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九十六

(2012-06-21 08:36:58)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 还有一个呢..怎么没下来?,发现刘二瘸子没有下楼,徐保寿一愣,梁克俭和老吴不闻不问径自朝大门口走去,喂,喂..”,一看老吴和梁克俭睬都不睬自己,徐保寿一想到刚才刘二瘸子拆包装的狂热劲头,心里一紧张赶快又跑上楼去,老吴适时回过脸冲着徐保寿大声喊道:徐总,一般狷介之士都很难接受碰壁的事实,你一定要好言相劝..”。罗圈腿最大的妙用应该说就在于爬楼梯,老吴一语未尽,徐保寿眨眼间便跑上了楼。重又返回到楼上,徐保寿一眼看见的是刘二瘸子不知何时竟站到了窗前,正面朝窗外。哎哎,你这个人,你还呆在楼上作什么?,刘二瘸子并没有象自己所担心的那样趁虚继续不拘小节,徐保寿暗暗松了口气。刘二瘸子此刻应该是正在观看着窗外的风景,确切点说刘二瘸子正在望着窗外一个敲着铁铛从巷子深处游走而来的磨刀匠。铁铛声声清脆的敲击伴着沧桑的寂寞吆喝估计是勾起了刘二瘸子心头一股难以名状的愁滋味,耳听着徐保寿问自己还呆在楼上作什么,欲语还休的刘二瘸子手扶窗沿将半个身子探出窗外仰头朝上望了望,想看看是不是能再上层楼。刘二瘸子的这一举动当时就把徐保寿吓得险些瘫倒在地,误以为刘二瘸子要跳窗的徐保寿脑子里瞬时之间就闪现出老吴的话,嘴里紧忙迭声叫道:慢慢慢慢慢...”,孰料徐保寿不叫还好,这一叫却让刘二瘸子也一下从心里生出了误会,徐保寿喊出的这一连串的慢字里刘二瘸子以为年久失修不止是楼梯,还有这排窗,不禁立时吓得撅着屁股定在窗边,一动都不敢动,两边误会顿时形成了一个戏剧性的场景,一边是徐保寿平伸着手,控着劲,脚下在慢慢挪向刘二瘸子时嘴里结结巴巴的说着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让刘二瘸子千万别在自己这里寻短见,一边是一动不敢动的刘二瘸子胆战心惊的将头微微的撇向自己的肩膀用眼睛的余光瞟向徐保寿惊恐的叫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船到山前必有路,车到桥头自然直..”,刘二瘸子惊惧的叫声里大脑神经高度紧绷的徐保寿也管不了什么是什么,反正意思都一样,水上陆上都无绝人之路,而徐保寿的这句话却让刘二瘸子愈发惊恐,这话是什么意思,掉下去就掉下去?从窗口向下看,楼上离地面少说也有五六米,而且楼下的地面铺的全是粗砺的砂礓,想软着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一摔下去就算不死也必会重伤,不过有一点倒是不假,这一无动力下坠的结果肯定是自然直。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刘二瘸子战战兢兢的把头又扭向窗外准备朝楼下的老吴和梁克俭大喊救命之际,嘴里说着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徐保寿瞅准时机一个箭步冲向刘二瘸子一把抓住刘二瘸子身后的衣领把刘二瘸子从窗边拖开。在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下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体能的消耗有多大可想而知,刘二瘸子一被徐保寿拖离窗口当时就两腿一软,反身抱住徐保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拉回刘二瘸子,受到惊吓的徐保寿只觉胸中怒气上涌,有心痛斥刘二瘸子两句又怕刘二瘸子再行跳窗之举,无奈只得强压怒气婉言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徐总..”,惊魂卜定的刘二瘸子在难以对徐保寿言明自己是突然心生愁绪想更上层楼的情况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无意的..”无意?,徐保寿重重的推开搭在自己身上的刘二瘸子,心中暗骂刘二瘸子不是个东西,存心寻短见还说是无意,稍顷,等刘二瘸子喘息已定,徐保寿赶紧好言好语的劝刘二瘸子下楼,刘二瘸子闻劝之下面泛难色,指了指楼梯说自己本就已经对低于水平面的事物怀有恐惧心理,再加上此时自己全身无力,根本无法自行下得楼去,遇上这么个人,徐保寿只能徒叹奈何,为了尽快送走刘二瘸子,徐保寿没有片刻犹豫便蹲下身让刘二瘸子趴在自己的背上。辩证的看,一个事物有利的一面那必然就有不利的一面,比如徐保寿的罗圈腿,罗圈腿最大的妙用在于爬楼梯,而同时它最大的不便也在于下楼梯,徐保寿状如背山工一般背着刘二瘸子下一阶楼梯晃三晃,下一阶楼梯晃三晃,当徐保寿跌跌冲冲好不容易将刘二瘸子背下楼,双脚一落地的刘二瘸子竟然语含责备的问徐保寿为什么不找个拐杖之类的东西借把力。火冒三丈已经不能用来准确的形容徐保寿胸中越燃越炽的怒气,时见之前刘二瘸子扔在地上的木条,徐保寿一把捡起操在手中,在将刘二瘸子往外推搡的同时挥舞着木条把一腔的怒气全部喷射到站在门外的老吴和梁克俭的身上,你们存的是什么心?带这么个人来,存心害人是不是啊..”害人?害什么人?,徐保寿愤怒至极的叱责中老吴和梁克俭俱是一怔,你们知不知道他刚才要跳楼..”,一想起自己差点摊上人命官司和义务充当了一回背山工却毫无裨益可言的辛苦体验,徐保寿愤怒得整个脸都变了形,跳楼?,在徐保寿的推搡下刚刚步出大门的刘二瘸子耳听徐保寿说自己意欲跳楼,不解中正准备回身质问徐保寿肆意造谣自己跳楼的目的何在时,门外的老吴一伸手拉过刘二瘸子在确保徐保寿能听得见的情况下即刻便轻声的责问起刘二瘸子是什么原因贻误了跳楼的最佳时机,说刘二瘸子如果此时已经从楼上跳了下来,那么从此以后不就衣食无忧了吗。确信徐保寿能听见的老吴有意忽略刘二瘸子跳下来摔死的可能性,责问中脸上流露出的尽是惋惜之色。老吴一番微言大义的指责又一次触发了刘二瘸子脑部神经的短路功能,.楼太高了..”,神经短路的刘二瘸子在瞬间丧失自主意识的状态下顺着老吴的话嗫嚅的说楼太高,怕自己技术不过关跳下来搞不好会直接殒命。听清了老吴和刘二瘸子二人间的这一番对答,气得一时不知如何措词骂老吴阴险的徐保寿激愤之下一撒手就把指向老吴和梁克俭的木条对准老吴从门里扔了出来,轻飘飘的木条在飞向老吴的途中撞在了大门的栅栏上,的一声改变了方向,正好落在那名游走而来的磨刀匠磨刀剪的行头上,磨刀匠吓了一跳,以为哪个不晓事的也不开口言语一声就直接扔过来一把剪子,大恐之下口里的吆喝顿时就串了味,摸剪子嘞抢——菜刀,磨刀匠横着扛在肩膀上的行头四下里提防的张望,高高的风火墙下回响着远去的足音,空寂的巷子里,没有谁被谁挡住,也没有谁与谁,擦肩而过。

