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27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年——组诗

(2016-01-21 16:28:37)
标签:

滨海记

二界沟

大学城

我的芦荻吹着同一场风

刁利欣诗歌

分类: 落月执笔,诗歌

十年——组诗

 

《滨海记》

 

光阴泊成镜子。海岸线的知觉

正被一只回旋几圈又远去的鸥驮走

轻轻走动,岁月既在身前,又在身后

总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物,诞生在深奥的变迁中

 

但这一点都不妨碍,新近书写的五年、十年

在盘锦地方志厚厚的纸上变黄

明显感到:我笔尖上的墨水,有想和它们

挨在一起的强烈欲望

 

眺望之外是未知的世界

——它既在讲述远方,又在解读命运

我小小躯体,生息在这,身心安顿

每次抬头,我和飞鸟就翱翔了整个天空

 

 

《二界沟》

 

二界沟是不是沟?我问过打渔上岸的赵老汉

二界沟是不是沟?我问过修补渔网的船娘

其实,沟就是海汊子,蛤蜊港是海神最好的安排

 

有多久没用“古渔雁”的传说,下酒

抿下一小口盘锦白,烈得咋舌

老酒一样的昨天,等着我斟酌和投宿

 

在二界沟,巷子里有海水的咸味

很多时候,一片海并不比一生更广

一粒盐埋在碗里,另一粒盐埋在眼底

 

在二界沟,总能看到新船和旧船

棱棱角角,这平凡的身世

越来越接近渔者风霜的一生

 

当刷完最后一遍油漆,船就真正地复活

长焦这个小镇时,钉钉卯卯之声,在打造新的十年

 

 

《大学城》

 

 

对于闯关东、扛长活的祖辈

读书是奢侈的。对于遗恨,我们说“有待来生”

——都是虚伪的告慰。我宁愿相信

在图书馆里,和你的梦相遇

 

这里有我签收录取的学生

这里秋草结着籽,芦花举着光芒

假如塑胶跑道蹿出一匹黑马,那一定是明亮的灵魂

 

在大学城的拐弯处,我裹紧《笛卡尔》这本书

沉思替我研究过什么是幸福

当思想成为一个词,它有着尖锐的出处

像是用舌尖封上一纸论文时,里面

那尚未收敛的光

 

《河滩上,我的芦荻吹着同一场风》

 

河滩上,我的芦荻吹着同一场风

剪影过于苍茫。群星还是本真的样子

无限远,又被无限否定

一直相信,其中有一棵形同我的芦荻

在喊出一味念着旁白的灵魂后,又回复自身

风有时反着吹,芦荻跟着掉头把来路审视一遍

——庞大的虚无感被反复弄乱

所有身世都别问了,人间在废墟上重现

我们都站在时光的水上,越走越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