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27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六

(2012-06-26 16:40:56)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沉闷的敲击声持续从校内传来,在校门外没有发现丝毫异状的老吴飞步奔入校门,一眼所见的是房门大开的柴火棚门口刘二瘸子正垂头丧气的用拳头一下一下猛击着柴火棚的门框,从刘二瘸子发力饱满呈直线的出拳轨迹里老吴看到的是刘二瘸子一脸的焦灼。瘸子,出了什么事?,老吴凭感觉在一刹那间意识到出了大事,茂盛呢?,心直往下沉的老吴拔身抢到刘二瘸子的身前朝柴火棚里一看,屋子里空无一人。胡茂盛不见了..”,一看到老吴,刘二瘸子脸上的焦灼象高度浓缩的酒精在一瞬间挥发开来,丙纶也不见了..”。胡茂盛,在刘二瘸子还没有将二者的失踪必然有着联系对老吴说出来时,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的老吴已经确定丙纶被胡茂盛盗走了,老吴不难想象,因偷盗经验丰富而被墨厂作为特殊人才推向社会的胡茂盛是如何在独守工厂时体会到擦皮鞋的重要性,并以此通过自己把对精彩世界的认识转化成内部思维的内化过程中考虑出了自身的行为选择。老吴一时只觉得口舌发干,扭头便冲进车间跑向库房,推开库房的门,一塌糊涂的库房里满目洗劫之状充分的展现出胡茂盛是如何把握老吴回城的有利契机大肆开展积极主动的偷盗活动。凌乱不堪的库房里东倒西歪的棉纱、弹力线等原材料一件不少,唯独不见了丙纶。眼见此景,双膝一软的老吴一手扶住墙努力撑住下挫的身体声嘶力竭的问紧随而来的刘二瘸子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把头埋向墙角的老吴一手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服,声音抑制不住颤抖象一只伤兽,可能是你走后的两三天..”,老吴的反应让刘二瘸子脸上的焦灼在挥发殆尽的一刻马上就拥有了不经逻辑推理就直接认清事实真相的能力,肯定是胡茂盛偷走了,半夜偷走的,肯定是这样!,在这个最艰难的时候胡茂盛釜底抽薪,刘二瘸子义愤的说在老吴回去的当天下午自己来邀胡茂盛一同去打牌,胡茂盛当时以厂里没人为由拒绝了,刘二瘸子说自己当时并没有发觉擦皮鞋擦得怡然自乐的胡茂盛有一丝不翼而飞的迹象。胡茂盛的这一行径让老吴在绝望之余感到无比的痛心,老吴勉强抬起头,刘二瘸子接着说当自己隔了两天再来厂里时,已经见不到胡茂盛的人了,我来的时候柴火棚的钥匙就挂在柴火棚的门锁上...”,刘二瘸子说自己随后就发现了库房里的丙纶没有了。耳边听着刘二瘸子说在发现丙纶不见了之后马上就跑到村委会里向牛进步报告了此事,老吴的脑海里瞬时就呈现出了一副许多人围在厂子里的景象,惊慌未定的刘二瘸子,目瞪口呆的牛进步,不知所措的梁克俭,还有村干,还有闻讯而来交相打听的村民。老吴撑在墙上的手随着老吴思维的渐渐僵滞已失去了知觉,刘二瘸子慢慢抬起老吴的手扶住老吴对老吴说牛进步和梁克俭就这一突发事件当场经过会商,在无法完全断定此事是否就是胡茂盛所为和在联系不到老吴的情况下指使自己带有埋伏性质的守在厂里,边等老吴回来边留意观察胡茂盛会不会再出现。是他..是他..”,胡茂盛给了老吴最致命的一击,精神上遭受到巨创的老吴欲哭无泪,不要急不要急,千万别着急,我陪你现在就去找,马上就去找他..说不定还能找回丙纶..”,刘二瘸子拼命摇着老吴僵硬的身体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语带安慰的话通过摇的方式灌输到老吴的耳中来激发老吴体内的原始内驱力,..去找..”,眼神溃散的老吴虚弱的一点头,任凭刘二瘸子拉着自己离开了库房。胡茂盛既然已经义无反顾的干出了这件事,被刘二瘸子拉着匆忙走出车间的老吴心知要想找到胡茂盛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然而坐等胡茂盛顾念友情良心发现带着丙纶再回到厂里是不现实的而且也不符合良心发现的周期规律,眼下也只有去试着找找看。二人还没有步出校门,迎头遇上走进校门的如玉和春花,眼见春花依旧亲昵的挽着如玉的手黏着如玉,老吴清楚,对善良温婉的如玉来说,作为自小的伙伴,如玉自然不会因春花四处宣扬了自己上当的事而改变二人之间亲如姐妹的关系。至于春花随时随地把购买电脑绣花机当做笑话一事挂在嘴边逢人便说,老吴同样清楚,如玉至多也不过就是轻言责备春花两句。四人一照面,刘二瘸子的愤慨喷薄而出,一脸忧容的如玉看着丢魂落魄的老吴心痛的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如玉..”,老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用手指了指村口的方向,如玉知道老吴这是要去找寻胡茂盛,黯然无语,脚下不稳的老吴跌跌冲冲的闯出校门,身后传来如玉六神无主的催促:瘸子哥,快点,看着他些..”

