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99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285)

(2012-02-03 08:19:50)
标签:

转载

分类: 发表文字,收存
存,谢谢梅雨老师,谢谢淮田老师!

●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285

 

孙淮田选辑 孙淮田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243467170

 

唐以洪

 

人民

 

那些唱歌的
是人民,那些跳舞的
是人民。喝酒的
吃肉的养身的健身的
把钞票当纸花的
在刀口上舔着血汗的
也是人民。那些
在垃圾里扒食的人们
还是人们,或者
更像鸡鸭和麻雀

 

故乡啊故乡

 

转过身来,草木茂盛
你被掩映其中,那么干枯
像一只死去经年的蜗牛
转过身去,你却苏醒过来
在我的身体里缓缓爬行
沿着血管,直抵我的心脏
故乡啊故乡,你可知——
这里是你常常爬痛的地方

 

一把农具的心声http://blog.sina.com.cn/1968618a

 

 

江耶

 

和蒋田田说说命运问题

 

田田,我最亲爱的孩子

和才八周岁多的你,说起命运

看上去似乎为时有点早了

其实在你被孕育之时始

命运已经找上了你

很多事情你决定不了,包括

你要来到这个充满是非的世界

包括爸爸和妈妈,包括以后发生的一切

这都是你的命,或者说命运

我亲爱的孩子,你无法选择、更改

你只能接受和适应,在这个问题上

看上去强大而智慧的爸爸

很多时候也是无能为力的

生出许多伤感而忧虑,甚至欲哭无泪

亲爱的孩子,在这个过大年的时候

爸爸跟你说起这些事情

内心里是多么的无奈、苦痛和酸楚

我害怕你受到任何委屈,我多么希望

你能平安一生、快乐一生、幸福一生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有人地方就有江湖

就有矛盾和恩怨,包括我们这个小小的家

我们有爱,但爱和爱不一样

就像我爱你和你爱我也不一样

我是你的命运,你更是我的命运

我的生命已经因为你有了巨大改变

是自然的改变,是因为自然的改变而带来的

世上种种事情的彻底改变

我已经安然接受并为之努力

我亲爱的孩子,命运就是命运

它不是一个坏东西

改变不了命运是可以利用的

比如爸爸的农民出身,带给了

我勤劳、朴实、善良和本分

它们使我能和更多的人融洽地相处

在相互帮助中完善各自的生命

你也可以利用这些曲折的命运

看到事物不可能一帆风顺

在接受中认识真相、避开伤害

使自己能安全度过一个一个险境

爸爸真的并不贪心,现在的你

正在成长之中,身体健康最重要

内心安详最重要,专心学习最重要

这些是所有命运都要求你的

它们要陪伴你的一生

你要真心地接受,顺从

这比什么都重要

你真正地拥有了它们

我相信,无论如何

我最最亲爱的田田

你也算是,有了一个好命

 

墙后面有人http://blog.sina.com.cn/jiangye99

 

 

辰水

 

抗美援朝老兵

 

那年他十八岁

他满怀着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

轻轻地跨过了鸭绿江

他老家在山东

在山坳里的安乐庄

十八年了

他从未出过远门

但这一次却离家几千里

更何况是持枪上战场

“他还是个孩子————”

临行前母亲一整夜地嘟囔

其实他也没有马上去到战场上去

他在鸭绿江畔

沿河饮马、闻鸡起舞

他在那里日夜刻苦训练

为的是早日能杀敌效国

第二年他终于上了战场

他端起枪向着敌人射击

到底打死没有打死美国人、南朝鲜人

他老实地承认自己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被一发炮弹炸成了脑震荡

从此他反应迟钝、慌慌张张

他不再端起枪

他拿起了烧火棒

他幸免于一死

他得以凯旋回朝回家乡

因有疾

三十前未婚

因无俸禄

四十前无妻子儿女

因无银子

五十前父母双亡

因无居

六十前为大队看管山林

因无人照料

七十前死于风雪之夜

 

辰水的BLOGhttp://blog.sina.com.cn/chenshui1977

 

 

阿未

 

碎了
  
我爬起来,身体还是完整的
而刚刚买的那面镜子
已四分五裂,在阳光的照射下
散落一地的碎镜片,像无数双仇恨的
眼睛,正对我怒目而视,更像
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刀子,狠狠地刺向我
还在我起身经过它们的时候
用每一个碎片来切割我,让我
身首异处,让我自以为始终完整的身体
和它们一样粉身碎骨了,这多么可怕
我已不复存在,我在这些碎片面前
失去最后能见的自己……

 

 

膨胀的暗疾

 

吃多了我就想,生活不但要给我外在的压力
还有内在的,还有这些美食
趁虚而入,在内部安营扎寨,以此
改变我的体重,或者
纠正我一直以来对生活的态度,就像此时
当饥饿被饱食挥刀斩下
我的内部就已经一败涂地了,那些
霉坏变质的食物在肠胃中拥挤,成为穿行在黑暗中的
魔兽,它们不断浸入我的身体
以血液和脂肪的面目施展法术,把我
变作一个越吹越大的气球,膨胀的暗疾,被
贪欲和美梦蒙蔽,已难以治愈……

