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六

(2012-05-20 19:44:20)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一出封建迷信的闹剧在策划兼导演裘亏本的自编自导下顺利收场,作为出演本剧头号女主角的元慧由于因本剧意外的获得了大难不死奖,自然是要发表一下获奖感言,多谢多谢,多谢半仙为贫尼指点迷津,破灾去厄,贫尼一定会谨从半仙所言。元慧发表完简短的获奖感言后伸手一撩僧袍,从腰间出人意料的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来,半仙,此番恩德无以为报,区区谢礼,只是聊表感激,不成敬意,还望半仙收下,请收下,元慧一脸诚恳的将手中的钱直直的递向裘亏本。裘亏本不曾想自己原本只是为了一泄心头之恨而捉弄元慧的一番说辞竟然说得元慧心甘情愿的掏钱给自己,而且出手阔绰,不由得大喜,一时强抑住内心的激动紧盯着元慧手中的百元大钞假意推辞道:..太太,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裘亏本一说何足挂齿,元慧立马不再挂齿,径直把钱放在了裘亏本摊开的手掌上。这很难说是歪打正着的一次泄愤之举不但令自己赚回了香火钱,而且还多出了整整两倍有余,裘亏本笑逐颜开,“鄙人受之有愧,受之有愧,这个之前在元慧鄙视的目光中并不认为自己鄙薄的人在受了元慧的钱后竟突然充分的意识到了自身的可鄙性,马上开口自称起了鄙人,师太,今后如若遇有不测,尽管来找鄙人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贫尼正有意聘请半仙为本寺的护法,裘亏本深谋远虑,元慧未雨绸缪,闻听元慧直截了当的说想聘请自己担任龙山寺的护法,裘亏本用手反复的在百元大钞的票面上抚来摸去,不置可否的谦笑一声,这一刻,手不释钱的裘亏本已经彻底从心里打消了准备趁夜盗走木箱的邪念。

    在整个以奉行寓教于乐,友好恐吓的迷信座谈过程中,可怜的刘二瘸子在茅厕与禅房之间疲于奔命,已然来来回回的往返了不下三次,在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刘二瘸子之所以对龙山寺的茅厕如此眷恋并非是龙山寺的厕所建的有什么特色让刘二瘸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流连,而实在是由于那一瓶雪梨罐头药效太大。拉完屎后的刘二瘸子神采奕奕的回到禅房,与出门之前判若两人,好了?,老吴一见精神焕发的刘二瘸子心头一松,好了,好了,清肠洗肠,促进胃排空,雪梨罐头效果真不错,刘二瘸子三顾茅房之后居然自发的充当起了变质雪梨罐头的广告代言人。轻松的气氛中元慧对裘亏本仄媚的巴结越来越热烈,接下来当满脸尘灰烟火色的妙尘跑来禀告元慧饭已做好可以进膳时,元慧为了提高接待规格,决定就在禅房里用餐,妙尘,去将饭菜端来房中,今晚在此用饭,元慧冲着站在门口的妙尘吩咐了一句,妙尘领命而去,不一时,拎着一只饭桶的妙尘与手提一大铁锅黄豆的妙音和妙意一前一后走进了禅房。三人进了屋,妙尘在刘二瘸子亟不可待的眼神里放下手中的饭桶,而后会同妙音和妙意吃力的将满满一锅黄豆小心翼翼的抬起,准备搁在桌上。三个尼姑抬铁锅从客观上为三个和尚没水喝这一朴素真理再次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就在满满一锅黄豆还没有触实桌面的时候,各执铁锅一端的三人几乎同时放手,铁锅轰隆一声落在了桌面上,轰隆声中,一捧黄豆激起,如断弦离柱,不偏不倚,正好溅到了裘亏本的嘴上。这第一口菜吃的不明不白,今时已非彼时的裘亏本异常恼火,裘亏本瞬即抬眼看了看妙音三人,见除了妙尘脸现惊惶之色,妙音和妙意俱是一副无所谓之态,裘亏本心里顿时怀疑此举是妙音和妙意二人蓄意为之,裘亏本颇有大将风度,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师太,危险呐,裘亏本从容的伸出右手抹了一把嘴角边的飞来横豆又放在了脑后,元慧见状,当即瞪着浑若无事的妙音就是一声厉喝:害人精,连个锅都放不好,你还能干什么事,元慧的喝斥声中裘亏本不住点头,嘴里一个劲的说着“劫数,劫数.”。妙音一时不明白平日里向来对自己青睐有加的师父何以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对自己大发雷霆,况且造成这个意外又不全然是自己一个人的过错,怎么师父竟不辨青红皂白的单单指责自己,而且一上来就给自己罩上了一件害人精的冷色外衣,妙音哪里知道这其中的缘故,心里只是委屈,正欲出言辩解两句,却见自己的师父两眼一翻,袖袍一抖指着自己厌恶的说道:你自去厨房,莫要在这里吃。元慧说罢,口里唤着妙尘:给她盛些饭菜。遭此冷落,妙音在百思不解的情况下黯然神伤,接过妙尘为自己盛好的饭菜妙音伤心欲绝的从喉咙里挤出了两声“中.....”,见此情景,拥有多项专业技能的裘亏本立马又变身成资深音乐人扬起放在脑后的手打起了一连串响指为这一幕进行配乐,配乐声里,妙音端着饭碗满怀悲愤走出门去。妙意和妙尘杵在桌旁手足无措,二人当然也不清楚这其中的缘故,只道妙音是因为举锅不力才受到师父的叱骂与责罚,想想在这场并没有进行预先商定的空投表演中自己均存在过失,二人有如芒刺在背一般低着头,都心神不宁的等待着元慧的训斥。这事与你两个没有关系,坐下吃饭,望着妙音消失在门外的身影,元慧从心里发出一声轻叹收回目光转向立在桌前低眉垂首的妙意和妙尘,自从打定主意要撵走妙音的那一刻起,元慧就从心里做出了着意把妙意和妙尘培养成黄金搭档的决定。没你们的事,坐下吧,元慧忽略了妙意和妙尘身下空无一物再次命二人坐下,并在重复的话中使自己的语气尽量显得温和,妙意和妙尘如逢大赦,困难的在原地扎起了马步,老吴一见,赶紧和刘二瘸子站起身,腾出座下的长凳放在二人的身下,自己和刘二瘸子转到裘亏本的板凳前一左一右夹着裘亏本,三人挤坐在一条凳子上。

