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七

(2012-06-16 21:50:18)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窒人的热流裹挟着些许灰尘从通风的煤炉涌向站在炉边的老吴,老吴朝旁边避了避,对开始忙乎的范老板说自己不是来吃饭而是来看看罗文田在不在,罗老板?,一听老吴说不是来吃饭,颇感失望的范老板怏怏的直起身和范家娘子两相对视了一眼:罗老板好些天都没上我这来了...”,范老板勉强保持的热情里范家娘子舞着锅铲手捏剑诀指着办事处的方向在一旁补充说已经有个把礼拜都没见着罗老板的人。罗文田不会再来了,联想到从上一次在范家饭店里罗文田对范老板配出的菜一点都不包涵的态度老吴确定范氏夫妇和罗文田只是纯粹的饭店老板与食客的关系,花力气去指望范老板和范家娘子与罗文田扯上个五服之内的远亲已然没有了必要,清楚自己在范家两口子身上探听不到罗文田任何消息的老吴不愿多费口舌,闷着头抬腿便要离去。:罗老板不在办事处吗?,老吴欲行未行之际,范家娘子好心的问了一句,办事处所在的巷子就在不远,而且正在拆迁,老吴不奇怪范家娘子还对自己提及罗文田的办事处,在老吴想来,和罗文田只是存在吃饭关系的范家两口子自然不会去留意罗文田的办事处在还是不在。办事处?人都跑了,哪里再还有什么办事处?,老吴不知道是难以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还是有心想使自己的声音达到某种特殊的音色效果,嗓子里居然冒出了假声,跑了?谁跑了?罗老板跑了?,老吴的假声借助于炉火显示出一种内在的生气,范家两口子被感染,一起动情的问道:你是说罗老板跑了?跑了!,老吴点头未已,被老吴的声音感染的满脸通红的范家娘子竟出人意料的一把抓住老吴将信将疑的问老吴是不是不小心听了什么小道消息并再三询问罗文田为什么要跑,范家娘子焦急的神情让老吴一时从心里生出了世上还是好人多的感慨,老吴于是长叹一声,说罗文田有感于世风日下,痛苦之余毅然从自己身上骗取了两万多块钱从此携秦秘书泛舟五湖去了。老吴言之凿凿,再无怀疑的范家娘子一声凄厉的鬼叫招来了满大街的目光,哎呀——这个不要脸的啊...”,范家娘子的鬼叫声里一下子就陷入了冥想状态的范老板呆呆的望着老吴,恍恍惚惚中不断的重复着从案板盛盐的盐钵里铲盐往煤炉里添加的动作。范家两口子异乎寻常的举止已经超出了人类表达同情心的最大极限,老吴突然觉出范家两口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现可能不是出于对自己的同情,而是另有原因。果不其然,老吴正在猜想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范家两口子在听得自己说罗文田跑了之后怎么会出现如此令人费解的反应之时,一手抓住老吴的范家娘子已经开始当街痛诉了起来。这个姓罗的真不要脸啊...”,痛诉一起,满大街的目光顿时全部都集中在了被范家娘子抓住的老吴身上。一街人不无误会的目光里老吴赶紧挣脱范家娘子的手,为了表明自己不是姓罗的,机智的老吴一挣开范家娘子的手便立刻运用起捧哏的相声技法让范家娘子具体说说那个姓罗的到底怎么不要脸,老吴话音一落,范家娘子当即充分的利用起手里锅铲的金属特性拼命的敲打着自家的案板说起了山东快书。坑人啊,怪不得这个姓罗的前些日子尽在我这里大吃大喝,说得好听照顾我生意,吃了也不付钱,光记账,原来早就打算好了要跑,缺德呀,现在这个挨千刀的跑了,我再到哪里去讨要这个钱....”,范家娘子可能是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浩劫,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诉中逐渐呈现出晕厥的症状,捧哏捧出个故意伤害到时就扯不清了,眼见范家娘子手里锅铲的拍击对象已从案板移至范家娘子的大腿,得悉原委的老吴慌忙劝慰范家娘子说人都已经跑了,徒自悲伤毫无益处,一定要保持心态平衡。老吴极力劝慰着范家娘子自己却差点哭出来。