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六十三

(2012-05-29 11:03:34)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隔日一早,整晚不见胡茂盛回来的老吴一起床便开始在车间与学校的门口焦灼的来回徘徊,上班的时间已到,上班的女工在老吴的视线里已经三五成群的出现在进厂的路上,然而胡茂盛却还没有回来,老吴隐隐的预感到胡茂盛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校门外的话音越来越清晰,笑语沓沓,耳听得如玉和春花的声音也夹杂其间,焦灼的老吴快步走出校门。猛一见骤然现身的老吴,如玉眼睛一亮,女工们嬉闹着跑进车间。回来啦,几日不见老吴对如玉来说似乎已成阔别,在见到老吴的一刻如玉娇羞难抑,嗯,昨晚回来的,如玉动情的目光里老吴压住心头的焦灼对如玉展颜一笑,送去的袜子没有问题?,从老吴的笑意里如玉大致猜出送去的袜子应该都通过了检验,嗯,基本上合格。,这时瞧如玉身边的春花一声不吭,心系胡茂盛的老吴大略的把罗文田的话对如玉重复了一遍便向春花问起了胡茂盛的下落,春花,茂盛呢?茂盛到哪里去了?不知道,春花粗声大气的吼了一句不知道把老吴吓得一抖,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啊?,老吴诧异的盯着春花,心中的预感越发强烈,我怎么会知道,,气鼓鼓的春花估计是临时决定引进类似于河东狮吼这一类尖端的吼声,细小的喉管还来不及进行改造,负荷过量,一句话吐出,嘴角一撇连着朝地上呸了两口,喘了喘气才又接着说:别问我,我已经跟他没关系了没关系了?,老吴闻言大愕,转眼看了看如玉,却见如玉朝自己眨了眨眼,老吴正迷惑间,春花头一扬,已端出一副小女子何患无夫之状大大咧咧的朝着车间走去。这是怎么了?分手了?,春花一走开老吴急忙向如玉探问起这其中的缘故,你别急,听我慢慢说。见老吴神情急切,如玉伸手拽了拽老吴的袖子与老吴走到校门口的墙根边,说在老吴去橘州的当天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来找胡茂盛,女的?找茂盛?,老吴一愣,什么样一个女的?胖胖的,看年纪跟我们差不多大吧。,如玉边说边俏皮的用手比划了一个水桶的形状,扑哧一笑道:长得蛮好看柳芹...”,如玉夸张的手势里老吴声音一紧,脑海里迅速冒出柳芹的模样,咦,对,我听胡茂盛是叫她柳芹,老吴脱口而出的惊呼声中如玉双手一背,歪下身子将脸探到老吴的眼皮底下古里古怪的刁声问道:你也认识她?喔,认识,她是茂盛以前的同事。,通过潜水的方式认识柳芹的老吴面对如玉动机不纯的疑问想都没想便略去自己曾在湖里干过非法打捞的事,只说自己是通过胡茂盛才认识的柳芹。老吴一说完,如玉扮了个鬼脸,冲老吴坏坏的一笑接着说柳芹那天到厂里来时胡茂盛和叶春花正在车间里倾情上演半生缘,说二人表演之精湛令一车间的人无一不从中品鉴出什么是风流韵事,而就在剧情进入高潮阶段,男女主人公正为相互称呼对方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是潘金莲与西门庆拿捏不定之际,幕后人物柳芹现身了,如玉说柳芹那时是仓促上场,没有准备好台词,走进车间一见到胡茂盛和叶春花的亲密之状立刻一言不发掉头就走,胡茂盛当时嘴里急喊着柳芹就撇下春花追了出去,追到操场上的胡茂盛拦住柳芹,不停的说着什么,如玉说柳芹的情绪异常激动,胡茂盛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如玉一面说着一面滑稽的模仿胡茂盛点头摇头的动作,看得老吴不由失口笑了起来,老吴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捋了捋如玉脑后跳动的马尾,从如玉活灵活现的讲述里老吴想象得出早已和柳芹确立了恋爱关系的胡茂盛对柳芹所说的肯定不外乎是一些逢场作戏痛改前非之类的话。后来春花也追了出去..”,老吴亲昵的举动中如玉继续绘声绘色的向老吴讲述着接下去发生的情形,说春花追出去之后看见拦下柳芹的胡茂盛正拉着柳芹的手在操场上深情的唱着一首千千阙歌,顿时怒不可遏,当即就对胡茂盛这种不顾职业道德到处走穴的可耻行径进行了痛斥。胡茂盛急了,当着春花的面就对柳芹赌咒发誓说是春花勾引自己,柳芹不听,甩开胡茂盛的手哭着就跑开了。说到柳芹离开了学校后如玉咽了咽声,朝四周看了看接着又悄声对老吴说胡茂盛当场就和春花吵了起来,劝都劝不住,说直至最后二人在吵得难分难解的情况下终于吵得心有灵犀一点通,同时展开了身体对抗方面的强化训练,然后在经过了推踢绊撞等一系列极具观赏性的实战演练后就谁也不搭理谁了。讲完了胡茂盛与春花分手的原因,聪慧的如玉眼珠一转瞅着当日在橘州极力撮合胡茂盛和叶春花的老吴狡狯的问道:你不知道胡茂盛有女朋友吗?不不不,我不知道。,老吴何等机敏,望着一入车间深似海,从此胡郎是路人的叶春花,矢口否认的老吴在暗自庆幸胡茂盛没有对柳芹言及是领导唆使自己搞三角恋爱的同时心里自责不已,老吴深责自己拉皮条的横练功夫还没有练到家,以至于胡茂盛和叶春花这一对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茂盛他人呢?,机敏的老吴在听完了如玉的讲述猜胡茂盛可能回城了,他前天上午回城去了,说有事。,如玉的回答证实了老吴的猜测,有事?,老吴不用细想就清楚胡茂盛回城的用意,正要说有个鬼事,冰雪聪明的如玉接过老吴的话掩嘴嬉笑道:回去检讨去了茂盛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老吴笑吟吟的瞅着颇有些喜剧天分的如玉,在从如玉的口中得知胡茂盛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厂时,老吴决定回城去找胡茂盛,首先存折在胡茂盛的手里,自己手中的钱款必须要经由胡茂盛去存,其次出于朋友方面的考虑,老吴也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在胡茂盛和柳芹之间和一回稀泥。老吴于是当即对如玉说出了自己准备回城充当一回和事佬的想法,如玉听了嫣然一笑,说生产上的事有自己,老吴不在,厂里的一切事情自己自会帮着处理,让老吴不用担心,只管放心去,如此老吴在将行之际从口袋里掏出柴火棚的钥匙交给如玉请如玉帮忙整理一下屋内的零乱,目送着老吴出了校门踏上了出村的道路,如玉返身走进车间。

