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四

(2012-06-15 08:37:05)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确切的说,在牛进步已经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的时候,老吴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受骗,出于对橘州纺织总厂门口那尊雕塑的高度信赖,老吴固执的认为技术人员至今还没有派过来肯定是罗文田耽于其他的事。至于电话为什么会打不通,老吴拿起话机左看右看,极力让自己相信,是村委会的电话出了故障。在牛进步的一再要求下,老吴无法再坚持说一定要等对方来人才可以打开包装。由于内心不祥的预感,与老吴走出门口的牛进步只对门外晒太阳的一众村干含糊的说了句有事,牛进步没有像上次一样让众村干随自己一同前去看一看,牛进步的考虑是周到的,万一预感成了现实,包装箱打开如果不幸出现诸如夜壶一类的生活日用品,可以想象,那么针对众村干难以开展的马屁工作牛进步将很难因势利导。二人急急赶到厂里,来到停放电脑绣花机的库房,在电脑绣花机没有大白于眼下之前,慎重的牛进步为了做到滴水不漏,特意命老吴关上了房门。拥挤的库房里,老吴和牛进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电脑绣花机严谨的包装拆开,包装箱拆开的一刻,老吴第一眼看见的是充填在箱内的稻草下露出的一个圆滚滚的物体,圆形的物体上覆盖着一张蜡纸,老吴用手把蜡纸揭开,心骤然往下一沉,这个东西看着很眼熟,却不是先前所见电脑绣花机上的玻璃圆罩,牛进步伸手小心翼翼的把圆形物从稻草下取出,老吴夺眼一看,果然正是罗文田的摩托车头盔。小吴,这里面怎么会有头盔?,牛进步惊讶的询问中老吴同样也感到不解,难道是罗文田忙中出错?为了将牛进步暂时糊弄过去,老吴揣着自己这一根本无法成立的猜测对牛进步撒了个谎,..这个..头盔是电脑绣花机必备的一个部件..因为..因为操作电脑绣花机必须..要佩戴头盔(?)...”。一些零零碎碎的部件被老吴挨个翻遍,陆续从箱内取出,接下来当整个包装着电脑绣花机的外壳被完全拆开,老吴的心彻底沉到了底,眼前的这台所谓的电脑绣花机与之前自己所看见的大不一样,在所有不知所谓的零部件中老吴不但没有找到机顶上的玻璃罩,而且还发现这台设备的机身形制与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台电脑绣花机明显存在着很大差异。哦,这就是电脑绣花机..”,瞧着满地的零件和立在地上的柜状物,不明实情的牛进步舒了口气,..不是.不是..”,老吴慌了,眼前的一切让老吴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骗了,而这么大一个厂的厂长会行此卑劣之举?不愿接受被骗事实的老吴不敢对牛进步有所隐瞒,当时便把自己在橘州纺织厂所看到的电脑绣花机向牛进步描述了一遍,说自己所见的电脑绣花机与眼前的这一台设备绝然不同,听老吴说买回来的这一台电脑绣花机与在橘州所看到的不一样,牛进步这一急非同小可,怎么会这样?,老吴还没有完全端正自责的态度,急的不行的牛进步已拉开房门大声的吼着老吴赶快找个人过来看看。

     遵照牛进步的指示,连侥幸都不知从何谈起的老吴通过一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用一条烟的代价从县城的针织厂里请来了两个专业人员为自己购买回来的这台电脑绣花机做鉴定,鉴定的过程一直从下午持续到傍晚,最后当两名精疲力竭的鉴定者在牛进步不住的询问这是不是一台赝品的疑问中指着柜状物审慎的说这不是绣花机而是一台报废的保险箱时,努力让自己做到从形到神都合乎上当模式的老吴脑子里还是出现了一片空白。连赝品都不是,得到了鉴定者给出的结论,悔之不及的牛进步当即用脑门在墙壁上展开了一系列的非弹性碰撞,预感不幸成了现实,这让自己在村委会上怎么对一众村干交待,悔恨的牛进步在针对老吴做事一点都不精明强干的痛斥中由于太过激愤一不留心把事关重大,这不是一般性的问题说成了事关重大,这不是一般的性问题。以纸包火是眼下首先要做的事,在牛进步的指使下惶恐的老吴将打开的包装重又恢复原状后马上表示第二天就去橘州找罗文田,并别出新意的用有庙在就跑不了和尚的话来宽慰牛进步被骗的钱肯定能追回来。可笑的老吴还在天真的认为罗文田是橘州纺织厂的厂长,怀揣着被骗的愤怒,第二天在开往橘州的车上,焦虑了一夜的老吴在精神恍惚的状态下把开车的司机当成了罗文田频频的责问开车的司机身为一名纺织总厂的厂长为什么要这么做,司机大感莫名,一路辨解自己并没有当过什么纺织厂的厂长,车进橘州,见目光呆滞的老吴依旧对着自己兀自喋喋不休,司机在惊恐之下索性直接将车开进了精神病院。

