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483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九

(2012-06-29 23:58:21)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梁克俭临机应变,双方纷争再起,梁克俭迅速走到牛进步的身边悄声提醒牛进步应赶快结束会议待来日再说,牛进步何尝不想趁早结束这场令自己措手不及的会议,可眼下的情势已非牛进步所能掌控,随着捍卫者与小眼睛一方在争执中互揭隐私揭得一众人等光脱脱老羞成怒,群情汹涌的村委会议已不是牛进步说结束就能结束。牛进步无奈的朝梁克俭递了个眼神,梁克俭知道牛进步是在示意自己已无法控制当前的局面,于是梁克俭立即走向摆放着炭篓的角落,从炭篓里翻出一块老大的炭头返身回到牛进步的身边神鬼不知的往牛进步脚下的火盆里一扔后便在牛进步的身边坐了下来。烟雾在村干们的争吵与谩骂声中渐渐弥漫开来,不一刻,整个村委会里到处都是浓烟,讻讻的争吵声霎时间变成了一片猛烈的咳嗽声,凌乱的板凳声响,村干们集体冲向门外,梁克俭捂住口鼻大声的在后面叫道:不要走,不要走,大家请继续畅所欲言...”。一次险些让牛进步不知如何下台的会议幸得烟雾专家梁克俭的及时援手而就此告一段落。

    谣言越传越离谱,当所有女工的家人在谣言中一致认定老吴很可能要跑而自发组成若干跟踪小队时刻掌握老吴的动向时,刘二瘸子终于将实情告诉了老吴,说谣言的散播者是春花,从家喻户晓到尽人皆知,刘二瘸子说春花为此不眠不休,整个人瞧着好像都瘦了一圈。老吴不明白春花为什么要这么做,老吴其实哪里会知道,由于不幸正值芳龄的时候在人前伤了自尊,从心底里恨透了胡茂盛的春花已经连带恨上了自己。老吴同样不知道,此时的刘二瘸子已成了撑住自己的一根拐杖,面对着那些时刻准备找老吴追讨押金的女工家长,刘二瘸子挨家挨户的上门辟谣,然而袜厂再也办不下去却是不争的事实,是不是老吴指使胡茂盛偷盗丙纶对女工的家人来说并不重要,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交给厂里的押金,唯一要做的就是轮流蹲守在袜厂的门口防止老吴逃跑。为了劝阻女工家人的这种行为,避免老吴已经脆弱不堪的心灵在逼迫中重新绽开伤口,刘二瘸子生平第一次以自己的人格为一个人作了担保。从刘二瘸子的口中得知谣言的始作俑者是春花的那一刻,老吴出奇的平静,等到如玉再次走进柴火棚,平静的老吴已平静到了眼中所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成了虚无。沉音..”,几天来老吴一直不言不语,一颗心全系在老吴身上的如玉跟着也憔悴了许多。坐在床上的老吴象听见了一阵风,风吹薄衣裳的声音。一脸空茫的老吴一动不动,已不知如何安慰老吴的如玉默默的坐到老吴的身旁,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放在老吴的掌心里。触及到如玉冰凉的手,老吴缓缓的侧过脸无神的看着如玉,迎着如玉痛惜的眼神,短短的对视中想起春花的造谣,脑海里浮现出如玉和春花的亲昵之态,骤然从心里生出一股怨怒的老吴突然神经质的站起身,把一腔的怨气全都撒在了如玉的身上。不要你来管!,几天里积聚在老吴心里的痛苦夹杂着怨气此刻在一瞬间化作了毁灭一切的冲动,屋里所有的东西一时间都成了老吴用来发泄情绪的对象,书本的撕裂与满地的破碎声里歇斯底里的老吴不可理喻的责问如玉为什么还要和春花保持这么亲密的关系,如玉惊呆了,眼看着象发了疯一样的老吴一口一句的嘶声喊着你去找你的春花,我不要你来安慰我,如玉心如刀绞。狂风暴雨之后,发泄完情绪的老吴木头人一样的站在一地的残缺中,惊惶的如玉象一株被刈倒的茱萸,默默的俯下身去收拾满地的零碎。被释放出了尖叫的纸屑在如玉抖动的双肩里被打上了一个个鲜红的烙印,当被破碎的瓷片豁开了肌肤的如玉伸出滴血的手去捡老吴脚下的一个笔筒,乖戾的老吴一脚把笔筒踢到了门边,泪水顷刻间盈满了如玉的眼眶,簌簌的掉落了下来。

