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特别推荐(第35期)

(2012-07-10 15:54:15)
标签:

转载

分类: 发表文字,收存
存、谢《新锐诗刊》,问好组稿老师回车。一并祝福!

        

          [转载]特别推荐(第35期)

                                                                                                  
      编者按:特别推荐主要推出风格已经成型的诗人,每次推出3-5人,显示当代新诗风度与气象。

                                                                                      

                    作者    灯灯    兰雪    刁利欣    来小兮

 

                            本期组稿编辑       回车

 

《江南》

 

文/灯灯

 

那时流水婉约,柳枝风姿绰绰

无数文人骚客,左一声江南,右一声江南

南湖菱羞涩的不敢迈出双脚,粽子在农妇手里

只是稻花的雏形

有人举杯邀月,就果真在月亮里入了仙

而我在千年以后,在车水马龙的街道

和无数被时光追赶的人们一样,不停按着喇叭:

江南,唉,江南。

 

《玉器》

 

它来到我的胸前。像天空

飘来旧时的云朵。在两座小山之间,它的温度

比一条河流欢快。其中的红色脉络

还保持了恋爱时的羞涩

它是纯情的,剔透的,它让我的手一直在

距离一公分的空中

迟疑。我不敢靠近,我害怕相认,有什么办法才能如愿呢

相近伤身,相离又伤怀

 

《琴瑟》

 

明月山中照。我十指葱绿。

琴弦上流水飞溅,马蹄忽近忽远。

今夜草木疯长,星宿分到人间的呼吸,几里以外

石头赶来聆听

今夜你不是英雄,你的盔甲

忘记它的主人

今夜,呵,今夜

周郎

你爱我,爱着我:不关烽火,只关风情。     

 

http://blog.sina.com.cn/dengdengzj

 

《另一种表述》

 

文/兰雪

 

用黑裹住白

或者,用白覆盖黑

都是政客们的拿手好戏

我想说的是——

“天下乌鸦一般白”

只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另一种表述

逼近真相的同时

童话

或者说,诗人诞生——

 

《》

 

山高——

并不代表皇帝远

你的皇帝

就住在你的体内

不论他醒着

还是睡着

你的一举一动

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论你哭与不哭

你的命运

都与他无关

惟一的愤怒

惟一的拯救,来自天庭——

 

那一声

晴天霹雳,不是在他的头顶三尺处响起

就是在你的体内炸开——

 

《深秋》

 

深得不能再深了

深得仿佛用指尖轻轻一触

就能看见冬天

一个女人,坐在昏暗的时光里

越陷越深,身体

慢慢由暗变亮

由暗变亮

有那么

一瞬间,几乎

通体透亮

而后

又慢慢隐去所有的光芒

在这个过程中

只有她自己知道:真正的光源

真正的发光体

只是一个名字,或者说

一个字

 

http://blog.sina.com.cn/u/1218708574

 

《失去节奏的午后》

 

文/刁利欣

 

途经午后的心灵,阳光虚晃着

满目都是沉默的告白

一些词语,逐渐变灰,变暗

那些苦乐交织的相思

因为用力过猛,疼得垂在手边

 

失去节奏的,和难以把握的变化

都和疼有关。缓慢驾驭着它们

我确定那些斑驳的光束

比疼痛的来历更久

 

寂静放大了事物本身

应该有的尺寸

废墟在废墟的廊柱上停留

一块光斑晃动一块光斑

一颗午后的心

一晃,就晃疼了

 

《渴望有风清扬》

 

渴望于我,只是一年一年的空荡

动或者不动,都与人性有关

我于渴望,已是多年的风霜

刮在一个人的荒原上

渴望是唯一的见证,感谢它的焦灼

让我看到它妖精一样的蛊惑

总有天空里的大雨

把它清洗得越来越透明

渴望在渴望的虚空里逃亡

相思种在相思的心上

你是提前预知我躁动不安的人

当我走过去,已经不忍转身

那场清扬的风,还在

 

《想象灿烂》

 

十五,或者十六

是月亮圆了的时候

我醒在不该醒的草垛上

望见了南方的月亮挂在北方的窗

有点黄,一定是一朵油菜花

弄丢了灵魂,和牵挂一样危险

碧绿和灿烂,都还来得及

刚刚露头的心跳

轻软的夹在圆缺之间

晴一半阴一半

你和我都消瘦了一些

 

http://blog.sina.com.cn/u/1331421385

 

《病中》

 

文/来小兮

 

以春风示人。

暗藏于体内的寒冷,疾病

——雨水扑向玻璃窗

它有着任性般的执着面孔

而哪个来自室外,哪个境由心生?

 

显微镜下,他们窥见我的前世

“必经历一场洗礼。必犹疑,树木间的摆动

必有雨水,失眠般在复述”

审判终于开始——

我以满身苍翠,接受器械的进入

“剔除这腐朽的花瓣,让她重获残缺”

病中。我听到落英的声音

 

“倒地即今生”

在春天冗长的甬道,他们为我注入阳光

飞絮,红色的药末

 

《迎春花》

 

身系黄花的人,在夜里

放下手臂,和一些轻盈的念头

睡声如虫鸣

 

如集体死去

并相互张望。看胸口升起一只只白蝴蝶

哦。春天无边无际

我们似他乡

 

在清晨的胸口,左翅压倒了右翅

 

《窗口有风》

 

有呼啸。

窗口显示一所内心的庙宇

低头锻打的声响,有鸟鸣。

 

自手臂的枯枝上,有风。

喉咙里传出闪电,聚集的雨水

万千摇曳中

有不可预见的未来之尘土

掷向你我,我们的孩子

 

有歌声翻飞。

一路展开身体的经卷

十万支箭弩,飞奔而来

哦。请抱紧手上凋谢的城池

抱紧今日的石块。

 

http://blog.sina.com.cn/u/1655285580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