     确切的说,当回到城里的老吴在不知胡茂盛家住址而尝试着寻遍了胡茂盛所有可能去的地方而最终在去往墨厂的路上遇见胡茂盛的时候,老吴清楚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去充当和事佬了,徒步的胡茂盛轻松的吹着口哨,恋曲1990,黝黑的脸上布满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欢畅。茂盛,老吴迎头叫了一句,吔?吴声,胡茂盛显然没有想到会在此间突然碰到老吴,恋曲1990怎么也难忘记你处戛然而止,:什么时候回来的?,胡茂盛只一怔马上不好意思的趋身快步朝老吴迎了过去,自己和春花闹翻的事胡茂盛确定老吴已经知道,眼下和老吴之所以会在这里相遇,胡茂盛心知不是有缘城里来相会而是老吴特地找自己来了。事办完了?,看胡茂盛走近老吴停下脚步心照不宣的问道,没事了,没事了..”,胡茂盛同样心照不宣,真的没事了?,听胡茂盛说没事了老吴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老吴担心胡茂盛是不是为了求取柳芹的原谅已经把自己强行拉皮条的行径给说了出来。这关乎到自己的声誉,事实证明老吴的担心是多余的,真的没事了,老吴担忧的神情里胡茂盛潇洒的将手在大腿侧一挥,说自己前天一回来就对柳芹极尽温柔,一直温柔到方才,借用一句马雅可夫斯基的诗,胡茂盛称自己已经温柔得让柳芹挑不出一点毛病的话在老吴听了之后的感觉里胡茂盛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一朵穿着裤子的云。那就好那就好...”,老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那你和春花...”,老吴开口又问,一句怎么办还没有说出口,胡茂盛手一抬将潇洒持续到腰部,再还谈那页书,我本来对她就没有什么兴趣,没有兴趣?胡茂盛的一句没有兴趣终于在这一刻让老吴明白了胡茂盛的爱情不是车间里的甜言,不是山上的蜜语,而是其对胖瘦的具体偏爱。你前天上午回来的?,转瞬间悟出了胡茂盛爱情真谛的老吴不想再就胡茂盛和春花分手一事多费唇舌,老吴这一问让胡茂盛马上意识到了自己正在旷工解决个人问题,我正要回厂,有事?,擅自脱离领导岗位的胡茂盛没有正面回答老吴的话,而是问老吴来找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老吴摇了摇头,寻思了片刻说自己回来听闻了胡茂盛和春花闹翻一事后当时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晴空霹雳劈了两下,眼下来找胡茂盛主要是担心胡茂盛对柳芹的解释工作会遇到什么障碍自己好从旁加以疏导,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圆满解决,老吴说自己也就放心了。老吴说的委实比唱的还好听,一通花腔唱罢,感动得胡茂盛又将潇洒拓展到胸前,老吴趁机让胡茂盛把存折交出来。在感动之下胡茂盛对老吴让自己交出存折没有一丁点想法,接过胡茂盛从内衣兜里取出的存折,老吴对胡茂盛说既然回了城也不必急着回厂,不妨到街面上去逛逛散散心,老吴发出了散心的最高指示,愉快的胡茂盛连声说好,二人于是乎你一句我一句尽说着一些不着调的话怡然的沿着路边的梧桐树慢慢悠悠的就折向了城中的老街。

 

 

           小说连载:《尘结》第六十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