     挂靠不成,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无功而返,不愿就此回乐山村的梁克俭为了给牛进步造成一个自己正长时间与挂靠对象艰苦磋商的假象,当即建议老吴和刘二瘸子不如就近到这个县的县城里去逛一逛,情绪低落的老吴哪有这个心情,正待摇头说不想去,看出老吴心情不好的梁克俭伸手拍了拍老吴的肩头,说自己这也是顺应时下借考察之名行观光之实的普遍形势,并说逛的时间越久,回去越能说明自己三人在这件事上已尽了心力。梁克俭这么一说,在刘二瘸子的撺掇下老吴点了点头,三人由是去往了就近的县城。

    连吃饭带逛街,来到县城后的梁克俭充分的将自己捱时间的特长发挥的淋漓尽致,进商场、逛地摊,走街串巷,只要每逢年岁大一些的人梁克俭便会缠住问东问西,打探这座县城有什么保存已久的历史遗迹,上了年纪的人可想而知,能有几个经得起缠问,尤其是在不知已久是多久的情况下,所有被梁克俭问及的人最后都出现了语无伦次的现象,其中最典型的当属一名老气横秋的中年汉子,在梁克俭的缠问下竟然指着城中的一座烂尾楼说这是本县最出名的一处史前遗迹。从城东到城西,城南到城北,当逛遍了整个县城最终无处可去的梁克俭领着老吴和刘二瘸子长时间的站在这个县城唯一的一个公交站牌下让往返了不下二十次的公交司机误以为老吴三人是哪个交通部门派下来的暗访人员而主动下车扶老携幼积极表现其高尚的道德时,眼看时间已渐至下午三点的老吴终于坚决的提出要回去,说事情没谈成徒自在这里干耗时间除了给刘二瘸子的身体造成不必要的伤害之外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刘二瘸子一听忙把身体靠在站牌上连连点头称是,一看时间也捱得差不多了,自觉站得也有些吃不消的梁克俭于是将手一挥说了声回去,三人才一迈步,那名表现道德正表现的不亦乐乎的公交司机瞥眼见梁克俭挥手之间就要离去,当下表现得更加卖力,最后竟发展到在无人可以搀扶的情况下登上车硬是把一名妇女从车前门搀下车又从车后门搀了进去。

 

 

 

 

           小说连载:《尘结》第九十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