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51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二

(2012-06-24 20:40:36)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耳听刚才还连声赔着不是的老吴忽然没了声音,床上的如玉两手轻轻的掀起被头,露出两眼,一看老吴正以幼儿园里小朋友的坐姿坐在低矮的小凳子上愣愣的盯着床头出神,如玉憋不住扑哧一声又笑了起来,如玉一笑,眼见如玉已掀开了蒙在脸上的被子,倩目流盼,老吴急忙敛住心神。沉音,都怨我,我没想到春花会到处去说..”,一笑过后,如玉微微合上眼帘,绛唇轻启脸上便露出了自咎之色,老吴赶紧说不怪你不怪你,说自己就是一个浑蛋。如玉,我听你爸说你病了..”,老吴不想就这件事说下去,以免让如玉生出更多的自责,老吴话题一转,如玉一嘟嘴,歪着脑袋瞅着老吴使劲的点头。哪有生病生成这样的,老吴瞧着躺在枕头上的如玉点头的样子心里一乐,知道如玉是因为自己昨天的态度心里难受才引起了今天身体的不适。这歉道得及时,尤其是针对自身缺乏包容性的特点,老吴的浑蛋两个字表述的格外到位,如玉一边点着头一边忍不住笑。一心爱着老吴的如玉其实在老吴走进家门的一刻早已开心的忘却了内心的悱忧,如玉舒眉展眼的看着老吴,迎着如玉深情的目光,倍生爱怜的老吴悔意更深。如玉,你会吹箫?,这个话题也无法继续,老吴眼睛一转,重又把目光落在了挂在床头的玉箫上。见老吴再度把目光投向床头的玉箫,如玉慵懒的从床上坐起,身罩一件紫色羊毛衫的如玉在房内氤氲的光线里象一副久远的画缓缓洇开,,如玉止住笑,一手拢住脑后的秀发,从床柜上拿过扎发的皮筋低下头迎着老吴娇羞的嗯了一声,小时候村里的一个奶奶教会我的..”。有着几百年历史的乐山村不乏深宅大院,老吴想象得出如玉口中的奶奶在未许之前定是哪一户大户人家的闺秀,待字闺中,独与寂寞相邀,时对山光凝暮,水影涵秋,以箫遣情自不待言。临窗弄箫,那该是一副怎样的画面,..”,老吴直直的盯着床头的玉箫又走了神。如玉扎好脑后的秀发,就手取下挂在床头的玉箫递给老吴,这支玉箫也是奶奶留下的..”,老吴正走神,猛不防如玉递到身前的玉箫,当时几乎是下意识的稍稍向后一仰,只这稍稍的一仰,老吴座下的小凳便吃不住劲,朝后一崴,老吴两手撑地一跤跌坐在地板上。一见老吴跌倒,如玉心里噗通一跳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又见跌倒的老吴一骨碌从地板上爬起,扶好凳子重又坐了下来。重新坐好的老吴垂着头狼狈不堪的把两手在腰间的衣服上蹭了蹭接过玉箫,如玉轻掩唇齿,笑得如菡萏临风。老吴这一下窘的厉害,涨红了脸不敢看如玉,无所适从的手把晶莹的玉箫只用手指在玉箫的各个箫孔之间来回的捺过来捺过去。过了一会,看老吴脸上的红晕渐消,如玉从床上俯下身把脸凑在老吴的鼻尖下俏皮的一眨眼,要不要我吹一支曲子给你听?,在心爱的人前发生了这么一个意外事故,这太难堪了,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老吴心里正窘,一听之下忙胡乱的点头便将玉箫递给了如玉。含着笑接过玉箫,如玉扭身在床上坐正,手指轻捺箫身六孔,玉箫素手,一时间幽咽之声低回婉转,如片冻梨花拂不开,旋即悠悠荡荡,愁凄凄如飘零柳絮扑面来,灯前愁绪,心事天涯,凄婉的箫声中老吴恍见凭栏的醉客,芳草又绿的长亭,老吴沉浸在箫声的意境里,听得一时忘了身在何处。隔世的水袖当空,一曲哀韵被放纵到了极致,荒烟废垒,老树遗台,落寞的箫声让不知身在何处的老吴仿佛又恍见自己携伞而过的身影正挽着一袭青衣的传说,步入,夕阳残照的红尘尽处...一曲未了,屋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如玉,在家呢..”,箫声戛然而止,这下出了问题,老吴在红尘的尽处半天找不到回转的路。见刚才还一脸窘状的老吴手托着下巴神情宁静的凝视着自己,被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吹箫的如玉对老吴一咋舌朝窗外应道:嗯,在家呢..”,如玉一咋舌,老吴的眼珠动了一动,紧接着如玉一应声老吴瞬间从箫声的意境里醒转过来。谁?,乍一醒转的老吴听得如玉与窗外的对答有些恐慌的问道,是隔壁的一个婶子,不是上我家来.”,老吴坐在小凳上并着两腿手托下巴的姿势引得如玉又笑了起来,隔壁的婶子?,坐在小凳上的老吴在如玉的笑声中也自觉自己这副模样象个孩子,忙撤下托住下巴的手装作好奇的样子从凳子上站起身朝窗下望,只见窗下一个女人挎着满满一篮子新鲜大白菜正从屋前走过,瞧着应该是刚从地里收菜回来。:好听吗?,老吴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移向窗口的香椿树,风入帘隙,如玉用手一捋腮边的秀发侧首妩媚的看着长身而立的老吴。:好听好听..”,老吴收回窗外的目光复又坐下,连声说着好听的老吴最大程度的把意犹未尽体现在落座上。小凳的一声响中如玉柔柔的垂下螓首,将箫重又递在唇边。箫声再起,比刚才的一曲更为凄切,几次三番走神的老吴为了避免自己再度走神,索性用手拧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鹃血啼空,深闺痴语,凄切的箫声渐渐变得幽怨,未几,窗下又传来了刚才女人的声音,:如玉,吹笛子呐..”,箫声再次被打断,如玉又一次对着窗外应道:嗯,婶子..”算了算了..”,如玉的回答中拧大腿拧得神智清醒无比的老吴紧张的冲着如玉一摆手,你隔壁的这个婶子还不知道有几亩地的白菜没收,别吹了,别吹了...”。如玉开心的笑让心中如一块石头落了地的老吴接下来抑制不住兴奋对如玉说起了丙纶涨价一事,是吗?,面对一脸喜悦的老吴,纤指轻拭玉箫的如玉脸上也露出了欢喜之色,老吴随即把要对袜子进行包装的事告诉了如玉并对如玉说自己已经命厂里停工一个星期现在马上就要赶回城去筹办袜子包装的一切事宜,听老吴说马上要赶回城去如玉一声嘤咛把玉箫挂在原处温驯的朝老吴点了点头。老吴从凳子上站起,在转身下楼的一刻老吴拾起如玉脱在床前门格里外的绣鞋整齐的摆放在如玉的床下。——窗外,树影摇风,岁月的轻嗔渐至,当,枝头的一缕叹息摇落最后一滴泪花,别上,老吴的衣襟,风尘的碎步,已,远在天涯.....