老吴口口声声的劝慰范家娘子保持心态平衡引得范家娘子更加悲切,为了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协调状态,努力做到心态平衡,范家娘子请老吴扶住自己,泪眼婆娑的对老吴说罗文田有时一天来吃六顿,自己两口子起五更摸半夜,熬到天明两腿直打晃,说一想起这些如果要淡忘这件事不经过五个疗程的心理治疗恐怕很难办到。一天吃六顿?太夸张了,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其中有两个准备就此事制造点社会舆论的路人抱着以事实为依据的态度马上便问范家娘子是不是悲伤得失去理智信口胡说,时见自己悲伤至此,竟还有人对自己所说的话表示质疑,范家娘子柳眉一竖,对发问者怒目相向,说自己新买的一个火锅仅仅两天的时间就被罗文田吃得掉了色。盛盐的盐钵被舀空的一刻,炉火毕剥的燃烧声里,范老板终于回过神来,残酷的事实已经发生,想到罗文田每来对自家娘子必行调戏之举,新仇之上又添旧恨的范老板从嘴里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嗥叫,范老板这一嗥,那两位仅凭一个火锅还无法断定罗文田是否一天真吃六顿的发问者马上转而问起范老板范家娘子所言是不是属实,耳听得发问者向自己求证,范老板改嗥为叹,说自己的老婆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并究其原因说罗文田一天来吃六顿主要目的是为了调戏自己的老婆。:调戏你老婆?,两名发问者一听颇觉不可思议,脸上俱露出断难相信的神色,见二人不信,范老板伸手一指范家娘子的眼睛复又改叹为嗥,说自己老婆的眼睛本来如一泓秋水,只短短几天的工夫就被罗文田调戏得有如污水处理厂有待处理的污水。范老板言而有据,一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范家娘子的眼睛仔细察看,最终在勉强从范家娘子婆娑的泪眼中看出范家娘子的眼角有某些固体混合物的情况下都相信了范家两口子说的话。人群里偶尔冒出的几句义愤之词并没有使围观的人群就此形成一场声讨罗文田的集会,比起寥寥几句义愤之词,闹哄哄的人群绝大部分在经过一番针对排污口所经流域的仔细勘察之后都在纷纷议论范家娘子生就一副破财招灾之相,面对围观者带有倾向性的普遍看法,难以责众的范家娘子怒不可遏,转首破口骂起范老板象猪大肠提起来一根放下去一摊,软塌塌是个慫货,整日里只知道在菜里做手脚,以次充好,一点都不能起到顶梁柱的作用。范家娘子这一通责骂,向来妇唱夫随的范老板顿感有伤自尊,况且这还并不仅仅是有伤自尊的问题,关键还在于自己的老婆泄露了自己的商业机密,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的范老板老羞成怒,指着范家娘子口不择言:你这个骚货,要不是你发骚,姓罗的怎么会跑..”,这句话给人的想象空间实在是太大了,围观的人群再次将目光汇聚到了扶着范家娘子的老吴身上,并开始自发的把范氏夫妇口中所称的罗文田想象成公害输出的受害方,异样的目光里老吴非常荣幸的被众人想象成罗文田第二,范老板不负责任的叱骂声中老吴慌不迭的撒开手,老吴一撒手范家娘子立时显露出其刁悍的一面。说什么?你这个死人...”,气急的范家娘子就手从摆满生菜的案板上抓起一把雪里蕻腌菜劈头盖脸朝范老板砸了过去,范老板早有防备,拿起一个锅盖挡住面部。就在范家娘子天女散花的时候,见势不妙的老吴一头扎进了人群,人群随即爆出一片呐喊:跑了..跑了..又跑了一个...”,人群的呐喊声里,范家两口子手持锅铲锅盖你来我往当街操演起了攻防演练。

     离开了范家饭店,对于寻找罗文田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老吴盲目的踟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找不到罗文田,回家,成了老吴此时唯一的选择,徘徊在路旁,路边光秃秃的梧桐树让回去不知该如何面对牛进步的老吴不止一次的生出挺住就意味着一切的勇气,而就在动念返家的老吴做出决定即刻离开这个伤心地之时,一块浅露在泥土中的碎瓷残片在老吴不经意的低头一瞥中象一块打着水漂的石头划出记忆的弧线让心灰意冷的老吴突然间脑子里光芒一闪,老吴猛的想起了郑河。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