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七

(2012-06-27 10:58:22)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心慌意乱之下,手里的活已失去了章法的胡父微微抖着手,捏着发推只在中年男子脑后的一个地方修来剪去,出了什么事?,看清了胡父的老实人本色,刘二瘸子在老吴正欲对胡父说出胡茂盛不经自己同意就擅自推动将袜厂变成烂摊子的进程时抢在老吴之前口不择言的冲着胡父就是一通乱嚷,你知不知道,你儿子色胆包天,几天前偷走了厂里重要的战备物资跑啦..”。在刘二瘸子的口中,胡茂盛这个在法律上一时都难以届定罪名的行为顿时令本分做人的胡父只觉得眼前的景物一阵摇晃,色胆包天、战备物资,脑子一阵阵眩晕的胡父双目发直,手里的发推在瞬间丧失意识的情况下象一艘破浪的巡洋舰艇从中年男人的脑后一直推至男人的额前。从老吴和刘二瘸子走进理发店的门开始,理发的中年男子除了在刘二瘸子问及胡父胡茂盛躲到哪里时睁了回眼从镜子里朝后瞟了瞟,其后在老吴和刘二瘸子与胡父的对话中,男人始终保持着闭目养神的姿势,与女理发匠不同,面临这突然发生的状况,男人装出一副双耳不闻窗外事的漠然神态正充分的体味着他人的纠纷给自己精神上带来的享受。耳听着刘二瘸子对胡父的叫嚷中又是色胆包天又是偷盗战备物资,理发的中年男子紧急从好色的观念出发开始抽象的论证起盗取战备物资的普遍必然性,论证未已,蓦然间就觉得自己的头顶中间凉飕飕的,男人急忙睁开眼对着镜子一看,只见自己头顶中间的一溜就像被刈净的一陇菜地,已片发无存。喂喂喂..你是怎么搞的?你怎么把我的头剃成这样?,男人这一见不干了,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把揪住胡父拿着发推的手愀然作色,与此同时,运用与下巴持平的水勺来调控兴奋度的女理发匠也从嘴里发出了一声尖叫,老胡...”。手被男人揪住的一刻胡父一惊,伴着女理发匠的尖叫,还没彻底从刘二瘸子的话里缓过劲来的胡父一见自己顾客的头发被自己剃成这样,大惊之下呆呆的瞧着手里的发推,手抖得更加厉害,你说这怎么弄?你把我的头剃成这个样子,你是怎么剃的头?,男人横眉竖目凶巴巴厉声呵斥着胡父,胡父一时惶恐的不知如何是好,女理发匠忙在一旁替胡父向男人道歉,让男人重新理过,理,还怎么理?,男人揪住胡父战栗的手越发大声,对不住对不住..”,胡父的身体弓得象一只虾连声赔着不是,男人只是不依不饶。望着鬓发苍苍的胡父在男人的怒斥中被拽得跌来倒去只苦苦乞求男人的原谅,老吴的心头突然间莫名的一酸,老吴一扭头走出了理发店,刘二瘸子似乎也心有所感,见老吴一声不响的出了门,随即也从店里跟了出来,二人走出店外,店内男人不肯善罢甘休的吼声中,女理发匠在胡父越来越无助的乞求声里一声娇喝,说胡父此举用心良苦,问男人此刻头上被剃去的一溜是不是已经提前有了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再次见到柳芹,对于为了搭救自己而搅乱一潭碧水并且由于打捞分量的缘故导致不得已最终采用蛙式狗刨爬上岸的老吴,柳芹脸上布满了腼腆与羞涩的神情让从不曾听老吴和胡茂盛提起过这件事的刘二瘸子几乎从心里生出丙纶之所以被盗起因是源自于一场三角恋的怀疑,对老吴的突然出现柳芹似乎并不显得惊讶,相反还问起了老吴是不是来寻胡茂盛。胡茂盛在哪里?,柳芹的话让浑身一激灵的老吴和刘二瘸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同时问起柳芹胡茂盛人在何处,茂盛,茂盛走了..怎么了?,柳芹张大眼睛,从老吴二人紧张的神态中柳芹忽然觉出老吴的来意可能并非自己所想,眼看柳芹眼睛里泛起的迷惑,心里五味杂陈的老吴伸手拉住柳芹的胳膊从墨厂门口沿着厂外的围墙把柳芹带到一处相对僻静的围墙下,三人一站定,不知该如何将胡茂盛盗走丙纶的事对柳芹说出的老吴隐约其辞间微微抬首将墙头一丛枯败的草置于自己的视线之内,紧握双拳把手指捏的咔咔作响的刘二瘸子早已等不及的一脚撑地,一脚踏住围墙,努力展现出自己全部理想化的男性美冲着背对围墙的柳芹轻声细语的说胡茂盛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挺身而出盗走了厂里的生产原料,说现在厂里的生产已陷于瘫痪,让柳芹赶快说出胡茂盛的下落。与之前对胡父的态度截然不同,生性喜好怜香惜玉的刘二瘸子在对柳芹说出的话里胡茂盛俨然成了罗宾汉一类的人物,柳芹的脸上霎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茂盛..茂盛他偷了..原料?,而也只是在一霎,柳芹难以置信的脸上转眼便溢满了悲哀,胡茂盛就是因为偷盗的行为才被墨厂开除,这次不用说又是故疾重犯,确信了胡茂盛盗走了袜厂的生产原料,顿感无颜面对老吴的柳芹又急又愧之下眼圈一红,朝地上一蹲,把头埋在了两臂之间当即就哭了起来。柳芹的哭泣声里老吴和刘二瘸子只听得柳芹语不成声的说胡茂盛几天前回来找到自己对自己说不想在袜厂干了,说打算趁着年轻出门游历天下,柳芹说胡茂盛头一天刚对自己说出游历天下的打算,第二天就给自己通了个电话出门行万里路去了。胡茂盛离家了,虽然老吴在一开始就清楚找到胡茂盛的希望很渺茫,但从柳芹的口中肯定的知道胡茂盛已离开了家乡老吴还是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有一种轻与上升的飘忽感,老吴困难的咽了口口水,眼睛顺着柳芹的背木然的落在墙根裸露出的砖块上,确切的说,在从水里救起柳芹之后,老吴对柳芹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情感,老吴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仿佛儿时口袋里的弹珠,抽屉里的糖纸,老吴所想的便是去珍惜与呵护。老吴沉沉的弯下腰轻轻的搀起柳芹,耳听着满脸泪痕的柳芹抽抽噎噎的说以为老吴是来找胡茂盛让胡茂盛重回袜厂,刘二瘸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现在原料已无法追回,自己想听听柳芹对胡茂盛即将就此事身陷囹圄都有些什么感想,柳芹一听顿时绝望得放声痛哭,职业怜香惜玉者刘二瘸子适时大放厥词,劝柳芹不要太过伤心,说胡茂盛不是个良善之辈,劝柳芹及早从良。

