典被羁押后,安徽大学的学生集会游行,后来又有几个学校响应,举行罢课,高呼口号:“打倒新军阀!”“释放刘叔雅校长!”蒋介石采取了镇压行动,逮捕了一批学生。随后宣布安徽大学校长一职暂由程天放兼任。蒋介石离开安庆时,留下手谕:将刘叔雅交张亚威看管,听候发落。张亚威是省府秘书长,合肥人,与刘文典有私交。他将蒋的手谕偷偷拿给刘过目,表示无可奈何,将刘文典软禁在省府内的“后乐轩”,待如宾客,一日三餐外带烟茶,统统有差役小心侍奉。 一个月后,在蔡元培、胡適、蒋梦麟等人的多方营救下,经陈立夫从中斡旋,蒋介石释放了刘文典,但要求他“即日离皖”。据说,当来人打开关押刘文典的后乐轩的楼门,恳请刘下楼时,刘死活不肯出来:“我刘文典岂是说关就关、说放就放的!要想请我出去,请先还我清白!”来人哭笑不得,只能好言相劝,刘文典这才罢休。 刘文典的老师章太炎听说此事后,特于病中作联相赠,将刘比作敢于顶撞权贵的“祢衡”,称赞弟子的气节,联云:
“养生未羡嵇中散,
疾恶真推弥正平。”
淞沪会战爆发后,章太炎到北平督促张学良抗日。刘文典到西城的花园饭店拜谒老师,章看见刘,摸摸刘的头说:“叔雅,你真好。”随后就大骂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真是卖国军阀。 刘文典后来告诉冯友兰,当被蒋介石囚禁时,他已经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心理准备,且戏言:“我若为祢正平,可惜安庆没有鹦鹉洲。我若为谢康乐,可惜我没有好胡子。”
刘文典获释后,因蒋命其“即日离皖”,他只能离开安徽大学。离开安大时,他特意留函劝诫全校师生,“安心向学,努力教务”。
抗战胜利后,又出了这么一件事,刘文典竟替人捉刀,为蒋介石六十生辰写寿序。事情是这样的,当时云南省政府主席的秘书朱丽东,想找一个学者给蒋介石六十大寿写寿序,想到了当时云南大学教授,大学者刘文典,但又考虑到刘文典的脾气,怕被拒绝,就通过关系找到刘文典,刘文典很痛快得应承下来,认真地写了寿序。刘文典的儿子刘平章曾问父亲为何要给老蒋写寿序,刘文典回答说,我在安徽大学主持校务时,是为了维护学生的利益才与老蒋据理力争,二人之间并无大矛盾。抗日战争期间蒋介石领导中国人打日本,是有功的,为何不可以给他写寿序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