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六十

(2012-05-25 08:17:27)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被元慧用来安排留宿的厢房与元慧的禅房相隔得不远,在回廊右端的一间阁楼上,二人出得门来,妙尘头前引路,刘二瘸子稳步相随,苦了很不擅长摸黑的老吴,落在二人的身后磕磕绊绊,只能曲线跟进。等到老吴勉强摸上阁楼,亮起灯的厢房里先老吴一步的刘二瘸子和妙尘早已结束了一场由房内遍布的蛛网而引起的有关于蜘蛛到底是不是害虫的友好讨论,友好的气氛中,双方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始终不能统一,老吴走进屋,妙尘拘束的低下头,飞快的朝老吴和刘二瘸子施了一礼说了句施主们请安歇便转身下楼而去,见妙尘离去之际一点都不结合临睡前的生活常识把房门带上,刘二瘸子颇为不满,连声数落起妙尘不懂礼数,老吴一抬手打住了刘二瘸子,示意刘二瘸子去将床上的棉被铺好,由自己去关门。应该说,无论是不是相对于铺棉被,关门都是一件随手的事,既没有复杂的操作流程,也不需要倍于常人的气力,然而就是这样一件看来随手的事却让老吴棘手不已,问题不在于老吴,而是这间被元慧用来安排老吴和刘二瘸子住宿的厢房根本就没有房门,铺好了棉被的刘二瘸子脱去了衣裤早一头钻进了被窝,待探出头来掖好了颈下的被子一看老吴还围在门口转来转去,刘二瘸子心里不禁犯疑老吴为什么关个门还要这么慎重的勘察地貌,正想开口问,却见老吴一掉头走了回来,衣服也不脱径自往床上一倒,扯起棉被盖在身上连说睡觉睡觉怎么不关门?,见老吴举止反常,刘二瘸子迷惑的问道,要关你去关吧,老吴在床上裹着棉被一侧身背对着刘二瘸子,刘二瘸子不明原因,以为自己命苦,摊上了一个一到深夜精神就不大正常的领导,无奈只得又从被窝里爬起跑去关门,可以想见,夜半更深摸不着门对一个腿脚不便的残疾人来说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刘二瘸子在门口里里外外兜了半天连个门的影子都没瞧见,一时火冒三丈,跳脚大骂元慧不地道。刘二瘸子不绝如缕的骂声中老吴渐渐睡去,一夜无话。

