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51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七

(2012-05-21 14:19:31)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元慧窘迫中掺杂着愠意的神情让每日里对吾言不下六省的刘二瘸子终于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时见元慧在念叨中不断朝自己翻着白眼,刘二瘸子机敏的将话题一转,问起了被元慧逐出了禅房的妙音,师太,那个妙音是哪地方的人?,刘二瘸子陪着十分的小心圆滑的问道,外地..”,元慧止住念叨,简单明了的回了一句,哪个外地?,刘二瘸子似乎一心要紧扣这个话题来掩饰自己刚才的失言,河南..”,元慧一拂袖袍,从元慧拂袖的动作幅度可以看出元慧愠意正盛,嗯嗯,不错不错,是河南,是河南,走南闯北的裘亏本从旁再展神掐风采出言证实,证实完毕裘亏本即刻积极的参与到针对外来户的话题讨论,师太,妙音怎么会是河南人?,裘亏本疑惑的问道,裘亏本的这一问可以理解,毕竟关于流动人口的问题并不在裘亏本的专业范畴之内,半仙见问,元慧哪里敢怠慢,随手一捋僧衣,面显戚容懊悔的叹了口气在禅床上晃动着上身想当年,施主们有所不知,妙音乃是贫尼几年前出外云游时在回寺的途中从橘州带回,木板与纸张的混响中,元慧苦涩的笑了两声,老吴三人大气不出,侧耳倾听。记得那日贫尼遇见妙音时她正在城中沿街乞讨,逢人便说家乡发了水灾土地龟裂颗粒绝收,结果由于这番话说得明显不合逻辑,妙音不幸遭到了城管人员的暴力驱逐,唉,如今思来也实难怪城管人员情绪失控,非久旱何以龟裂,土地岂会与人一般出现并发症,怎么会同时又是洪灾又是旱灾,贫尼当时看了不忍,动了恻隐之心,一念之差将她领进山门,实不想竟领回了一个扫把星,元慧说到扫把星脸上已然由最初的戚容转换成了憎恶之色,扫把星?,看元慧脸上突然显现出的狰狞,不知内情的刘二瘸子失口惊呼,刘二瘸子的惊呼声中,妙意和妙尘错愕的脸就像一张感压复写纸下的两联票据,吃惊之状毫无二致。师父最为得意的弟子怎么突然间就成了扫把星?应该不会是为了那一锅黄豆,妙意和妙尘隐约的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二人不敢问,只把希冀的目光投给刘二瘸子,指望刘二瘸子能问上一问,刘二瘸子果然不负寡望,打了一发惊呼的照明弹后,马上端起连珠炮朝元慧瞄准开火,师太,真的吗?妙音是扫把星?你从哪里看出她是扫把星?你的根据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呢?,刘二瘸子一连串高精度的射击打得元慧穷于应付,面对眼前这个言出无状的人,元慧强按住心头狠生出的不快瞥了一眼老吴和裘亏本低下头从嘴里重重的迸出一句:此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对对,这个事师太心里有数就行了,我们都清楚,还是不说的好,元慧话音方落裘亏本立刻做出一副知情不举的模样出言附和,我们都清楚?刘二瘸子一愣,在凳子上朝后稍一仰身,隔着裘亏本心里揣着老大疑问瞅向老吴,元慧既已表明了态度,老吴自然不便再向刘二瘸子说明此中缘委,只拨弄着身前的筷子,假装没有瞧见。

      一顿奇怪的晚饭在刘二瘸子的疑问中进入了空前的低潮,老吴百无聊赖的继续拨弄着筷子,元慧郁郁不欢,裘亏本故态复萌沉吟不语,妙意和妙尘相视惴惴,剩下刘二瘸子,可能已经从元慧的言词中觉察出了元慧对自己的不满越来越强烈,想是为了安抚自己不慎失言对元慧造成的心灵伤害,刘二瘸子不停的运用空手套黄豆的功夫直接用手从锅里捞取黄豆塞进嘴里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歉意,由于位置不佳,刘二瘸子表现的很吃力,裘亏本见此情形,当即发扬起哥们义气,二话不说站起身来拔锅相助,径自把一锅黄豆端到了刘二瘸子的身前。裘亏本的义气举动把屡吃不爽的刘二瘸子一下子推到了任重而道远的境地,刘二瘸子气急败坏,不要..不要..”,刘二瘸子噎语凝焉。施主们都吃好了?,一听刘二瘸子说不要,郁郁不欢的元慧打起精神开口逐个询问,下面还有既定任务要完成,元慧话一问出口也不等老吴三人作出回答便急急吩咐起妙意和妙尘收拾碗筷,一甩袖就此结束了这顿莫名其妙的晚饭。