 

阿未的诗歌http://blog.sina.com.cn/weilianchun

 

 

焰紫

 

我深深地爱你

 

你说,请去掉一个形容词

整片苍穹都在大地的怀里

如同整片海洋属于热爱的心灵——

 

哟,我是汪洋,我是澎湃

悄悄去掉一个形容词
寂静的夜,陷入更深地思索

 

你说,请去掉一个主语

哪片云朵不是为风漂流

哪座群山不是为春天守候——

 

哟,我是云朵,我是群山

收获的日子,我忘记了我

只有沉甸让头低下,只有块茎紧抱泥土

 

你说,请去掉另一个主语
离开火车的时间,才会为一座站台

停下驰骋——

哟,慢一些,再慢一些

让心赶上来,感受只有一个词的表白

 

焰紫http://blog.sina.com.cn/u/1731702102

 

 

姑苏小妖

 

你说:这是会唱歌的树
  
几乎在瞬间,你闪电般转身
爱上了这棵香樟
这棵浑身长满音符的香樟
立于旷野之上
多声部的旋律从绿色的声带飘出
像三月,缀满花香、蜂蜜
更像苏醒的河水,亲吻错节的草根
你微醺、安静,仿佛在等待
那些盛放在香樟喉间
银质的乐音,嗖嗖地飞进你初春的身体
任由它,迂回流淌

“春天了,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我已褪下陈年旧事

像一尾渴望成熟的蛇
褪下束缚的皮囊
无须华丽的修饰,诡异的想象……春天
她对横笛,桃花,爱情的赠予
——也将完整地赠予心上有裂痕的人
无边春光,因而可以
仰望,聆听,许你在月光下推敲
我友,你若来
我将与你推杯换盏,在姑苏城外枫桥头
薄薄的春夜,就着七里东风
诉说彼此年少时的轻狂

 

渡。http://blog.sina.com.cn/u/2030312054

 

 

陆新民

 

冬日临江

 

日出  江渚 

都与它无关

横渡的江轮和人

也不能将它丝毫改变

卵石和沙砾  无数次

混浊  又无数次清白

像一个隐喻

我感觉到了心动

其实什么也没动

 

江水的心思  远比我纯洁

蓝天伸来一只手  何曾抓住……

 

 

想不透……

 

这蔚为壮观的一大片

  水面  水域

以一种姿势

超越我们的想象

 

是从天上  地下  还是雪山来

在这里融为一种色彩 

一种力量

  在水中蕴藏 

 

我在想  水的来历不明

否定之否定 

它们在唱

 

无知如水  幸运如水

一无所知的幸福

在有形无形之间

 

陆新民的BLOGhttp://blog.sina.com.cn/luximi

 

 

李坤禧

 

朝歌以春

 

风霜的枝头有多大

采桑的归宿就有多深

镶嵌镂空的心魄与征途......

朝歌以春。面对着面

低语的画笔比瓣更显柔韧

 

 

多一亩田

 

黑暗死去,又在古老的城墙上重生

月光像捡拾歌声的台阶、麦粒

舞剑之人该寻蛙而舞

悲悯之影该仰狼烟的线条追风

很多年来你都未识得沉潜的袈裟

当浪花比月光的盔甲睿智猛烈

一茬拙花律动的万物生音韵

再趋明净,此情此景比骏马高

乐器佩戴的晨钟暮鼓多一亩田

 

李尚锟—空绽放的青枝绿叶http://blog.sina.com.cn/lisk888

 

 

刁利欣

 

青草坐满了铁轨

 

当时明月在,星光在,诗歌

也还在。二十五岁的海子躺在三月末

身边有圣经。他丑,又矮小,长发长须

我不知道,如果他不写诗

我会不会为他流泪

 

他胃里仅有的几瓣橘子

其实离春暖花开已经不远

火车夜夜途经山海关

越长越高的青草,坐满了铁轨

坐满了一个人的青春

诗歌年代的思想,三月末摊开

 

已经是一月末了,铁轨边

还有很多草籽可以收集

想着想着,眼眶里就有了清明和谷雨

刁丫头的月光树·http://blog.sina.com.cn/xieyidanqing

 

 

海石

 

那时

 

那时天很蓝

白鸽愣头愣脑的冲

那时水很清

鱼群没有危机感

一切都很鲜 洗洗就干净了

风很和煦 土地就是土地

推铁环、摔泥巴、打弹弓

羊羔咩咩、牛儿哞哞

草丛里 蚂蚱 蝴蝶 飞娥

夏夜里 老奶奶总会在故事里把狼喊来

笑漏了嘴巴 明白了  谎言是和狼作伴的

那时 就是这样

一切都很自然

 

海石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036706753

 

 

金丝猴

 

星星哭了

 

星星在白云的怀里睡着了

月亮阿姨给它裹了一条灰色的毯子

当把它抱到桂树下时

哗啦啦的河水将它吵醒了

灰色的毯子

怎么也裹不住它

不是掉在东边 就是掉在西边

月亮阿姨铁青着脸说

再闹我可不管你了

星星越发伤心了

泪一串一串落了下来

 

新侨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802083950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