    清晨的露水裹挟着一两声短促的鸟鸣从一枝斜伸至阁楼的树桠上轻盈的滴下,悄无声息的落在厢房的瓦面上发出寂静的声响,老吴和刘二瘸子同时从睡梦中醒来,在这个没有门的房间里二人似乎睡的都不是十分认真,醒来后均没有一点精神头十足的迹象。二人醒来之后先后从床上坐起,刘二瘸子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衣兜里掏出那五块护身符。由于昨晚临时忘记了向元慧问明五块护身符究竟应该如何佩戴,刘二瘸子不得不自学成才,在脱光了衣服对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了一系列综合考察之后,刘二瘸子果断的从内衣的领口拽出一根线头等分成五截,把手里的护身符东一块西一块系在自己的脖子和四肢上。刘二瘸子五全其美,老吴白了荒唐的刘二瘸子一眼,翻身下了床。没有门的厢房内东南两面各是一排雕着花饰的木窗,尘封的光线里,木窗上的花饰显得极为精致,老吴饶有兴致的走到窗边,沿着古色古香的木窗一溜看去,也就在这一刻,在这个置身于寺庙的清晨,老吴充分的结合看到的这些精美的木窗第一次伤感的发出我年轻的容颜也终将如雕花上的漆色一样褪去的感慨。面对着眼前的木窗,伤感的老吴估计伤感的有点超出身体指标,感慨间渐觉有些喘不过气,于是信手便推开了身前的两扇窗,顿时一股饱含氧离子的新鲜冷空气扑面而来,老吴深嗅了一口,刘二瘸子及时在床上摇响一身金饰。晨风徐徐,幽香成径,雾岚轻动的窗外林籁结响,溪石激韵,老吴在氧离子的作用下遍拍窗沿,极目远眺,目光所及之处但见云霞雕色,木叶清森,好一派意境高远的山野真境,鸟鸣声隔着秋意遁入若隐若现的飞檐,老吴站在窗前,如痴如醉的望着远方一动不动。老吴全身心的游目骋怀令刘二瘸子的体表温度急剧下降,在这样严酷的环境里,刘二瘸子趁势而为,运用极限思想在证明了自己的护身符佩戴的很得法之后快速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走到老吴的身边。与老吴的远眺不同,来到窗前的刘二瘸子会景不在远,一阵隐隐的抽泣声传来,刘二瘸子把目光投向了寺门口的方向。缥缈的晨雾中寺庙的门口伫立着一个落寞的身影,刘二瘸子打眼细观依稀辨出那是妙音,大清早这演的是哪一出,耳听着妙音的哭泣刘二瘸子心中暗自揣度,发生了什么事?出事了,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在断定了妙音的哭泣不会是一种特殊的叫早方式后极度困惑的刘二瘸子伸手一把捉住老吴的手臂,将自己内心的揣度通过肢体语言传达给老吴。而此时的老吴已然在远眺中产生了幻觉,正积极的把自我投射到所看到的景物上,与山林溪水融为了一体,哪会有反应。见老吴依然故我一动不动,刘二瘸子加大了肢体语言的深度与广度,什么事?,老吴一痛,从幻觉中惊醒,被刘二瘸子野蛮的从幻觉拉回现实老吴有些不悦,“你看,刘二瘸子觉察到老吴的不悦,慌忙缩回手指向寺院的门口,在妙音时断时续的抽泣声里讷讷的说道:那个河南尼姑什么?,老吴在清醒过来的一瞬也听到了哭泣声,顺着刘二瘸子手指的方向老吴将头探出窗外朝寺院门口望去,一望之下果见正是妙音,寺门口的妙音已经不再是一副佛门弟子的装扮,这时的妙音上身穿一件米黄色的花格衬衫,外罩一件纯蓝色的开司米背心,下穿一条浅灰色的直筒裤,配一双枣红色尖头皮鞋,一手拎着一只黑色的旅行皮箱一手伏在半敞的庙门上正耸动着肩头哭泣不休,见到这一幕,老吴心知裘亏本的话起了作用,元慧终究还是等不及的将妙音赶出了寺,伏在庙门上的妙音在哭泣中不时的抬起头无助的冲着寺内张望,留恋之情溢于颜表,流淌的雾岚在妙音的抽泣声里时浓时淡,望着泪眼婆娑的妙音,心中油然涌起一阵不忍的老吴从口中轻轻的发出了一声怅然的叹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刘二瘸子想起昨晚问及妙音时元慧的憎恶之色以及裘亏本的那一句我们都清楚不禁疑惑的不行,此时见老吴的神色瞬间由不悦转为惆怅,刘二瘸子开始大胆自戕,以手猛击窗台焦灼的问道。老吴不想对刘二瘸子多作解释,默默不语,良久,才又从嘴里发出一声轻叹: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老吴轻叹的余音未绝,二人只见寺门口的妙音已拖着皮箱只手掩面踽踽朝门外行去。啾啾的鸟鸣声此起彼伏,渐渐变得嘈杂,这一刻,老吴忽然间觉得自己应该为妙音赋诗一首,以壮行色,惯于触景生情的老吴心念一起,当即决定以孤雁为意象现场作诗为妙音送别,老吴身边的刘二瘸子在无从知晓这个中缘由的情况下已由用手猛击窗台改为头撞窗棂,刘二瘸子升级的自戕里老吴牵愁入心,放开喉咙动情吟道: 霜高低月冷 ,摄影骨生寒 ,当窗重叠忧 ,离雁送哀声 ,高情鸣凄响 ,一望绝红尘 ,泪重万象轻 ,挟风不能为,遣哭试赎笑,狂魄天地摧,悠悠魂一缕 ,片羽无相随,挥泪江河沸,失语夜吞悲,断翅从风流,孓影邀自怜,去者弃朝露,遽浅花前杯,频拾遍相忆,可堪洗深哀,北邙长亭远,啼血效子规 ,自此天涯路,落落任飘蓬。好个老吴,一首即兴壮行长诗信手拈来竟毫无僵滞,估计也多亏了那些氧离子,老吴一首吟罢,庙门外哭声震天。

    施主们起得早,妙意不知何时上得阁楼,老吴和刘二瘸子齐齐回转身,裘施主命师父打发我来请二位施主到禅房叙话。妙意站在门框边,眼圈泛红,一副物伤其类之状。可以理解,最佳拍档无端被逐,伤心总是难免的。老吴同情的看着门边的妙意,轻言一声马上就来。见话已传到,妙意片刻不留,抬腿在刘二瘸子直不楞登的眼神中又不声不响的走下楼去。

     老吴和刘二瘸子再次走进元慧的禅房时,阴暗的禅房里元慧与裘亏本正并排坐在禅床上亲密交谈。一天的时间还不到,裘亏本仅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获得了如此高规格的礼遇,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与睡眠质量严重不达标的老吴和刘二瘸子相比,在禅床上正和元慧相互交流时尚心得的裘亏本显得精神饱满,神采奕奕得真可称之为一糊涂,盯着裘亏本的脸上那因睡的太投入而印在左颊上的席梦思花纹,刘二瘸子自然免不了怀疑裘亏本昨夜睡的是不是龙山寺的豪华套间,想到自己和老吴昨晚恶劣的居住环境,刘二瘸子心里泛起一股酸溜溜的滋味,裘兄,昨夜你睡在什么地方?,一进屋,刘二瘸子不待裘亏本招呼,张口便向裘亏本打听起他昨晚的住处。

 

 

           小说连载:《尘结》第六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