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51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五

(2012-06-15 17:21:45)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老吴无一遗漏的将自己被骗的整个过程乃至罗文田用手拍脑门的细节在对办公室里的人完完整整的细述了一遍之后又一次问起了罗文田的下落,在老吴的想法里,罗文田即使不是纺织厂的厂长也必然和纺织厂存在关系。而高个厂干在听完老吴的讲述随即说出的一句话让老吴彻底从头凉到了脚。罗文田不是我们厂里的人,我们不知道他在哪..”怎么会?不可能...”,全身冰冷的老吴不信的把目光投向高个厂干身后只露出半拉脸的高赋柏,绝望的质疑声中流淌出的满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歇斯底里。高个厂干迎着老吴的目光挡住了高赋柏的整个脸,这个姓罗的的确不是我们厂的人,他只是在我们厂租用了一个仓库,为期三个月,几天前刚刚租赁期满,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真相大白,老吴的世界天旋地转,已经从内心接受了高个厂干解释的老吴嘴里机械的重复着不可能不可能,高赋柏适时的从高个厂干的身后露出脸来,大义凛然的指斥高个厂干为什么在自己已经授意的情况下居然还背着自己将仓库租给罗文田而不是车间,高个厂干连连道歉,说罗文田漠视具体办事人员搞点好处的合理要求,自己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紧接着针对眼前这起由罗文田引起的败坏纺织厂声誉的事件,高赋柏在对身边的厂干着重强调了要引以为戒和下不为例后转而对老吴说这个事与纺织厂无关,并以不要妨碍自己的工作和影响纺织厂的正常生产为由,命令老吴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离开橘州纺织总厂。通知门卫,再有来找罗文田的一概拒之门外。联系之初,罗文田的一句优先考虑以及提前结束的培训促成了老吴优先上当,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词可以用来准确的形容老吴此时的模样,木然的老吴静的仿佛象一根刚刚熄灭的蜡烛,当胸中的悲愤如一滴渐渐凝结的烛泪趋于圆满,万念俱灰的老吴把失神的目光投向了故乡的方向,窗外的远方。

   丧魂落魄的老吴最终在几名厂干的推搡下头重脚轻的离开了高赋柏的办公室,在推搡着老吴走出办公楼期间,几名厂干为了从老吴被骗的事情中充分汲取宝贵的诈骗知识,力求识得罗文田的诈骗手段,一致恳请老吴将被骗的过程再细细讲述一遍,厂干们的请求中,新一代的祥林嫂横空出世。老吴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讲述着事情的经过,并在讲述中让几名厂干轮流充当自己的角色依次发表被骗的感想,老吴举止异常的讲述吓得几名厂干哪里还敢再听下去,一时间各自逃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失去了诉说对象,自言自语的老吴跌跌撞撞的朝着厂外走去,老吴走到厂门口,从老吴的自言自语中听出了个大概的看门老头喊住了老吴。小伙子,上当了吧..”,看门老头幸灾乐祸的的话里饱含着同情的意味,老吴停住脚步,一脸惨淡的瞧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看门老头,望着老头局囿在嘴巴上的同情,一股从内心突然生出的委屈令老吴象遇见了亲人一般上前一把抓住老头的手对着老头惨声言道:上当了上当了。老吴无助的神情里看门老头估计是为了在老吴面前显示自己是一个具有相当文化水准的人,老头字斟句酌的说自己从见到老吴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老吴注册了上当的宿命难以摆脱,上当还注册?苶呆呆的老吴全然不清楚看门老头到底在说什么,最后在确定老头可能是将注定错说成注册的情况下,噬脐莫及的老吴深深的低下头,从口中发出了一声鸟之将亡的悲鸣,老吴要死不死奄奄一息,看门老头接着告诉老吴罗文田打着合作办厂的幌子其实就是为了卖哪些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已经淘汰了的手摇织袜机,看门老头说着做出一副洞若观火状说这些自己很早就知道,说这其中唯一出乎自己意料的是自己没有想到罗文田除了卖织袜机居然还捎带销售报废保险柜这类计划外产品。秘密终于得以暴露,老吴垂下的头已说不清象是一颗蔫了的向日葵还是一个枯萎在枝头的桃子,看门老头随即挣破局囿在嘴巴上的同情将之延展到肢体上,上当也没办法,去找找看吧,说不定能打听到这个姓罗的...”,看门老头一边说一边两手抱胸以示风凉,老头的这一句话猛然点醒了昏头昏脑的老吴,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已然无法改变,徒自在冰火两重天中一门心思的进行情感的极限体验于事无补,为什么不去试着找找看,主意拿定,老吴匆忙的谢过看门老头,疾步走出橘州纺织总厂的大门。