    一出如玉的家门,老吴立刻作起了飞奔状朝学校返去,来时与去时的心境已不一样,同时为了怕万一撞见牛进步,轻快的老吴飞奔之势堪比行云流水。而不幸的是,老吴刚一飞奔不久就出了状况,前面来时拐弯的地方村里一个卖豆腐的叫郭麻子的豆腐佬卖完豆腐刚巧撂着担子在拐角处的墙根下歇息,一根扁担正半搭在担子上半伸在路当间,飞奔而出的老吴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路当中竟然会多出了一个路障,才一跑出拐角猛然见路中间横着一根扁担,一时刹不住身形纵身向上一跃,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跨栏可想而知动作肯定不是那么规范,老吴双脚一落地斜刺里朝前冲了两步,一头扎进了路边的芭蕉丛中。却说卖豆腐的郭麻子,正蹲在墙根下埋头清点着一上午的劳动成果,正清点间突然只觉眼前一个黑影闪过,一晃眼就窜进了路边的芭蕉丛,郭麻子当时吓得浑身一抖,手里的劳动成果全部掉落在地上。郭麻子凭感觉好像窜进芭蕉丛的不像是狗,当然,郭麻子更不会想到是人,眼见几只在芭蕉丛里觅食的鸡在一瞬间四散奔逃,郭麻子闪念就要跑,奈何钱掉在地上,郭麻子惊惧之下只得硬起头皮两腿筛糠的操起扁担冲着芭蕉丛大声的呼喝着为自己壮胆,什么东西..出来..出来..”。郭麻子的喝声中,窸窸窣窣的芭蕉叶响,老吴灰头土脸的从芭蕉丛里钻了出来。整个乐山村现在基本上都识得老吴,一看芭蕉丛里钻出来的是老吴,郭麻子一泄劲奇怪的问道:吔,你钻进芭蕉丛干什么?。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钻进芭蕉丛探险,落得个灰头土脸的老吴已然是火冒三丈,这一钻出来见郭麻子竟还拿着根扁担对着自己,老吴破口就骂了起来,你这个发瘟死的,什么地方不好歇,你歇在路中间...”。老吴骂声未绝,郭麻子把扁担朝担子上一放,赶忙蹲下身去捡起钱来。






            小说连载:《尘结》第一零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