    老吴和刘二瘸子离开了墨厂,在离开墨厂的途中面如死灰的老吴耳畔不停的回响着柳芹戚声的哀求,胡茂盛这朵穿着裤子的云在与春花决绝的当日回到柳芹的身边下了一场及时雨,柳芹怀孕了,脑子里的空白使得恍恍惚惚的老吴内心一片阒寂,老吴失神的走在马路上,阒寂的看着眼中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阒寂的听着周围明晃晃的刹车声。

   厄运往往使天才奋发,在诸多人物对厄运的阐释中,奥维德可谓是真不二话的一流诗人,一句厄运往往使天才奋发让人一目了然的就得出了另一个结论,厄运往往使凡夫一蹶不振,老吴很遗憾,不在奋发之列,连番的打击彻底击垮了老吴,血液在收敛,在凝固,凛凛的寒风中蜷曲在马路当中的老吴象喧嚣的尘世间一个永远都无法打开的,死结。

     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再去努力与刻意隐瞒的了,当身心交瘁的老吴和刘二瘸子回到村里径直走进村委会去见牛进步,从刘二瘸子的三言两语中知道事情已然无可挽回的牛进步顾不得有众多的村干部在场,当下便暴声质问起老吴为什么要漠视矮子矮,一肚拐的谚语,独自留胡茂盛一个人看厂,为什么不安排刘二瘸子也留守在厂里,让两个人相互监督。一旁的刘二瘸子一听牛进步说相互监督,心里遂感冤得慌,自己根本就没有和胡茂盛一较长短对着偷的心思,何来相互监督。面对牛进步的质问老吴乏言以对,刘二瘸子呐呐的只在嘴里说着自己每晚都必须要参加的群体娱乐活动。你就知道打麻将..”,急火攻心的牛进步把桌子拍得山响,拍得一屋子里的人噤若寒蝉。怎么办?再怎么办?你说..”,丙纶的被盗将重新看到一线希望的袜厂彻底置于了死地,牛进步一声紧一声的逼问中一名村干自然而然的问起老吴还有没有可能找到胡茂盛,如果没有的话得赶紧去报案,让公安局去查找胡茂盛的下落。法律的介入将必然迫使胡茂盛不得不长期逃亡在外,凭胡茂盛的形象在大街上靠唱《游子吟》来维持生计难度之大可想而之,老吴的脑海里交替浮现出柳芹溢满悲哀的面孔,苍髯白发的胡父与那一双颤抖的手,老吴衰弱的从心里发出一声惟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叹息,艰难的一摇头。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