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六

(2012-06-16 21:28:25)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老吴纠缠不清,在楼梯口扶着墙的洋喇叭经过不间断的调整倾听姿态,已经于内心的追问存在中开始将罗文田的绿帽子和周大姐的浪漫主义情怀融汇为一,洋喇叭的脸上渐渐显露出旁听者清的神色,周大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洋喇叭之所以被人称之为洋喇叭,周大姐清楚,这一绰号除了其人姓杨之外,另在于此人最突出的一项本领就是能让许多事物不胫而走,而且更为可怕的是一般经过洋喇叭宣扬的事基本上都会传遍十里八乡。今天这个事必须要说清楚,否则后果难以设想,一想到这,急于澄清自己和罗文田没有关系的周大姐急忙把装着热水瓶的塑料桶朝楼道上一搁,空着手三两步从楼梯上蹿了下来。下得楼梯,周大姐径直走向前台伸手一指站在总台前的投宿者:你,对不起,招待所已经住满了,请你出去...”,站在总台前等待入住的客人此刻应该正沉浸在周大姐方才的介绍中细细的品咂着宾至如归的滋味,内心估计刚刚生出一丝回家的温暖,这时见颇有风韵的周大姐一下楼便朝自己走来,正准备不揣冒昧的迎上前去握一握周大姐的手扩大温暖,不意却猛然听得周大姐对自己说招待所已经住满,一时大感莫名,周大姐频频往外催赶的手势里,投宿者恨恨的丢下了一句有病愤然离去。投宿者一离开,反手便将招待所大门掩上的周大姐马上掉转身形几步冲到老吴的身前,伸出两根柔若无骨的纤指抖动的象蛇信一样叉向老吴,关系?什么关系?我和罗文田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污蔑我...”,说到污蔑,周大姐的手指加大了抖动的频率,周大姐关起门来和老吴理论关系的行为让老吴在那一瞬间觉出周大姐和罗文田之间可能并不像自己认为的那样有什么瓜葛,然而争端既起,老吴自不愿落一个无理取闹的罪名,没关系?没关系罗文田为什么要安排我住你的招待所?,老吴头一撇,避开周大姐的手指,由于精神上遭到了巨创,老吴的神情显得很乖戾。太荒唐了,眼看老吴这么混账,气得一时不知该如何辩驳的周大姐偷偷的瞟了瞟洋喇叭,见洋喇叭正在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在手指的带动下心中大急的周大姐全身都抖了起来。..我怎么知道姓罗的安排你住我的招待所是怎么回事?仅凭这一点你就胡乱说我和姓罗的有关系..你把姓罗的叫来..你叫他来...”,从微喘到牛喘再到全身肌无力,周大姐说罢摇摇晃晃的走到洋喇叭的身前,一把拉住洋喇叭虚脱的说道:我是清白的..我是清白的..”,洋喇叭见状慌忙扶住周大姐,直言不讳的安慰起周大姐说每个绯闻都有其存在的正面价值,尤其象周大姐和罗文田这种不般配的类型,对于众多因理不清鲜花与牛粪关系而游走在二奶边缘的女性更具有一种经典的启发意义。洋喇叭安慰到最后犹疑不定的从嘴里冒出了一句事实胜于雄辩,周大姐顿时就像掉进了冰窖,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我..”,洋喇叭捕风捉影的目光中又一个不幸的人诞生了,周大姐明显带着哭腔问洋喇叭为什么对眼前的这件事不能象平日对待工作一样漠不关心。望着楚楚可怜的周大姐,老吴在最终确信周大姐和罗文田没有丝毫关系的同时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并为此感到有些后悔,周大姐,可能是我误会了..”,怀着悔意老吴失望的叹了口气以跑上楼梯拎桶的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对周大姐的歉意,这哪是什么误会,这分明就是造谣中伤,周大姐懒得理老吴,只一味的哀求洋喇叭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传扬出去,面对着周大姐苦苦的哀求,洋喇叭举起手中的书做宣誓状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周大姐掠过一丝欣慰的眼神中,一件根本就不存在的事在洋喇叭的心里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得到了洋喇叭的保证,再加上老吴在一旁净赔不是,周大姐渐渐平静了下来,等到周大姐逐渐平静到看似已经可以从容的思考人心险恶的地步,老吴这才怅然的对周大姐说起自己如何受了罗文田的骗以及眼下自己正在到处寻找罗文田,老吴在又一次的讲述中为了形象的在周大姐的面前表现自己上当后的心境,居然围着装水瓶的塑料桶象个没头的苍蝇团团转了起来,以此举向周大姐表明自己现在已然是走投无路。