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四

(2012-05-18 08:10:43)
标签:

小说

尘结

文化

分类: 作品推介,名家

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在一场没有设定时间的辩论赛中,作为讨价一方的元慧由于性别因素肯定是要落于下风,然而事实证明,这一观点很不正确,在这场针对价格的辩论赛中,龙山寺的一号种子辩手元慧在耗时不菲的辩论过程中非但未见得流露出一丝倦怠,反而将手中的木鱼敲的越发响亮,大有愈辩愈勇之势。裘亏本渐呈不支,最终在急促的木鱼声中辩无可辩的裘亏本无奈的从心里哀叹了一声我同意对方辩友的观点之后,沮丧的从衬衣的口袋里严谨的摸出三十块钱来气鼓鼓的投进了木箱。按顺序,老吴第二个来到木箱前,在木箱前老吴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在元慧的眼前晃了晃,钱投进木箱的一刻,从元慧满意的笑容里,老吴心知今晚借宿于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手里捏着三十块钱早候在一旁蓄势待发的刘二瘸子在老吴捐完钱后迈着弧形的箭步就跨到了木箱前,先前还在小卖部里为了一瓶罐头的价格大费口舌的刘二瘸子只因元慧对自己说了一句生具慧根便油然生出了高涨的捐钱热情,在元慧的目视下,刘二瘸子庄重的将自己手里的钱一张一张仔细的投进了木箱,不知道是意犹未尽还是为了在元慧的面前表现自己不但生具慧根而且慧根不浅,刘二瘸子捐完香火钱后居然顺手摘下了手腕上那只馒头大的电子表也丢进了箱内,元慧见状大喜,眯起眼睛与妙音和妙意同仇敌忾的扫了扫裘亏本再次言称把表率工作落到实处的刘二瘸子与佛实在是太有缘了。元慧师徒鄙夷的目光中,裘亏本端出一副举寺毁之不加沮之状砢碜的一笑,在低下头细细打量身前木箱的过程中,裘亏本心里陡然生出了一个歪念。

