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51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六十一

(2012-05-27 21:49:05)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刘二瘸子进屋与裘亏本一照面就问裘亏本昨晚住在何处令裘亏本一怔,元慧敏感的从刘二瘸子问话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刘二瘸子不满的情绪,作为稳定场面的敏感元件,元慧立刻陪着笑对刘二瘸子说裘亏本昨晚就住在禅房的隔壁,并解释说自己是因为和裘亏本在对可持续性骗钱方面要进行广泛深入的研讨才做出这样的安排,发怔的裘亏本一听连忙点头称是,刘二瘸子一时无语。施主昨夜睡的可好?,刘二瘸子气色不堪,元慧及时表示关心,这就有点无事找事了,元慧不提这一茬还好,这一提顿时勾起了刘二瘸子半夜摸门的痛苦经历,好个屁..”,刘二瘸子如一串点燃了引信的鞭炮瞬间炸响,什么房间,连个门都没有,能睡得好吗,刘二瘸子直言不讳,大声痛陈自己昨晚一连做了三个噩梦完全是因为房间没有门的缘故。刘二瘸子越说越激动,老吴冷眼旁观,看元慧怎么来抚平刘二瘸子激动的情绪。眼见刘二瘸子在痛陈中指天划地最后伸直两手平平的横在自己的眼前,元慧恨不得猛搧自己两嘴巴,:哦,这个,呵,施主莫要见怪,元慧一边后悔一边快速的进行智力开发,:施主有所不知,敝寺,敝寺一贯坚持奉行门户开放政策,昨晚未及对施主言明,还望施主见谅,见谅。经过与裘亏本的研讨看来元慧已然学会了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突破定向思维,面对刘二瘸子设置的障碍,障碍赛选手元慧情急之下一飞冲天,刘二瘸子横伸的手顿在一个不三不四的高度,再度无语。旁观者清,见此情景,老吴明白自己如果再继续保持旁观刘二瘸子很可能就会因元慧的话而陷入到实践检验与逻辑证明无法相联的状态中不能自拔,为了防止这一状况发生,老吴一步走到刘二瘸子的身边一拍刘二瘸子的胳膊,听听裘兄叫我们来有什么话要叙,老吴把话题错开,刘二瘸子的手臂像两根被风吹折的树枝,无力的垂了下来。对对,我正有一事要告知二位。接下来是裘亏本的发言时间,本着简明扼要的精神,裘亏本啰哩叭嗦的从少年时代谈起,一直谈到昨天与老吴二人结伴入寺,其间颇多感慨,尤其在说到罗布泊为人勘选坟地一事裘亏本眼泪都险些流下来,老吴和刘二瘸子听得未免觉得有些不着边际,心下俱暗自猜测裘亏本一大早回忆人生用意何在,一发觉老吴和刘二瘸子准备相对冥思,不忍见二人费心劳神去猜的裘亏本难能可贵的显其厚道之处,马上揭晓答案,自今日起,鄙人决定接受元慧师太的聘请担任龙山寺的护法,从此退出江湖投身佛教事业,所以特地叫二位来言明一声。,原来如此,裘亏本对前半生的总结性回忆是用来强调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人生归宿,面对着这个漂泊了半生最后皈依佛门的人,老吴想说恭喜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出家在刘二瘸子看来显然是一个人对生活丧失了全部希望才会做出的选择,好心的刘二瘸子错误的以为裘亏本是在罗布泊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暴晒以至看破红尘,于是赶紧奉劝裘亏本一定要看开,再三说除了罗布泊外面的世界还是很精彩,千万不可自暴自弃。抱着挽救的态度,刘二瘸子在劝说的同时不停的冲着裘亏本吹气,试图对裘亏本实施远距离人工呼吸。裘亏本轻轻的一摇头,示意刘二瘸子不必相劝,声称自己已经作出决定,下半辈子坚决和元慧同流合污,见裘亏本心意已决,刘二瘸子知道多吹无益,只好放弃了挽救,我们,是不是就走?,挽救工作失败,刘二瘸子一扭身问老吴是不是现在就离去,嗯,走,老吴一点头,元慧与裘亏本客气的挽留声中刘二瘸子又是感谢又是保重说得盘坐在禅床上纹丝不动的元慧和裘亏本实在是不好意思不站起身来相送,一连串的施主慢行混杂着纷响的木鱼声止在禅房的门口,老吴和刘二瘸子离开了龙山寺,谁也没有再回头。——远处的瀑布,依旧,在听不见的地方轰然作响,淡蓝的天空被一只投林的夜鸦豁开了一道伤口又快速的弥合。

