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03-20 10:15:35)
标签:

诗歌

刁利欣

分类: 落月执笔,诗歌

 

细小,静止,绵藏于错觉般的

天下无事。它需要某些事物露出

难以掩饰的破绽,以便找到安身立命的感觉

 

岁月貌似安稳。微妙的波澜

安置过无以概括的一生

以此,它把心底隐性的

悲悯,运抵身体那光滑而明亮的边缘

 

太平总是关乎盛事。铁的沸腾,雨水的声浪

甚至开花般的锈迹,仅仅于落地的一瞬

才听见某个夜晚汹涌的往事

 

能说无形就无形吗?大音希声

包括某种固执的穿透性,要求从内部省察

黑暗也无法刺探的秘密

 

有时,黑暗太多,它愈是能触及过去

它发现,与光芒相比,更多的是绚烂的伤口

——变形的喘息和喊不出来的痛

 

当它与一根丝线结盟,它再次洞见

世上的千疮百孔。猝然交汇的事件

不是褛衣,便是肉体

都有着分别讲述的可能

 

穿针引线。一阵气流拂过

但那已不是风,而是以完美的阵脚

压住世事潜伏的掠夺声

 

中途,它不得不稍事停顿。因

失控的激情,使连缀生活的片面性

一针见血。这唯一的不慎

像快感,席卷了存在本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春天的回答式
后一篇:苍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天的回答式
    后一篇 >苍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