     捐钱活动堪称完满,接下来当刘二瘸子向元慧提出要在寺内解决吃饭和借宿的问题时,元慧即刻表现出了一个出家人应有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慈悲胸怀,没问题,没问题,施主就是不说,贫尼也自会留宿,只不过敝寺的斋饭可能不大合施主们的胃口,届时还望施主们能将就。元慧才一说罢将就,刘二瘸子马上就表示了感谢,并随即谎称自己在风雨不调庄稼欠收的时候连树皮都吃过,就是吃糠也绝无问题,不存在将就不将就。既然刘二瘸子将伙食标准定得如此之低,元慧不再多言,扬起木鱼冲着筛黄豆的妙尘夸张的背影吩咐了一声:妙尘,快些去生火做饭,记得多煮些黄豆,施主们今晚在这里用饭。元慧吩咐完妙尘紧跟着又指使妙音和妙意去为老吴三人收拾出一间睡觉的房间来,妙尘答应了一声,顶着个笸箩走进角门,妙音和妙意也各自忙去。施主,且随贫尼到禅房叙话,食宿吩咐就绪,元慧重点向老吴和刘二瘸子热情的发出了到禅房一叙的邀请,老吴客气的点了点头,在木鱼声的引领下,三人亦步亦趋的跟随着元慧走进了左侧回廊的一间禅房内。一踏进禅房,待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老吴迅速的将禅房内的陈设整个扫视了一遍,禅房不大,前后仅十数步,一张薄皮乌木的八仙桌端端正正的摆放在屋子的中央,桌下斜斜的归置着两条长凳,长凳的一端紧挨着一张靠墙安放的禅床,除此之外,别无长物。禅床上散乱的摊放着两三本早已过期的时尚杂志,被坐出的褶痕错杂,摊开的画面整个显露出与禅房不相适宜的况味,老吴的目光下意识的由禅床上的杂志扫向元慧脚下的皮鞋,才低头,只见元慧几步走到八仙桌前一把拖出桌下的长凳:施主,请坐请坐,裘亏本的不忿中,元慧始终刻意的将自己对老吴和刘二瘸子的热情保持在鄙视裘亏本的基准线上,时待老吴三人分别落座之后,元慧将手中的木鱼和木槌随意的朝禅床上一丢,一屁股坐在杂志上,开始座谈。然而就在座谈会行将开始之际,一个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刚才还好端端的刘二瘸子突然间手捂小腹在板凳上佝着身体连着唉呦了几声叫唤了起来,其状甚为痛苦。怎么了?,老吴闻声侧首,见刘二瘸子神色不对老吴心头一紧,暗疑刘二瘸子是不是刚才被贵宾香熏成内伤,...拉屎,老吴关切的询问中龇着牙咝咝的从牙缝中往嘴里抽着冷气的刘二瘸子在勉强憋出一句想拉屎后表情僵硬的就像一块长期风干的腊肉。想拉屎?听刘二瘸子说想拉屎老吴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想拉屎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憋出这么一副活受罪的痛苦表情叫唤个什么,老吴刚想调侃刘二瘸子两句,耳边又听得刘二瘸子进一步对自己阐述其想拉屎的深层原因是因为肠道疼痛,刘二瘸子这一解释,再看将手按在小腹上的刘二瘸子,老吴大悟,戏谑之念当即消弭于无形。肠道疼痛显然跟烟熏扯不上一点关系,在问明了刘二瘸子此时小腹的疼痛是一阵一阵带有阵发性的特征之后,老吴明白刘二瘸子估计是吃了什么不净或变质的食物,难道是罐头吃坏了?,老吴一语中的,刘二瘸子连连点头嗯啊不止,眼看座谈对象刘二瘸子在板凳上的形骸越来越放浪,座谈会主席元慧迫于无奈,座谈的话题只好首先从龙山寺茅厕的具体方位开始谈起,获知了茅厕的位置,刘二瘸子起身夺门而出,座谈会正式从引文进入正题施主从哪里来?,元慧在禅床上扭动着硕大的屁股郑重发问,呃,我们,从城里来,纸张扭曲的声音里老吴迎合着禅房的氛围静心答道,:哦?听施主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扭曲的纸张在元慧的屁股下呻吟,嗯,不是,老吴把头一摇,伸手一指坐在桌对面的裘亏本笑笑回道:我们都是打外地来的.”,元慧点点头,瞧也不瞧裘亏本,继续又问:那施主干的是什么营生?这个...”,老吴渐觉元慧的问话类似于政审一般无聊,心想自己又不是来应聘做和尚,元慧哪来这许多问题,无趣中老吴强打精神随口声称自己四处做点小生意。听闻老吴自称是做生意的,元慧成竹在胸的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皮鞋也不脱扳起两腿径自就盘坐在了禅床上,元慧的这个举动让老吴稍稍觉得有些堵心的同时也让老吴一下子找到了互动的话题。师太,你这双皮鞋真不错,坦白说,老吴的这个话虽然说的很不中肯,没有一点实事求是的精神,但它在互动方面所产生的实际效果却是不容忽视,老吴这一提及元慧脚上的皮鞋,元慧霎时间精神倍增,阿弥陀佛,施主真是生具慧眼,见过这双皮鞋的人都说这双皮鞋不错,据说,还是名牌,生具慧眼?元慧的词汇何其丰富,元慧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的就从禅床上放低右脚弓起脚背尽力伸到老吴的眼下左右亮了亮,由于右脚伸得到过长,元慧互动的差一点从禅床上栽下来。嗯,嗯,师太,确是名牌,是达芙妮的,可以想象,在一座寺庙的禅房里和一个尼姑谈论一双皮鞋是一件多么滑稽的事情,老吴实在是忍不住自己上涌的笑意,这双皮鞋的款式新颖、质地、做工都很考究,师太,你买皮鞋的眼光很独到啊。款式,这双皮鞋的款式古老的就像裘亏本兜里的罗盘,一通胡扯之后,老吴的笑声脱去了含蓄的外衣,显得越来越赤裸。对于老吴一气成的马屁元慧似乎显得有些难以受用,元慧从嘴里咳了一声,神态有些忸怩,:这双鞋,不是贫尼买的,是本寺弟子外出化缘得来,化缘居然能化来皮鞋?元慧这一说,老吴瞬即来了兴致,当下止住笑,将座下的长凳往禅床前移了移,堆出满脸的好奇。元慧在老吴洗耳恭听的姿势里再次轻咳一声,脸上恢复了常态,:施主有所不知,元慧一抖僧袍,卖弄般的翻腕一把捉住袍袖缓声言道:本寺共有弟子十余名,分作几批,为了本寺的生存,长年轮流奋战在坑蒙拐骗的第一线,施主适才所见到的妙音和妙意便是本寺的化缘能手,很有悟性,在贫尼的大力号召下广泛深入到最富庶地区进行化缘活动,二人刚刚回寺不久,贫尼脚上的这双皮鞋便是由她二人联手化缘得来,据二人称,为了这双皮鞋,二人费尽心力为某鞋店充当了将近半个月的鞋托,此化缘功夫,诚可赞也。怪不得在初见自己和容貌迥异于常人的裘亏本时妙音和妙意俱是一副视若无睹之状,原来是见惯世面的,自然是见怪不怪,元慧的最后一句感慨彻底改变了老吴对佛门弟子不贪不痴无色无相的看法,哦,难得,难得,老吴勉为其难的在口中应付了一句,心里莫名的又泛起一股难言的滋味,何处——才是净土,老吴盯着元慧屁股下露出的杂志一角突然间自嘲的苦笑了一声,元慧的得意中,老吴转过脸,乏味的看向桌对面一脸嗒然若失的裘亏本。

 

 

        小说连载:《尘结》第五十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