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483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九十五

(2012-06-20 11:00:31)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来此不是买袜却谈借钱,梁克俭马嘴不对牛头,说出的话自然令徐保寿横生误会,梁克俭焦灼之下错说的一句借钱让徐保寿以为乐山村新近成立了一个打秋风大队,一大早派眼前这三个人以四处突击打秋风的方式无意中撞到了自己的公司里来。徐保寿再度沉下脸旋风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极其不快的用蔑视的眼神扫了老吴三人一眼,硬邦邦的掷出一句:寻求帮助?帮助什么,我没钱!。这下误会就大了,徐保寿的一句我没钱在老吴三人听来其言下之意分明就是要想得到帮助必须先行贿赂之举,徐总..帮帮忙吧..我们目前的处境确实非常困难..”,一看徐保寿如此坦率,梁克俭欣喜的和老吴交流了一下眼神,鼓起勇气盯向徐保寿左颊上的高光点正欲接着说如果能得到帮助届时定然给徐保寿奉上好处时,徐保寿早把头扭向窗外厌恶的冲着梁克俭一摔手说据此不远有一家屠宰场,经营的很红火,让老吴三人上那去。屠宰场?,梁克俭听得一懵:我们和屠宰场不沾边啊...”嗯?,沾边?沾什么边,我们认识吗?你一早就跑上门来借钱..”,听梁克俭一说自己和屠宰场不沾边,徐保寿扭过脸将身下的座椅向后一欹用膝盖顶着办公桌的桌沿在摇晃中审觑着梁克俭。借钱?没说借钱哪?,徐保寿无缘无故的认为自己一行是上门来借钱让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话中有误的梁克俭在顷刻间猛然意识到这中间可能有什么地方令徐保寿产生了误会,意识到这一点梁克俭忙对徐保寿说自己本村也有一个织袜厂,说自己村里的织袜厂由于受人坑害眼下已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此番找到环球袜业是来寻求帮助。你们?袜厂?你们也是做袜子的?,梁克俭一字一顿连比带划,说到自己村里的袜厂不但把车间的方位和老吴居住的柴火棚逐一向徐保寿示明,而且连周围山上种的是什么树都说得一清二楚,如果不是徐保寿出言打断了梁克俭,老吴和刘二瘸子俱在心中暗想梁克俭在接下去的比划中没准会对徐保寿指出乐山小学在地球上的经度和纬度。闻知梁克俭三人是来自另一家生产袜子的村办企业,徐保寿停止摇晃,眼中明显流露出吃惊的意味。是是....这位就是我们村袜厂的厂长..”,徐保寿停止摇晃,同时止住比划的梁克俭改手一指老吴对徐保寿作了介绍。受人坑害?,梁克俭的介绍中徐保寿目光一转投向老吴,脸上布满了戒备的神色,时见老吴在徐保寿的疑问中就要张口,担心老吴不能把被坑害的经过讲述得荡气回肠的梁克俭连连暗使眼色示意老吴做出一言难尽的模样。凭一个眼色去领会这么复杂的意思,这其中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不知其意的老吴犹疑的瞧了瞧梁克俭刚开口对徐保寿说起橘州,心知老吴未能领悟由自己来讲述受骗过程的梁克俭只得仓猝截下老吴的话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状将乐山村织袜厂如何被坑,如今厂里的员工如何被坑得人心思散以及袜厂目前不得不面临停产的问题向徐保寿一一道来。梁克俭情动于中发乎于外,刘二瘸子密切配合梁克俭唏嘘不已的说自己作为乐山村织袜厂的厂办主任现在已经被坑得在现实中只要一看见低于水平面的事物就会血压升高,心跳不止。梁克俭在述说中充分展现荡气回肠的语言表达使之流露出的苦大仇深令徐保寿动容不已,一看徐保寿面部的戒备之色在动容中有了松懈的迹象,正襟危坐的梁克俭为了进一步打动徐保寿瞬即用手再指老吴一鼓作气说这就是被坑害的罪魁祸首。徐保寿重又摇晃了起来,并在摇晃中将顶住桌沿的双膝抬高,即行欲伸大腿于天下之举。紧接着当梁克俭以悲怆的语气说乐山村个把对上当负有直接责任的领导因为此事在一连几个晚上背井离乡都未遂的情况下已经开始动点子装疯卖傻的时候,把一只单腿架在桌面上的徐保寿竟然从嘴里冒出一句:你们怎么会碰上这种事情,真是难得..