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九

(2012-06-17 20:59:21)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希望、失望、绝望,邵民警的友情提示里一次次陷入恶性循环的老吴神情麻木的盯着办公桌上的一枚回形针,心情黯淡到了极点,幸运最能发现罪恶,培根说的吗,厄运最能发现美德,同样处境艰难的邵民警这时一见老吴露出一副槁木死灰的倒霉相,马上展现美德从老吴的手里夺过盒盖邀老吴共进午餐,饭盒的盒盖被邵民警夺走的一刻老吴再一次无意识的捡起桌上的那枚回形针,面对邵民警的好意,最终当毫无意识的老吴在用被自己捋直的回形针刮向自己的手背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状态下,老吴抬起头木然的望着邵民警,呆呆的说自己在来之前已经喝过了西北风。老吴走了,走出城西派出所,当不再急于抵达某个目的老吴最后一次经过罗文田办事处的巷口,一片伶仃的叶子在风中飘落,橘州,在无知无觉的老吴眼中,已茫如隔世。

    仅仅一天的时间,牛进步以纸包火的工作就出现了纰漏,首先是厂里部分善于观察的女工从牛进步几次三番的到厂里来站在库房的门前捶胸顿足的举止中瞧出了端倪,接着是村委会的村干们,牛进步接二连三的跑去乐山小学引发了村干们的诸多猜想,双方根据牛进步蹒跚的步态以及牛进步行至村委会与乐山小学的黄金分割线处仰天狂呼类似于天丧予之类的话时流露出的悲惨表情中得出了一个一致的结论,从橘州购买回来的电脑绣花机出了问题。乐山小学的车间里小范围的议论就此展开,有的说买来的电脑绣花机可能缺少了某个重要部件,有的说电脑绣花机可能型号不对,还有的甚至大胆猜测说这台电脑绣花机很可能是公的,难以投入生产。针对女工们信马由缰的估猜,刘二瘸子及时设置了一连串老吴去橘州会有什么结果的风险抢答题,并由胡茂盛在一旁担纲扣人心弦的任务。牛进步再次从村委会来到厂里时,已经从心里断定电脑绣花机出了问题的胡茂盛和刘二瘸子在心知牛进步是在等待老吴从橘州返回来的情况下强行把牛进步拉进了柴火棚,即时就牛进步频频的在村委会与乐山小学之间往返的这条土路言不由衷的说道路的发展源自于人的认识,在大多数人还没有预见到织袜厂光辉前景的时候牛进步就开始着手实地勘察,准备为织袜厂改建道路,眼光真不是一般的长远。二人这一通胡说一下子说到了牛进步的痛处,有苦难言的牛进步一屁股瘫坐在床上,难过的一摆手,在神伤得急需一吐为快之际遂把老吴购买电脑绣花机上当的事向胡茂盛和刘二瘸子和盘托了出来,就在此时,老吴终于返回到了厂里,牛进步光顾着埋头专心将盘子托个底掉,一眼瞥见老吴的刘二瘸子轻手轻脚的退出房间,快速奔向走进校门的老吴。:找到人了吗?,刘二瘸子明确无误的将自己已经知道厂里被骗的事通过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几个兔起鹘落传递给老吴,....没有..”,车间里传出的织袜声充填着老吴空白的思绪,老吴空茫的看着飞身而来的刘二瘸子机械的回道,:牛进步在这里..”,见老吴神情涣散,刘二瘸子撅嘴朝后一努,在暗示老吴牛进步在柴火棚里的同时为了让老吴打起精神赴难,刘二瘸子紧急伸手在老吴的身上一通乱捣,指望能捣中几个穴道使老吴的精神焕发出来。耳听刘二瘸子对自己悄言一声牛进步正在柴火棚里,知道牛进步是在等候自己消息的老吴借着刘二瘸子的乱捣之力赶紧调整好自己的心绪,惴惴不安的走向柴火棚。抱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的想法,身体僵硬的老吴在走进柴火棚的一刻有绝对的理由漠视门框的高度,嘭嗵的撞击声中牛进步一看见走进柴火棚的老吴立刻便从床上站了起来,四目相对,急切想知道老吴此行结果的牛进步半抬胳膊弯臂伸向老吴,在既想马上从老吴的嘴里听到结果又担心老吴开口的矛盾状态下,牛进步象一尊比思想者更具思想形态的雕塑立在床边。