     老吴和刘二瘸子从龙山寺返回到橘州城里时正午已过,算算时间再回到招待所可能已经错过了吃饭的钟点,又累又饿困乏不堪的老吴于是坚持对刘二瘸子说随便在街头买了几个大馍将就吃一顿,听老吴说要吃大馍,刘二瘸子对此表示强烈抗议,声称如今自己身佩五块金牌吃大馍有失身份,老吴懒得理睬,说了句吃不吃随你便寻了家街边的包子铺买了四个大馍分出两个硬塞给刘二瘸子。在不情不愿的状态下吃大馍不知道是不是会激发出人的某些特异行为,总之在回招待所的路上,刘二瘸子每馕进一口大馍都会作出仰天长啸状。二人回到招待所,困倦的老吴问起服务员罗文田有没有来找过自己,在得到没有的答复后老吴打了个电话给罗文田的办事处,接电话的是秦秘书,听出是老吴的声音,秦秘书马上在电话里用略带抱歉的语气对老吴说资金已经周转开了,正准备通知老吴前来结算,老吴心中一定,连称不急,说自己明天去办事处,秦秘书清爽的嗓音透过话筒婉转的传来了一声,放下电话,老吴对正在四处找水帮助恢复胃动力的刘二瘸子说了一句明天去取款,随后爬上三楼,一头扎进房间倒头就睡。整整一个下午,在老吴的梦境之外,黄昏,来了又走,一切,在黑暗中都变得简单和不值一提。

   未来,加上由想象构想出来的与之伴随的诱人成果,正是大多数人愉悦与快乐的源泉。在叔本华说出的这句话中由于其得出的这个结论带有一定的参与性与确诊性。所以作为大多数人中的一员,在梦里构想未来构想了大半个夜晚的老吴被诱人成果刺激得从凌晨四点就开始站在窗前愉悦的翘首期盼天明,毋庸赘言,凌晨时分在窗前从事翘首期盼的运动无疑对人的耐心和精力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从凌晨到清晨,老吴一直在床头与窗前的两点一线间按逆时针的方向来回转悠,当泛白的天际开始露出一线曙光,老吴的眼皮越来越沉,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往床上一倒又睡起了回笼觉。诱人的成果在老吴的回笼觉里渐渐淡化成一抹深秋的月色,老吴恬适的打起惬意的鼾声,等到刘二瘸子把老吴从诗化的回笼觉里推醒,窗外已经是日上三竿。几点了?,被刘二瘸子推醒的老吴一掀开被头就被刺目的阳光晃的睁不开眼,窗下乱哄哄人声一片,老吴用手挡在眼前一翻身从床上爬起,大概有十点一刻了吧,刘二瘸子站在老吴床边,抬头透过窗户望了望远处车站广场上的钟楼准确的估猜道,一听刘二瘸子说十点一刻,老吴被条一掀一下子从床上蹦下地冲着刘二瘸子便吼了起来:都十点多了?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不是跟你说了今天要去拿钱吗,刘二瘸子估猜有方,老吴迁怒有术,瞧着光脚站在床下火气冲冲的老吴,刘二瘸子慌乱的从地上捡起被老吴连同被子一起掀落在地的衣服畏畏怯怯的递向老吴,口里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昨晚睡得迟,所以睡过头了..”,老吴无暇听刘二瘸子解释,接过刘二瘸子手里的衣服,老吴三下两下穿戴好,拎起毛巾对刘二瘸子说了声快洗,洗好去办事处之后便打开房门急急的走进了水房。刘二瘸子应了一声随之抓过牙具也跟进了水房,二人一通手忙脚乱,简单洗漱完毕,老吴和刘二瘸子片刻不停的跑下楼,在招待所门口拦了一辆机动三轮车急催着便朝罗文田的办事处赶去。


            小说连载:《尘结》第六十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