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九十二

(2012-06-19 08:20:02)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哎,老牛..”,梁克俭按住牛进步的手稍显腼腆的从板凳上站起,使劲抖了抖肩膀晃了两晃,费尽心机使自己单薄的身躯在牛进步的眼中看起来象一根脱粒后的芝麻秸秆,我有个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哦?什么事?,耳听得梁克俭有事与自己商量并且希望得到自己的支持,牛进步眉毛一挑,眼睑开合间便露出了疑惑,我想兼任妇委会主任一职..你看..你是不是能在村委会上提一提..”兼任妇委会主任?,梁克俭此言一出,刘二瘸子和胡茂盛诧异的惊呼中牛进步明显从梁克俭使劲按住自己的手心里感受到了梁克俭内心强烈的渴望,妇委会主任所要干的都是一些解决妇女问题的工作,而且这一职务如果由一名男性来担任的话那必然是一个想通过费点力来讨点好都很难不被人视为别有用心的角色,牛进步大为不解的看着梁克俭,你怎么想起要兼任妇委会主任?..我这..”,梁克俭益发显得腼腆,..也是因为..”,牛进步疑惑的眼神里梁克俭窘促的放开按住牛进步的手,吞吞吐吐的说因为老婆的亡故自己不幸中年丧偶不得已才想要兼任妇委会主任,言下称自己的孩子还小,不能没个娘,说自己此举的目的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就是意在让自己这根枯木能及早逢春。原来如此,这事哪能不支持,更何况乐山村妇女委员会主任这个位置由于乐山村妇女问题众多而在无人愿意充任的情况下一直虚位以待,明悉了梁克俭要求兼任妇委会主任的意图,牛进步立即承诺说自己明天就到村委会去提议,并表示肯定没有问题,为了让梁克俭对自己的承诺充满信心,牛进步在表示这件事没问题的同时还煞是用心的举起右手攥紧拳头在梁克俭的眼前比拟了一个定心丸的形状,说从现在开始梁克俭就可以对外自称是妇委会主任。自己的恳请获得了牛进步的首肯,愿望得以实现的梁克俭在刘二瘸子愿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提前祝福下神情忸怩的对刘二瘸子说自己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目标,作为妇委会里的常客,刘二瘸子凭着对全村妇女深入的了解当下就开始热忱的为梁克俭提供了几个可供选择的对象,围绕着这几名单身女性各个方面的优劣,二人的话象一根透明的玻璃丝越拉越长,当二人谈论的焦点随着不复忸怩之态的梁克俭越来越自然的神情最后全都集中在一名各方面条件对梁克俭来说都比较适合的妇女干部身上时,极为不耐的牛进步终于忍不住从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牛进步这一哼,梁克俭这才猛然警醒,挂靠的事还只是处于畅想阶段,还没有落在实处,在这种情况下忘乎所以的讨论自己的续弦问题显然不恰当的,刘二瘸子及时收住嘴的一刻,察觉到牛进步隐然不快的梁克俭在口中刚刚对刘二瘸子说罢这个女的无论品貌性格确实都还不错后便匆促的把脸扭向牛进步颇感歉意的瞬即又说了一句意在宽慰牛进步的话:不用担心,这事我会尽力,你只管静候佳音...”。女的不错?静候佳音?这太荒谬了,梁克俭语不加点的这整句话无论在谁听来其意思都是梁克俭在向牛进步表示自己会尽最大的努力把这名女子和牛进步撮合在一起,并让牛进步等待自己的好消息,牛进步本就着恼梁克俭和刘二瘸子无休无止的说些与织袜厂不沾边的题外话,一听之下猛的起身离座并就势一脚踢开板凳反剪着手便朝门外走去,牛进步座下的板凳被怄气的牛进步一脚踢的向内一翻,象一道高级方程中未知数的值一样幸运的砸在正对牛进步的突然离去感到有些难解的刘二瘸子脚上,刘二瘸子痛得的一声一缩脚,低头之间手一划拉,一不小心拨翻了桌上牛进步的茶杯,杯中的茶水顿时流了一地。见等闲平地起波澜,意识到自己话没清的梁克俭赶紧冲着闷头走向门外的牛进步急声喊道:老牛,我是说明天去梅溪乡的事...你只管放心...”,梁克俭话音未落,牛进步已步出了门外。牛进步一走,梁克俭和刘二瘸子断了的话题已难接续,骤然的沉寂中村里隐约传来三两声狗的呜鸣给挂着梁妻遗像的屋内更添了一丝阴冷,老吴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明天什么时候动身?,感觉到寒意的老吴不自觉的用手提了提上衣的领口,正愁无话的梁克俭微一沉吟,说只知道这个厂在邻县的梅溪乡,具体什么位置自己也不清楚,明天还是早点去为好。两人于是商定好了明天早上出发的时间,时间一约定,老吴随即起身向梁克俭告辞。刘二瘸子刚一放下搁在板凳上的痛脚,胡茂盛就主动走过来要搀扶刘二瘸子,面对胡茂盛伸出的黑手,已然深受过其害的刘二瘸子说什么也不肯让胡茂盛搀扶自己,一见刘二瘸子断然拒绝了胡茂盛的好意,机敏的老吴在刘二瘸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向自己求助时身子一晃就闪出了门外,胡茂盛跟着也甩手飘然而去,眼看二人眨眼工夫跑得一个不剩,无助的刘二瘸子在无可奈何之下也不征得梁克俭的同意便径自拿起门后的一根木棒拄着落拓不羁的身躯骂骂咧咧的就追了出去,等到梁克俭发觉刘二瘸子拿走的是自家用来闩门的门拴再急忙赶出来想索回时,院外早已经没有了三个人的踪影。刘二瘸子拿走了自家的门拴,站在屋外的台阶上,梁克俭对着自家那安全系数过低的院墙发起愁来。

