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五

(2012-05-19 20:19:42)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纵观裘亏本此时脸上所呈现出的面部表情,比如深蹙的眉头,鼓起的腮帮,圆睁的双目以及颈部那因为血流量过大而暴凸的动脉血管,其实用嗒然若失这个词来形容裘亏本这一刻的状态是不大恰当的,说的确切一点,此时的裘亏本流露出的完全是一副被人刨了祖坟后所表现出的状态,这种状态无疑应该用怒发冲冠这个词来形容更为贴切。裘亏本的愤怒是有道理的,在被迫捐了大笔的香火钱后还受到元慧如此的冷落,裘亏本的心里实在是难以平衡,裘亏本恨恨的盯着盘膝坐在禅床上喜不自胜的元慧,虽然裘亏本知道,元慧对自己的冷落在很大程度上是老吴和刘二瘸子肆意哄抬物价的行为造成的,但裘亏本还是把满腹的怨气全部洒在元慧那颗光溜溜的秃头上。   

    裘大仙人虽则不幸被爹妈起了个亏本的名字,但这位仁兄显然不是一个甘于吃哑巴亏的主,必须对眼前这个势利的尼姑还以颜色,拥有多项专业技能的裘亏本心中暗暗拿定主意,在老吴乏味的目光里开始一展平生所学。师太,我观你的气色反常啊嗯?什么?,顾自埋头摩挲着皮鞋的元慧耳听得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裘亏本一出言就说自己气色反常,心中不由得一怔,当下抬起头警惕的瞥了瞥裘亏本脱口问道:贫尼哪里气色反常?,元慧开始上套,裘亏本驾轻就熟的耷拉下眼皮:我观你两颊虽红润,然印堂却发暗,依我看来近日恐有不测,裘亏本开门见山,元慧目露惊惧,施主是?,眼见裘亏本此刻双眼暗合,神情肃穆,颇有一副得道之像,元慧不得不认真的打探起裘亏本的来历,裘亏本眼观鼻鼻观心闭目不答,元慧把惊惧的目光又投向老吴,口内惊恐的问道:施主们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元慧开始慌张的语气让老吴顿生促狭之念,这个野狐禅,哪里是什么正派的佛门弟子,看元慧神情紧张,老吴一脸肃容,我确实是跑买卖的,他不是,元慧紧张的神情里老吴伸手一指装神弄鬼貌似已经进入到浑然忘我之境的裘亏本淡淡的说道:这位仁兄姓裘,长期奔赴于全国各地巡回算命,在预测吉凶勘察风水方面很受人推崇,人送外号裘半仙裘半仙?,老吴这一番介绍把个元慧脸都吓白了,既然号称半仙,那说出来的话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元慧再次扭过头看向裘亏本,神色中流露出的居然不再是轻慢与不屑而是恭谨与惶然:..不测?施主....我会有什么不测?,元慧一时紧张的口齿直打哆嗦,裘亏本依旧暗合双眼,沉吟不语,半晌,方才凛然从嘴里吐出四个字:血光之灾,血光之灾,元慧听的分明,险些晕倒在禅床上,我怎么会有血光之灾?,元慧惊怖的尖叫了一声,昏暗的禅房里因裘亏本凛然的一句血光之灾而充盈着诡秘的气氛,尖叫未已,惊起门外屋檐上羁鸟应啼,老吴转首间面向屋外之际就听得元慧旋即已口吐哀声乞求裘亏本是不是能有办法让自己逃过这一劫,裘亏本继续沉吟,又过了半晌,微微的摇了摇头,半仙,当真有血光之灾?这便如何是好,这便如何是好..”,眼看裘半仙摇头之后再不言语,元慧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难过的在禅床上扭来扭去喃喃有声,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快去投保,元慧在理智还没有完全丧失的情况下决计让保险公司破点财,可问题是受益人是谁,无亲无故的元慧左思右想想不出一个受益人来,一时抓狂,盘着膝曲身拾起滚落在禅床一角的木鱼,也不寻木槌,直接用手敲着木鱼带着哭腔就念起了救苦救难南海观世音菩萨。裘亏本悄悄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的瞄了一眼精神极度恍惚的元慧,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正是自己所期望的,目的达到了,应该收场了,老实说裘亏本还算是一个比较讲求职业道德的人。时不至来运不佳,脚蹬棒槌手举瓜(?)