    朱贵庚幽灵一般的出现了,那日牛进步独自离开村委会,由于从刘二瘸子的口中得知老吴有自杀的意图,心理压力很大的牛进步紧急找到朱贵庚做了一回心理咨询,朱贵庚是个称职的心理咨询师,当时一听得牛进步说出内心的烦忧便立即开导牛进步,说自杀纯属个人爱好,让牛进步对此应该抱着既不支持也不干涉的态度,并针对牛进步重点提到的自己如何才能坦然面对可能遭受的诘难让牛进步快速苟同自己说尽自己的理,让别人无理可说这一观点。朱贵庚之所以要牛进步快速苟同自己的观点原因在于心理咨询师朱贵庚同志在为牛进步做心理辅导的同时还在对两名年轻的女教师进行着如何无排斥的接受自己猥亵与骚扰方面的心理疏导。鉴于自己当日对牛进步的心理辅导过于匆忙,此次朱贵庚特地抽出空专门对自己的病人进行了一次回访。幽灵出现在牛进步的家门口时,牛进步正在家中揪着自己脑壳上稀稀拉拉的头发长吁短叹,自从开完村委会议后就始终没有再到村委会去一步的牛进步两天来一直以这样的方式促进头部的血液循环,虽然前两天召开的村委会议因梁克俭的及时帮助最终在自己是否承担责任与损失的问题上没有一个结论,但牛进步心里清楚,已经彻底与溜须拍马这一传统陋习作最后决裂的部分村干既然已痛定思痛的做好了长期在村委会里制造敌我矛盾的思想准备,自己如果对村财政上遭受的损失不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那自己这个村长在以后的工作中恐怕就只能一次次的强忍颈椎的疼痛仰天长叹,感慨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日理万机。牛进步为此忧心如焚,也不知是由于着急上火还是因为两天来卖力的揪发导致了头部血液循环过快,牛进步的嘴角发起了一堆燎泡。老牛..”,来在牛进步家门口的朱贵庚敏锐的从牛进步嘴角的燎泡察觉出牛进步此时内心正备受煎熬,心里正自责前番没有给牛进步疏导到位,困在焦虑中的牛进步一瞧见朱贵庚忙将朱贵庚从门口请进屋。老牛,不要紧吧?,一走进屋内朱贵庚针对牛进步嘴边的燎泡即时摆开一副心理治疗的架势,牛进步怅然的摇摇头,如竹筒倒豆一般将村委会上发生的一切毫无隐瞒的对朱贵庚说了出来,哦?这么严重?,听得向来唯牛进步马首是瞻的部分拍马能手竟然在小眼睛的撺掇下直接改行捋虎须,朱贵庚惊诧不已,这么说是要你来承担这个损失?,朱贵庚飘忽不定的眼神透过厚厚的镜片突然露出一丝隐秘的诡意,你自己是什么想法呢?是不是不承担村里的损失..你的村长就很难再干下去?,朱贵庚这一问,牛进步苦恼不堪,伸手又去揪头发,朱贵庚见此随即又含蓄的问起牛进步干了这么多年村长具体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这句话问得再含蓄牛进步听在耳朵里也不由的当时就皱起了眉头瞪向朱贵庚,坦白说身为村长的牛进步在自己任村长期间虽然不懂得勤悯民隐,除瘼去眚,但对搜刮民脂民膏这样大型的工程项目是从来都不曾也不敢染指的,那你是不是决定承担损失?,牛进步的怒视对眼镜的镜片厚度厚达两公分的朱贵庚丝毫不起作用,牛进步一声哀叹,准备坚持怒视朱贵庚半个时辰的目光刹那间就黯淡了下来。朱贵庚准确的掌握了牛进步的心思,牛进步的哀叹声中朱贵庚紧接着试探的劝说牛进步干脆从村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算了,说依照自己的猜测,要求牛进步承担损失责任只不过是诸多心怀不轨的村干用来推翻牛进步的借口,说牛进步只要引咎辞职,矛盾自然化解,那时谁也不会真的为了集体财产的损失再来追究牛进步的责任,朱贵庚不愧是搞教育的,劝到最后居然对牛进步总结出了一句:这也是及早放手培养年轻干部填补窟窿的能力。朱贵庚确信自己这番话已说中了牛进步的要害,果然,一听朱贵庚劝自己主动辞去村长的职务,牛进步的情绪立刻显得异常激动,从挨个收拾那些背叛者的长远角度考虑,牛进步恼怒的说自己壮心不已,怎么能急流勇退,大量唾沫星子的覆盖面积一时超出了朱贵庚的想象,面对愤然的牛进步指着自家已经包上铁皮的门框问朱贵庚是不是打算挑战无极限,胸有成竹的朱贵庚不慌不忙的摘下眼镜,唾沫横飞中尽显流氓本色。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