    能找到胡茂盛或者说能知道胡茂盛现在可能在哪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胡茂盛的家,另一处则是柳芹那儿,一赶回城里,老吴领着刘二瘸子首先就近赶往胡茂盛的家,二人急急赶到胡茂盛的家时,胡茂盛家大门落锁,家中无人。胡茂盛的家里面没有一个人在,从胡茂盛的口中知道胡茂盛的父亲是一家理发店的理发师傅并且知道胡父工作的理发店就在沿岸不远的老吴在胡家门前未作停留即刻又领着刘二瘸子沿着河岸一路朝前寻去。沿河居家店户错落无序,急欲找到胡父想从胡父的口中获知胡茂盛去向的二人寻寻觅觅寻不多远,待寻至一家名为春风的理发店时,老吴只一眼就认出了店内的胡父。店内的胡父穿着一件白大褂正在专心的给一名中年男子理着发,店里除了胡父,还有一个同样也穿着白褂年纪约莫三十好几的女理发匠正不停的用一个水勺从一只架在煤炉上的大铁桶里舀水灌进水瓶。老吴伸手朝店内的胡父一指,刘二瘸子马上明白了这就是胡茂盛的父亲,二人随即走进理发店,将地上一排十几个水瓶灌满的女理发匠一见老吴和刘二瘸子走进店内,误会是来理发的顾客,忙一面从一只大水缸里舀着冷水掺进铁桶一面招呼着老吴和刘二瘸子让二人稍等一会。女理发匠的招呼声中,手捏推子在中年男子脑后细心修剪着头发的胡父稍微抬了抬头瞄了老吴和刘二瘸子一眼又低下头去用心的修理着头发。而只在刹那间,低下头去的胡父突然又把头抬起迎向老吴并明显露出颇感意外的神色,咦,小伙子,你不是我家茂盛的朋友吗?是你?,理发的职业使胡父对人的容貌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识别能力,虽然老吴当日冒着大雨到胡茂盛的家是以一副身着紧身衣的形象出现在胡父的面前且毫无发型可言,但胡父还是仅凭着粗略的一瞥就认出了自己儿子的这位当日裹了一身紧得不能再紧的紧身衣朋友。胡父同样以为老吴二人是在自己儿子的介绍下特地找自己来理发,忙鼓起一口气吹落中年男子肩后的碎发让老吴少坐片刻,言下准备亲手为老吴剪发,女理发匠朝铁桶内掺罢冷水随之用水勺在桶里搅了搅复又舀起几勺倒进洗头池,你,过来洗..”,听出胡父之意的女理发匠一边口唤着刘二瘸子一边挽起袖子用手试着水温,刘二瘸子冷眼盯着胡父一动不动,老吴绷着脸极力忍住自己可能一出口就会令胡父顿觉无地自容的话一声不吭,碍于有人,老吴还是不想让忠厚的胡父在人前贻羞。你儿子呢?你儿子躲哪去了?,刘二瘸子管不了这些,女理发匠的叫唤声里急吼吼的便问起胡父胡茂盛现在人躲在哪里,刘二瘸子的一个躲字马上引起了女理发匠莫大的兴趣,眼前这两个人显然不是来理发的,懂得节约用水的女理发匠当即拿起水勺又把池子里的水舀进铁桶,并在把目光投向一脸吃惊的胡父时用水勺舀起池子里仅剩的一点水送到嘴边一如喝茶般的吹着,借此来掩饰内心高涨的兴奋与好奇。茂盛?茂盛回去了呀..”,眼观神情不善的刘二瘸子张口就问自己的儿子躲在哪里,霎时间意识到事有不妙的胡父心倏然抽紧,惊惶流露的一刻胡父避开刘二瘸子的眼神结结巴巴的问老吴出了什么事,从胡父的回答中老吴知道胡茂盛回来过,茂盛什么时候来家的?,老吴虽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浊声浊气的语调还是不可避免的透露出了极大的怨怒与气愤,老实本分的胡父见状赶紧据实对老吴说胡茂盛几天前回来了一趟,隔天就说回袜厂了,这个不省心的东西..闯祸坯..”,心神大乱的胡父预感到自己的儿子肯定干了什么不齿的事,嘴里在不迭的骂完胡茂盛后又连连劝老吴不要生气,让老吴有什么事只管对自己讲,说等胡茂盛回来一定好好的管教他。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