    翌日,商量早点出发去梅溪乡的老吴和梁克俭因为刘二瘸子昨晚的不幸蒙难不得已还是将约定的时间向后延迟了个把小时,在这个把小时的时间里,相约赶到刘二瘸子家中的老吴和梁克俭所干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轮流对缩在被窝里的刘二瘸子读秒,让不慎遭到板凳痛击的刘二瘸子坚强的从床上爬起来,可想而知,一秒一秒的读数从一读到三千六对老吴和梁克俭二人卖弄嘴皮的功能是一个多么巨大的考验,当老吴和梁克俭各自读的差不多快要口齿不清的时候,刘二瘸子终于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三人搭上开往邻县的班车时间已过了八点,等车到邻县三人辗转赶至梅溪乡时,估摸着时间还不到九点的刘二瘸子牢骚满腹的抱怨说老吴和梁克俭今天早上的行为很可能已经将自己的生物钟打乱,这么老早赶过来干什么。梅溪乡所在的镇子不大,估计乡办企业也是屈指可数,虽然老吴三人不知道这家同样生产袜子的厂叫个什么厂名,但在一个湫隘的水口之上,一座在奔波与驻足之间用岁月兑现着沧桑的廊桥桥头,梁克俭只一开口向桥头一家简易小店打听这儿有个做袜子的厂在什么地方时,老吴三人马上就从几个安闲的坐在廊桥里聊着些旧时老话的老头老太太的口中得知了这家厂的具体位置。从哪条路走,拐几个弯,老头老太太热情的指点中老吴三人不仅知道了怎么去这家厂,甚至知道了这家厂厂门的前后刷着的是不一样的漆。梅溪,这个有着浓厚文化底蕴的地方酝酿出的善良质朴与敦厚让陡然觉得心有倦意的老吴在穿过廊桥的一刻停不下匆忙的脚步,踏上通往袜厂的石板路,轻漾在旧日时光里的廊桥漫漶的剪影在老吴的身后仿佛象一道古朴的屏风隔绝了老吴红尘外所有的归途。老吴三人依着老头老太太的指点,也不知穿过了多少条小巷,拐了多少个弯,当三人脚下的石板路在留神转弯的老吴脚下不知不觉的变成了砌成棱形状的砂礓路时,梅溪乡的织袜厂终于出现在老吴三人的眼前。坦白说若不是看见挂在门口的牌子,老吴说什么也不会相信梁克俭口中颇有规模的梅溪乡袜厂竟会在一所民宅内。梅溪乡足下登峰环球袜业,比起这家不是颇有规模而是没有规模的袜厂,门外这块口气大的吓人的厂牌与明显经过拆修宽得离谱的大门却是相得益彰。老吴不清楚梁克俭是不是通过臆想的方式获知这家厂生产出的袜子已经远销到省外,瞧着厂牌上颇有些一语双关意味的足下登峰四个字,直觉告诉老吴这家环球袜业生产出的袜子是不是能远销到这个县周边的城乡结合部都很成问题。环球袜业的厂门具体说来是两扇木质的栅栏门,虚掩中敞着刚刚可容一人通过的空隙,古旧的民宅内光线很暗,满厅堂的额枋上分辨不清的木雕在天井四周的光阴里因为深刻而更显得模糊。有人吗?,见屋内无人,刘二瘸子推开门探头探脑的朝里喊了一句,飘忽的声音在天井里打了个旋落在了长了些许青苔的青石地面上,有人没有?,见没人答应,走进门内的刘二瘸子放开嗓子又喊了一声。刘二瘸子的喊声里,通往屋后的一道侧门光线浮动,一阵细碎的脚步伴着偶而几声鞋底蹭在地面上发出的嚓嚓声随之传进老吴三人的耳中,不一时,正对着侧门的板壁上显现出了一个人影的轮廓,刘二瘸子赶紧退出门外,分毫不差的把门又恢复到原先的模样。

 

 

 

           小说连载:《尘结》第九十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