妙意和妙尘在元慧的吩咐下迅速的收拾完碗筷提桶端锅转身出门而去,二人一出屋,老吴站起身,刘二瘸子重又拖回空出的长凳,隔着八仙桌与老吴面对着禅床坐了下来。二人面朝元慧坐定,望着在饭桌上粒豆未进的元慧,自感有些过意不去的老吴关心的问了一句:师太怎么一点都没吃啊?,在老吴想来,元慧一口没吃大概是因为裘亏本的话给她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所以才会没有食欲,然而元慧的回答却大大出乎了老吴的意料,承蒙施主关心,贫尼这些时日..正在辟谷,老实说元慧也不清楚是不是有大半年没洗过澡,口内刚刚对老吴说罢辟谷忽然之间觉得浑身奇痒难熬,一时忍不住,在禅床上翻来倒去,两手在全身上下东抓西挠,辟谷?,坐在老吴身旁的刘二瘸子对这个陌生的名词太不明白了,此际目睹元慧说完辟谷后便开始在禅床上伸胳膊蹬腿,刘二瘸子不免错误的以为辟谷是一门佛家密不外传的绝世神功,师太,什么是辟谷?这是一门什么绝技?,刘二瘸子惊异的问道,元慧这时挠痒痒都来不及,哪有工夫对刘二瘸子解释什么是辟谷,刘二瘸子索答无果,又把迷惑的目光投向裘亏本,裘亏本同样也是一脸的迷惑。老吴上学时常年在课间看课外书积累的丰富知识终于在这个一点都不关键的时候发挥了作用,辟谷,就是绝食,老吴颇为自得的一笑,责无旁贷的为陷身迷雾的裘亏本和刘二瘸子扫荡阴霾,祛疑释惑。绝食?,刘二瘸子一听老吴说辟谷就是绝食,半信不信的盯着老吴耸声惊问,怎么会?,刘二瘸子的一句怎么会在老吴听来无疑是包含着两层意思,一是绝食为什么叫辟谷,二是元慧为什么要绝食。老吴经过一番慎重梳理,二选一,针对元慧为什么要绝食对刘二瘸子进行现场解答,辟谷基本都是由于体内的秽气太重,师太之所以要绝食不外乎也是这个原因,老吴一面对刘二瘸子解释,一面用眼不停的在元慧的脸上扫来扫去,一般来说,辟谷都在半个月左右,人一旦经过辟谷就如同是..大病了一场...”。望着元慧滋润的有点过头的脸老吴感觉自己实在是没有勇气再继续说下去,再说下去的话老吴心想刘二瘸子会不会认为自己辟谷方面的知识是从盗版书籍上得来的,好在不认真听讲的刘二瘸子在获知辟谷是为了祛除体内秽气这句话后就直接进入了若有所思的状态,对此并没有留意,噢,原来如此,裘亏本受教后点头不已,随后又汇同老吴的目光看了一眼兀自在禅床上龙腾虎跃的元慧再次虚心的向老吴请教道:师太这是在干什么?,这其实也是老吴心里一直不解的事,书本上并没有说辟谷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老吴细细的观察着在禅床上一会勾手一会曲臂的元慧,通过观察老吴潜意识里感觉元慧是在做着一项有益于皮肤健康的保健运动,老吴天生就具有一种本能的智慧,嗯,辟谷,辟到一定境界就会出现这样的反应,老吴洞若观火,不洗澡到了一定境界肯定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一点都没有尽到地主之谊的元慧孤芳自搔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才停了下来,在这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老牌小儿麻痹症患者刘二瘸子一直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下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刘二瘸子也想辟一回谷,辟谷既然能祛除体内的秽气刘二瘸子暗忖那通过辟谷可能也会将自己腿部的残疾给辟好也说不定,然而刘二瘸子又担心,绝食毕竟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弄得不好就可能直接被遣派到九泉之下无限期的从事地质勘探工作,刘二瘸子思来想去,最后,在元慧止住身形的一刻,抱着积极回归到正常人行列的强烈愿望,刘二瘸子还是决定冒一次险,师太,我也想辟谷,你看,你能不能教教我辟谷的诀窍,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刘二瘸子在凳子上不自然的埋下身,腼腆的向元慧讨教起了辟谷的法门。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