事实是老吴此刻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对牛进步张口,愧疚的老吴耷拉着眼皮避开牛进步的目光寻思了片刻,为了做到让牛进步在接受事实时心理上有一个缓冲,老吴没有直接对牛进步说罗文田跑了,而是婉转的从嘴里念出了两句脍炙人口的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老吴嘴里一冒出这两句,牛进步怔怔的瞅着老吴,须臾,便突然间两眼翻白大喊一声:完了...”,牛进步显然知道这两句诗的标准答案是黄鹤一去不复返,得知对方已经跑了,顿觉眼前一片乱云飞渡的牛进步垂下硕大的脑袋身体一软重重的跌坐在床上,床板剧烈的震动中天花板上一块剥离的墙皮摇摇欲坠,刘二瘸子原地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对准牛进步的人中,只待牛进步一露出晕厥的症状便立时冲上前去展开施救,一旁的胡茂盛随手拿起一个扫把挥向天花板。你到橘州看到的是什么一个情况?,牛进步毕竟干了多年的村长,见惯风浪,虽然由于身体比例失调难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却也不至于晕倒,隔了一会,明白事无可挽的牛进步努力抬起头,有气无力的问老吴到了橘州之后的详细情形。时见牛进步的心理防线没有被摧毁,暗自舒了口气的刘二瘸子在同样想知道老吴在橘州都看到了些什么的情况下也把脸转向老吴,不巧的是,刘二瘸子把脸转向老吴的时候,右手的大拇指却依旧竖着。除了夸赞与嘉许,这个动作显然再没有别的意义,刘二瘸子竖起的大拇指让牛进步自然而然的认为刘二瘸子是在称赞老吴这个事干得好,你你....你给我滚..”,本就糟心不已的牛进步抬首间一眼见得刘二瘸子竖起大拇指对着老吴不觉怒火中烧,气极之下从床头捡起一只没有笔帽的钢笔用力朝刘二瘸子掷去,经年抛秧练就的准头让牛进步掷向刘二瘸子的钢笔分毫不差正好掷中刘二瘸子的大拇指,刘二瘸子痛得手一缩,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钢笔,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简易的天花板上,那块欲坠不坠的墙皮在胡茂盛扫把的大力挥击下又带起一大块墙皮落在了地上,满屋扬起的灰尘中,老吴一五一十的将得知的真相以及把自己在橘州寻找罗文田的经过分成六个段落对牛进步说了一遍,老吴用心良苦的将自己在几个地点寻找罗文田的经过分成六个段落说给牛进步听意在使牛进步详悉自己在打探黄鹤这件事上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听完老吴拖泥带水的讲述,牛进步快速的就上当这件事把老吴所有的行为过程想了一遍之后绝望的从嘴里发出了一声悲叹,说自己这次马失前蹄的后果是粉碎性骨折,说因为这件事,自己要想活到古稀之年恐怕已经很难了。作为力说牛进步为厂追加投资的一方,同样蒙受了金钱损失的老吴面对着悲从中来的牛进步只能一味的口称自己辜负了牛进步期望。满屋的尘埃落定之前,由于自己的错误决定造成集体财产受损而不知该如何在村委会上言明此事的牛进步扭曲的脸象一张庸医开出的药方在灰尘里布满了灾难感,怎么办,怎么办..”,惯于把个人困难看成是集体困难的牛进步此次在已然无法得到集体帮助的情况下紧急询问胡茂盛狗急了跳墙,人急了跳什么,正拎着扫把挥舞着尘埃为柴火棚的环境艺术发展做贡献的胡茂盛估计对这个问题做过专门的探究与实践,闻言之下不加思索就对牛进步说人急了跳狗,怎么办?眼下最关键的已经不是电脑绣花机的问题,而是接收产品的一方不存在了,厂里今后生产出来的袜子再怎么办。心如乱麻的老吴在牛进步听了胡茂盛人急跳狗的建议面色作难的时候把这个更大的问题抛了出来。这个问题对牛进步来说无疑已经不是一道试图通过奋力一跳就可以轻易跨越的坎,而是一条深渊。眼看乐山村的第一家村办企业很可能会就此垮掉,作为村长,同时又是提议兴办村企业的首倡者,牛进步五内如焚,牛进步显然极不愿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这不仅仅是贻人笑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织袜厂一旦倒闭,身为村长的牛进步将会背负盲目出资办厂而造成集体资产受损的罪名承受来自各方的责难以及刷碗水一类的富营养物质。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