如今诸事不如意,扫帚拦门叉上叉。裘亏本不但精于装神弄鬼而且天生具有哲学家的气质,在随口占了四句卜辞后竟用手隔空虚划了一个象征完满的圆形。:师太,此劫似乎可以避过,裘亏本两手在空中划完圆圈抱元归一,又从口中徐徐的吐出一口气,随后睁开双眼直视着元慧,裘亏本的这一句话对状如沉溺在汪洋中急需救命的元慧来说显然已经不是一根稻草了,而是一只喷气式救生筏,哦?半仙,快说,快说...”,一听裘亏本说出自己可以避过血光之灾,元慧哪里再还顾得上念观音菩萨,忙朝裘亏本附过身去焦急的问裘亏本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避过这一劫。好个裘亏本,俨然已成了半仙,与众不同,别人掐指他掐胸脯,偏要在算命的表现形式上创造一个本质上全新的样式。想要把一件子虚乌有的事说的滴水不漏顺理成章难度之大毋庸多言,接下来应该要怎么说,裘亏本拼命的掐着自己的胸脯,绞尽脑汁,最后在想知道裘亏本到底会如何编造说辞指点元慧避过灾劫的老吴不断的催问下裘亏本终于掐出了灵感的火花。师太,据我掐算,你身边有一个不祥之人哦?,元慧一听再度失色,脸色由白转青,不祥之人?怎么说?呃,这个,裘亏本顿了一顿镇静的胡说道:想要避过此劫师太必须要远离此人,这场血光之灾我已算出就是你身边的这个不祥之人带来的哦?是谁?烦请快些告诉贫尼,谁是贫尼身边的不祥之人?,元慧闻言方寸大乱,口内苦苦哀求:还请半仙再掐算掐算,耳听元慧再度出言哀求,掐胸脯掐得已面无人色的裘亏本不得已,只好装出一副惯于替人消灾解难的悲天悯人之状痛苦的安慰元慧:师太切莫着急,如此,待我再行掐算一番。掐胸脯肯定是不行了,再掐下去难保不会掐出心肌炎,那么掐哪里呢?意识到继续掐胸脯可能会对心脏造成严重后果的裘亏本稍一思索一抬胳膊把手搁在了后脑勺上。裘亏本所选的这个部位非常值得肯定,首先脑壳硬,掐脑壳不会象掐胸脯那样会对身体造成多大伤害,其次这个部位是元慧视线的盲区,裘亏本就是在脑后做头部按摩元慧也会以为裘亏本在认真掐算。坦白说,在灵感迸发的一刻,事情未来的发展在裘亏本的脑海中就有了一个明晰的方向,然而为了增强这件事的偶然性与可信度,不至于让元慧产生怀疑,裘亏本还是故弄玄虚在脑后煞有介事的掐了半天,并郑重其事的问及元慧的身边都有些什么人,本寺眼下就只贫尼与贫尼的三名徒弟,元慧盘坐在禅床上六神无主,无措中惊慌的将木鱼抱在胸前战战兢兢的问道:难道是她们三人中的一人?。裘亏本不答,仰头作深思状,岁在癸未,庙内四人(?)嗯,师太,你属什么?,稍顷,裘亏本深思似有所得,放低仰起的头,充分自由的衍展主题素材,问起了元慧的属相,按说这个问题已经涉及到了个人的隐私,元慧完全可以保持沉默,然而事关不测,元慧想都没想就坦言相告:贫尼属猪哦?属猪?师太,属猪危险啊,裘亏本一听元慧说属猪大概是马上联想到了现实中的猪肩负着繁荣肉类市场的义务,当即目露同情凝声又问:师太快说,另三人是何属相?,元慧早已被裘亏本的一通乱扯唬的魂不附体,耳听裘亏本见问,即刻一一据实把三人的属相报了出来,说妙尘属鼠,妙意属羊,妙音属马,元慧才一说罢妙音属马,就见裘亏本突然放下搁在脑后的手,一声断喝:是妙音,是妙音,此人正是扫把星啊?妙音?,元慧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万不料本寺的第一化缘能手竟会是自己的扫把星,半仙,你有没有算错?,人材难得,元慧心里委实难以接受妙音是扫把星的事实,抱着仅存的一丝侥幸元慧犹疑的问道。不会不会。裘亏本状如摇羽扇一般摇晃着右手:我早已掐定此人(一点不假),只是为了慎重起见才问及你等属相,属相既明,再无怀疑,我确定,给师太带来灾祸的就是妙音,还望师太能及早远离此人,以免不测。裘亏本釜底抽薪,元慧冷了半截,半仙,何以见得妙音就是给贫尼带来灾祸的扫把星?,元慧有气无力的问出了最后一句,眼见元慧复杂的表情像离子活性剂一样瞬息万变,裘亏本即时在一派胡言的基础上大兴土木:师太,你属猪,妙音属马,岂不闻猪遇马骝似箭投,师太,猪马相害,刑克很重啊,师太一定要相信我的话,只有远离此人方能避祸,裘亏本两派胡言彻底让元慧死心,贡献再大能力再强妨害到自己那也不能留,元慧目不敢旁视的紧紧盯住裘亏本频频点头声称自己一定远离妙音,心内就此生出了把妙音扫地出门的打算。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