随着老吴形象的讲述周大姐看向老吴的眼神慢慢的由戒备转而变成了同情,碍于刚才的争辩,周大姐听完老吴被骗的过程后没有马上在老吴的面前表现出对罗文田的愤慨,相对于面无表情的周大姐,在心里一字不漏的记下老吴讲述受骗经过的洋喇叭却是眉飞色舞,嗐,你怎么会这么大意..”,闻骗则喜的洋喇叭一边唉声叹气责怪老吴大意一边迅捷的挪开老吴身旁的两个板凳,并在清除场地障碍积极配合老吴转圈的同时紧急构想老吴是如何历经艰难险阻才中了罗文田的计,以确保自己在日后的散播中这个被骗者的角色能在听众的脑海里有一个比较丰满的形象。女人的心肠都是软的,就在老吴围着塑料桶转圈转得快要半身不遂的时候,周大姐终于表现出了自己的义愤,痛斥罗文田人面兽心,沐冠而猴。沐冠而猴?乍一听得周大姐口中说出沐冠而猴一词,老吴顿住脚步微微一愕,沐冠而猴,周大姐无意中说错的这句成语无论是从书面还是口头上都比沐猴而冠更确切且一针见血的指出罗文田不是人的原因是因其头上顶着一顶绿帽子。周大姐激烈的痛斥渐渐由确指变成了泛指一切男人,说男人没有一个是好的,老吴再听之下慌得赶紧又一次向周大姐赔礼道歉并及时告辞。而就在老吴拉开招待所的门行将离去之际,周大姐似乎才猛的想起一件事来,等等..”,周大姐喊住老吴,说秦秘书几天前留有一封信在招待所,说等老吴来交给老吴。信?秦秘书给我的信?,耳听周大姐说出秦秘书有信留给自己并随之快步走向前台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苦于找不到罗文田的老吴就象是得到了一个比棒槌还大的线索,接过周大姐递过来的信,老吴匆匆的扫了一眼信封上小吴亲启的字样便迫不及待的当着周大姐和洋喇叭的面拆开了信封抽出秦秘书写给自己的信,小吴,你好,相识以来...”,好奇的洋喇叭不避窥人隐私的嫌疑紧忙凑到老吴的身侧轻声的朗读起秦秘书写给老吴的信,老吴一抬手,转过身去背着洋喇叭。秦秘书的信写的很感人,信中三分之二的篇幅大谈和老吴相识以后时光如何变得空前美好,人生的道路如何充满欢乐,尤其在谈及与老吴相识之初在办事处针对《西游记》中孙悟空这一文学形象的探讨秦秘书用了一个词终生铭记从此,我象一块石头沉入了大海...”,秦秘书在写下这一句后估计当时惆怅的心情浓得已经非诗不能表达,竟然在信的末尾部分化用了徐志摩的一首《再别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悄悄的挥手/作别前天的云彩...’,前天的云彩?秦秘书的信中没有透露出一点自己和罗文田的去向,从这封信中老吴唯一确知的是秦秘书写这封信的头一天肯定是在下雨,不幸成为前天云彩的老吴愤然将秦秘书写给自己的信撕的粉碎朝地上一掷夺门而去。看老吴走远,洋喇叭赶忙捡起地上的碎纸屑七拼八凑,最终在无法恢复原状的情况下惋惜不已。

    在老吴认为最有可能获悉罗文田去向的招待所打探不到罗文田的消息,老吴抱着仅存的一丝希望又急急的赶往罗文田经常去吃饭的范家饭店,范家两口子记忆力很好,老吴还没有走近范家饭店,站在饭店门口各自拿着个锅铲对过往的路人做比翼齐飞状的范家两口子就一齐认出了老吴。哟,老板,好些日子不见了..”,范老板一看见老吴,连忙表现出惊喜有加的神情问老吴是不是准备帮自己还没有开张的饭店实现零的突破,范老板哈着腰的问候声里范家娘子稀奇古怪的做了个类似于芭蕾舞演员谢幕的有请动作,望着走向范家饭店的老吴,街边的一众马路天使无不羡慕范家两口子招徕有术。范老板显然吸取了上次配菜配得吃力不讨好的教训,上来就执意让老吴看着案板上的菜自己点,老吴把手一摆,直截了当的问起正忙不迭弯下腰去打开煤炉风门的范老板:你知不知道罗厂长现在在哪里?,老吴的话刚一问出,一旁东张西望的范家娘子几乎也在同时开口问道:罗老板没来吗?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