     老吴一刻不停的赶到罗文田的办事处时,罗文田的办事处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卸去了门窗的办事处里唯有几块撬落的残砖散乱的落在屋内的地上,望着地上的残砖,老吴只觉得自己的体内仿佛有一根针在四处游走,扎得自己一阵阵痉挛。办事处所在的巷子里悄无人迹,看得见的废墟中几堵破败的残垣象几块拼凑的木板守着满目疮痍的支离破碎,见此情景,老吴不敢停留,马上掉头又向橘州纺织总厂赶去,老吴慌乱的脚步声里,巷尾,一颗被推倒的树,以等待的姿势在风中结束了自己一生的奔波。

     人在愤怒与揪心等诸多情绪的作用下脸部流露出的表情应该说是比较容易打动人的,这一点从橘州纺织厂那个倔强的看门老头在远远的望见老吴过来便忙把门打开这一举动上就得到了充分的印证,急于兴师问罪的老吴瞧都没瞧老头一眼,迈进厂门只吼了一声找你们的厂长便火急火燎的径直朝厂区的办公楼奔了过去。进了办公楼,循着各个科室门口挂着的牌子老吴在接续而来的那些持疑的目光中大声直呼着罗文田的名字闯进了厂长办公室,厂长办公室里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个年约五十开外的男人,一张精心修饰的脸与身上的穿着显得同样光鲜。找哪个?,仰头看见摔门而入的老吴大嚷大叫的闯进办公室,此人脸一板,甚为不满的问老吴找谁,发现办公室里不是罗文田,男人不满的神色激起了老吴更大的愤怒,:罗文田,我找你们的厂长罗文田..”厂长?,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一听老吴说要找厂长马上两手摁着身前的办公桌魄力十足的站了起来,我就是这个厂的厂长,高赋柏。..是厂长?,老吴瞪着眼前这个自称是高赋柏的声称自己就是厂长,不由下意识里向后退了一退朝悬挂在门口的牌子上看了看,厂长办公室,没有错,这时候,办公楼里早有几个厂干部闻声而至,在一连串高厂长发生了什么事的恭声询问里相继摆出一副救驾的姿势护在了高赋柏的身侧,老吴再无怀疑,高赋柏才是货真价实的厂长,那罗文田呢?老吴只觉得自己的心迅速的凉了下来,老吴的心刚刚凉了半截,门外又赶来了一名状如文秘模样的女子,女子显然也是闻声而至,一走进高赋柏的办公室,见高赋柏正和几名将其围在当间的厂干目不转睛的望着背向门口的老吴,女子一时不察误以为高赋柏正在请人拍合影照,当下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就蹿到高赋柏的办公桌前蹲下身,冲着老吴搔首弄姿。你是厂长,那罗文田呢?,女子的举动象一针强心剂,使得几近绝望的老吴重又打起精神紧盯着高赋柏迷惑的问起了罗文田,蹲在办公桌前的女子这时才发现老吴的手中空空如也,女子意识到自己误会了,顷刻之间涨的满脸通红,极难为情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罗文田?你找罗文田有什么事?,听老吴问起罗文田,高赋柏身边的一名高个厂干利用个高的先天优势挡住了高赋柏的半个脸,抢先出镜,问老吴找罗文田干什么,高个厂干这一问老吴找罗文田所为何事,另几名厂干争相探询的目光中老吴于是当即便把自己如何受了罗文田的骗向办公室里的人一一道出,在述说中由于灵感对真实的突然渗入,老吴在事实的基础上添枝加叶的讲述让一屋子的人听得如痴如醉,在这样的情形里,个把对老吴抱以同情的人表示同情的话说的不当是可以理解的,比如那位状如文秘的女子,在如痴如醉的状态下竟然问老吴罗文田偷梁换柱用来骗老吴的保险箱是什么型号的

 

 

 

 

           小说连载:《尘结》第八十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