太难得了..”,这句话应该怎么来理解,这句很难不被人理解成大难要死实属侥幸的话落在老吴的耳中老吴的大脑就像一只从水里拎起的网兜,瞬间丧失了所有的思维,徐保寿两手轮番轻抚着肚皮继以轻蔑的眼神觑向梁克俭傲然问道,你们想从我们这得到什么帮助?,徐保寿本来就缺乏正面基础的脸配以一副傲视风云的表情更显得不堪入目,梁克俭头一低,紧盯着徐保寿桌上抖动的脚尖:我们是想..能不能让我们挂靠在你们..这个公司?挂靠?挂什么靠?,徐保寿的脚尖在梁克俭的注视下抖动的如拨浪鼓一样,这让梁克俭在对徐保寿把话挑明并生动的打着比方说挂靠就像一艘船上挂着的救生圈时再一次错误的将救生圈说成是圆头保暖鞋。你是说你们生产出来的袜子由我们来收购?,对挂靠生产似懂非懂的梁克俭一说挂靠见徐保寿在疑问中又将另一条腿伸向桌面,遂凭借良好的临场发挥直接对徐保寿说出挂靠的真义是由徐保寿来收购自己袜厂的半成品袜。徐保寿听明白了梁克俭的意思眉头一耸,对对..这都是暂时的,我们目前只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渡过眼下的难关,再图日后慢慢发展.”。梁克俭可能是怕徐保寿生出自己此来是为了抱住环球袜业这棵大树长期乘凉的想法而拒绝自己的请求,急忙声称这只是暂时的,以后会通过自身的努力求得发展。阿基米德保证说能搬动世界,只要给他的杠杆提供一个支点,听罢梁克俭的话正在心里开始打起算盘的徐保寿算盘珠子还没有拨拉开见梁克俭极具扩张性的嘴巴里随后竟冒出了一根定海神针般的杠杆,不禁吓得赶紧算盘一丢,眉间放一字宽。不行不行..这个事不行..”,徐保寿虽然没有养过虎,但多少知道养虎可能带来的祸患,如果答应了对方的请求,乐山村织袜厂在渡过了眼下的难关后果真得到了发展那日后自己岂不是多了个竞争的对手,这如何能答应。徐保寿爽快的拒绝象一块从山顶滚落的大石砸得梁克俭猝不及防。牛进步还在村里静候自己的佳音,梁克俭都想象得出牛进步疾首蹙额的样子甚至想象牛进步此时说不定正爬在电线杆上翘首以望,徐总..”,遭到拒绝的梁克俭想到这里再也顾不得午夜梦回,脸对着脸望着徐保寿哀恳道:你就拉我们一把吧..”,梁克俭哀恳未已,心念已定的徐保寿耳听梁克俭恳求自己拉一把,立刻就占起了便宜,不行不行..我考虑了,不是我不愿将你们拉扯大,我有我的难处,这事没得谈...”。徐保寿断然回绝,老吴的心沉到了底,徐总,徐总,你就扶持我们一把吧..”,梁克俭显然意识到了被徐保寿占了便宜,当下在马上改口将拉一把说成扶持一把之后旋即苦苦相求说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条解决的途径,让徐保寿千万不要说出一些令自己觉得没辙的话。把两条腿都伸到办公桌上的徐保寿悠然的摇晃着身体,任凭梁克俭百般央求口中再也不吐一个字,从搭救、援救,挽救一直说到拯救,当梁克俭在最终无法说动徐保寿的情况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把手指向刘二瘸子对徐保寿说自己领着没有经过化装的刘二瘸子前来登门求助就足见自己的坦诚之意时,老吴只见徐保寿猛的用手在自己的肚皮上一拍,徐保寿的这一举动令梁克俭一阵惊喜,梁克俭以为徐保寿终于被自己的坦诚感动,接下来马上就会发生一拍即合的奇迹,具体说梁克俭的一阵惊喜也就是两秒钟的事,徐保寿一拍肚皮之后从嘴里嗝出的一句话让实在想不出还能用救字组合成一个什么词汇的梁克俭最终彻底打消了依靠这家环球袜业使乐山村织袜厂绝处逢生的念头。扶持?本公司的一贯宗旨是扶强锄弱,好了好了,不要白耽误工夫了,你们走吧走吧..”,徐保寿腻烦的一摆手,放下搁在桌上的两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徐保寿下了逐客令,自知想从徐保寿这里得到帮助已然绝无希望的老吴怏怏的从椅子上站起,费尽了口舌的梁克俭在老吴转身下楼的一刻恨恨的瞟了一眼徐保寿陨石般冷峭的脸上那显目的伴生矿物,走吧..下楼下楼..”,梁克俭和刘二瘸子在徐保寿的驱赶下一前一后走向楼梯口,徐保寿迅速的收起折叠椅又抢前一步迈下楼梯,几人下到楼底,当行在头前的徐保寿回转身正欲将老吴一行如请瘟神一般请出门时,却忽然发现刘二瘸子没有跟下楼来。

 

 

 

 

        小说连载:《尘结》第九十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