    老吴寻找罗文田的第一站是罗文田安排自己所住的招待所,心乱如麻的老吴一厢情愿的抱定招待所肯定与罗文田之间有联系的想法,不切实际的寄希望能从招待所里打探到一点罗文田的消息。老吴慌里慌张的赶至招待所时,招待所里只有一名姓杨的女服务员,由于多次的住宿经历,老吴和整个招待所的人包括这名姓杨的女服务员彼此都已经很熟悉,而且在相互熟悉的过程里老吴还知道这名姓杨的女服务员有个绰号叫洋喇叭,老吴一走进招待所,坐在一堆散乱的板凳中间面向门口正在用心品读着一本《情深深雨濛濛》的洋喇叭一瞟见老吴马上合起手头的书本朝老吴迎了过来,哎唷,吴哥,什么时候过来的...”,洋喇叭通过对手中抒情作品的深入阅读获益匪浅,老吴欲哭无泪。一看吴哥在自己浓腻的招呼声中一点都不情深深,只有一脸的雾濛濛,起身迎向老吴的洋喇叭误以为吴哥舟车劳顿,疲惫之际难以情深,遂转而走向前台,准备为老吴开个房间让老吴休息。洋喇叭扭身没行两步,老吴从洋喇叭的身后一手扣住洋喇叭细细的胳膊肘开口就问,罗文田在哪里?罗文田?罗文田是谁?,心焦的老吴使劲的捏住洋喇叭的肘关节,洋喇叭在吃痛之下弓着身体象一只倾倒的陀螺一样旋过身来。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洋喇叭惊疑不定的瞅着老吴扭动着身躯痛苦的尖叫起来,从洋喇叭痛苦的尖叫声里老吴明显感觉出洋喇叭是一个经常屈服于淫威的人,罗文田,就是罗厂长..”,老吴猜测洋喇叭可能是不知道罗文田的名字,于是在对洋喇叭说罗文田就是罗厂长的同时,老吴捏住洋喇叭的手更加用力,果然,一听老吴说罗厂长,痛得不行的洋喇叭一面连称我怎么会知道罗厂长在哪一面便用另一只手连捶带掐的去褪老吴捉住自己的手臂,在自己的刑讯逼供下洋喇叭坚持说自己不知道,确信洋喇叭不是在说谎的老吴泄气的松开手放开了洋喇叭。老吴的手刚一放开,就见脱离了自己控制的洋喇叭做出一副惨遭蹂躏状踉踉跄跄的奔至楼梯口,冲着楼上大喊:周大姐..周大姐..”,洋喇叭凄厉的喊声让一位正巧步入招待所前来投宿的客人误以为洋喇叭刚刚遭受了一次起码不下二十个人的施暴,一时惊得站在总台前手足无措。洋喇叭的喊声里楼上传来了一阵咚咚的脚步声,接着在一连串什么事什么事的惊问声中招待所的负责人周大姐拎着一桶热水瓶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老吴心想来的正好,再说周大姐下到楼梯的转角处一眼瞧见老吴和那名站在总台前的投宿者,以为洋喇叭喊自己是为了二人的住宿,当下及时的便冲老吴展颜一笑,随后嗔怪的对洋喇叭说了一句没看见我正在忙吗便不迭的向站在总台前的那名投宿者介绍说本招待所最注重的就是让来投宿的客人一走进混乱无序的招待所就生出宾至如归的感觉。周大姐介绍未已,老吴早按捺不住内心的焦灼突兀的问道:你和罗厂长是什么关系?什么?,被打断了介绍的周大姐猛然听老吴开口没头没脑的便问自己和罗文田是什么关系,不由得一怔,罗厂长?我和罗厂长没有什么关系啊,不清楚老吴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的周大姐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不对,你和罗文田肯定有某种关系..”,关系?还某种关系?这个词太暧昧了,洋喇叭闻言之下顿时虚心的竖起耳朵,这个时候如果再继续保持微笑是很危险的,那无疑是等于坦然默认自己和罗文田之间的某种关系,周大姐一下敛住笑容,圆睁杏眼,驳斥,从一个很能说明什么是空穴来风的词开始,放屁..”,一桶热水瓶随着周大姐情绪的剧烈波动发出咣啷咣啷的声响,你凭什么肯定我跟姓罗的有关系..你倒是说说看..你说..你说..”,昏头的老吴固执的把周大姐想象成一只有缝的鸡蛋紧紧的叮着不放,有没有关系你自己知道,快告诉我,罗文田在哪里...”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