   没有饭桌上惯见的宾主相邀,饭局在元慧拽响了一盏灯泡的拉绳后正式开始,满满的一锅豆子在灯光下泛着黄灿灿的光泽,各人各自拎起身前的筷子,朝着同一个方向伸去。一桌人中妙尘和妙意浅尝辄止,老吴和裘亏本也只尝了一筷就停下手来,而元慧则根本是连筷子都没动,挤在桌沿半天够不着铁锅的刘二瘸子见一桌人如此客套,一时掉以轻心,在肠胃排空倍感饥饿的情况下刘二瘸子站起身自觉的发扬起大快朵颐的饕餮精神从锅里挑起满满一筷子黄豆放进嘴里嚼了起来。面对刘二瘸子的这一举动,一桌人都未在意这寻常的景象,然而就在黄豆被刘二瘸子吃进嘴里的一刻,这一寻常的景象却出现了不寻常之处。黄豆在刘二瘸子的嚼动中发出咕吱咕吱的声响,刘二瘸子一嚼之下眉头深皱,再嚼之下嗷不成声,三嚼之下一桌人就见刘二瘸子突然把筷子朝桌上一扔,向隅而吐。这些黄豆委实是太难吃了,比忆苦饭都难以下咽,也不知道妙尘是采用了一种什么样的烹调手法,吃在嘴里不但咯得慌而且腥得出奇,眼前的事实证明刘二瘸子说自己吃过树皮完全是瞎话,元慧对刘二瘸子随意吐哺点缀禅房的行为很是不满,在刘二瘸子接二连三的呕吐中忿言说残疾人不打诳语,责怪刘二瘸子不应该肆意杜撰吃过树皮欺骗自己,向隅而吐的刘二瘸子一听元慧语含谴责马上向壁虚造,连称自己呕吐与菜肴无关,可能是怀胎引起的不良反应,刘二瘸子脑子进水,慌忙之下虚造得出格,元慧猛一听此言以为刘二瘸子是女扮男装,当下连以检视的目光仔细的打量了几眼转过身来的刘二瘸子,接着又把目光不清不楚的瞟向老吴和裘亏本。裘亏本瞠目结舌,老吴在元慧暧昧的表情中一转过神来正待对刘二瘸子破口大骂,却见及时醒悟的刘二瘸子已经在妙意和妙尘惊诧的眼神里坐回了板凳开始了自圆其说,“有点反胃..”,刘二瘸子一手托着腮帮一手作势捂住自己的胃部,真是奇了怪了,感觉就如同和师太怀孕一样...”,刘二瘸子不光得过小儿麻痹症,而且恐怕还得过不下八回脑膜炎,在自圆其说中居然拿元慧举例说明。刘二瘸子这一盆脏水,当时就把盘坐在禅床上的元慧泼的险些再次从禅床上栽下来,刘二瘸子口无遮拦的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是勾起了元慧某些不为人知的伤心往事,元慧面红耳赤,思潮起伏,窘迫中不断的在嘴里一个劲的念叨起身安乐处就是心安乐处,身安乐处就是心安乐处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