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51
  • 关注人气:5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全球华语“诗阵大比拼”参赛作品展(十八)——辽宁

(2012-01-16 23:11:05)
标签:

转载

分类: 发表文字,收存
《长白风杂志》的编辑老师晚上好!这里的25、26、27、28号的四首诗是我写的。不知道全球华语“诗阵大比拼”参赛作品展——是什么比赛?

全球华语“诗阵大比拼”参赛作品展(十八)

 

 

——辽宁赛区参赛作品展(2)

 

 

20

我的荒野,我的城(组诗)

 

给我一片稻田

 

 

给我一片稻田,就是给我色彩、形状、

晴朗,以及欢喜的生命;就是——

给我想要的,北方的霸道和蛮横

 

给我一片稻田,就是给我害虫、麻雀

和吵闹,给我水土、方言和沉潜的血脉

与稻草人一样,我们都是空心人

只在露水晶亮的清晨——

感激、热爱、泪光莹莹

 

 

我需要一个人滞留在途中

 

 

没有哪一年像去年那样热爱土地

没有哪一年像去年那样恋上野外

 

野外,是个可爱的姓名

像个不安分的人,有古怪的坏脾气

在无人的风口,有流浪的灵魂和

奔跑的禽兽、随风摇曳的花朵……

我与它们之间,隔着四十年的距离

月光、草色、植物,依然年轻

而我这百无一用的虚弱生命

是汪洋中的船,日益破败、漏风

藏不住太多海水和风云

急需好好休整

 

我要一个人滞留途中。我没有奢望

真的没有。但是,我有野心——

要替不为人知的一块土地秘密命名

……大河奔涌、山川壮美,芦苇和夕阳

使一湾湖水生动;爱幼兽如爱我们的孩童

我的大溪地啊,我的乌有之乡

几乎使这一切成为可能

 

 

随手写下

 

 

这是异常敏锐的时辰——

虫子藏身,鸟儿疾飞,人类开始忙碌

然而,几里之外,还曾是秋季;

几天之前,我仍在单衣试酒……

 

这也是不知不觉沉重的时辰

不需要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

土地慢慢坚硬,雪压松枝垂得更低

空出来的田地比另外的季节

更廓远,更寥落……。太多的秘密

是痛苦的。风的旗语隐秘地改变了方向

——这岁月的同谋,以柔软的心肠

篡改了一切,使我们悄悄变成:

连自己都不认识的“别人”

 

 

刚刚过去那个夏天

 

 

一回头,我就看见了你——

绿色蜂拥的深处,是容易被忽略的

你像尘世准备过早的一份

礼物,有几分倦怠、几分微凉

 

还好,是我唤醒了你

河流唤醒了我。无需感谢

无需忏悔和谴责。静静地望着河面

最好什么也不要说……

而你,是更深的缄默、更恰切的啮合

疼痛着,使我重生,发挥作用

 

那一年中,我只记住了夏天

其余的,都是附庸。像开幕前缭绕的乐音

和满天的鸽哨,并没有什么实际内容

 

那个夏天就这样白白地过去了

——我也是空白的,在肥沃的原野上

默念三遍,就成为自己的神灵

走动,不染纤尘;停留,风起云涌

像个木讷的守林人,独自守着黑夜和风声

 

不过,刚刚过去那个夏天,也是有用的

持续的行走,带走了那么多流水、面孔和

下午三、四点钟的光景……

还有,你沉静而冷峻的表情下

不易察觉的心,如……深深的海洋。

 

 

剩下的芦苇

 

 

没有人等你回来,没有灯光透过昏黄的窗纸

落在你的脸上;也没有书简上的思想

熠熠生辉。所以,你注定不能成为月光美人

或新娘……。这个容易犯困的寒冷纪

你出奇地满足,在正午的阳光下

摇头晃脑,收紧一颗草本的心

等待无人认领……

 

沉默的大多数,已不知去向

有残雪、冰河和弯弯的车辙为证

兵荒马乱过后,喧哗很快就沦陷了

而你,仰起小脸,斜斜地转身——

一抬头,就是艳阳;一俯首,就是春光

像悠悠的陶笛,还原了流水和青春

 

没法说出我的感激……。在茫茫荒野

白雪、微风、惊飞的鸟儿和剩下的芦苇

是体谅的安慰和成全——

远离人烟,使我更像一个健全的人

 

 

写下的……

 

 

写下就化的,不是雪

是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细节

土地坚硬,该怎样抽出嫩芽和花枝

那决绝的力量,无法比拟

可是现在,一切都睡了

雪野下,一个庞大的帝国正在缔造

我们看到的,是多么简单的过程

 

写下就错的,不是人生

是那些不可排拒的轮回,生生不息

一次次原谅,一次次重蹈覆辙

 

 

 

病中八天

 

 

已经八天了,我被与世隔绝

不能下楼,不能太多说话

更不能像平时那样,悲欣交集

如一个玻璃人,刚刚碎过

需要粥、耐心以及时间

重新制造、慢慢浆养

 

然而,我贪恋黎明前的黑暗

像惦记夜晚带来的厚礼

早早地起床、洗漱,来回踱步

与清洁工和早班司机一起

迎候第一缕曙光,漫上窗棂

 

四楼的高度足够了,足够我用来

体会那些平日忽略不计的点滴

八天的长度足够了,足够我

生出翅膀,隐秘地飞行

 

背着万水千山的疲惫和切齿的

寒凉……终于,我回来了!

 

邻街小吃部,罩在一团热气中

铁皮炉子里的火舌,让我蠢蠢欲动

看哪!天堂也没什么稀奇

比起人间烟火——

那小小的、低低的幸福

足够让我下定决心,再活一回!

 

 

简笔画

 

 

一条线是闪电,劈开大地

二条线是弯弯曲曲的河

三条线是脉脉的远山,绵延不绝

 

在冬天,不宜饮酒、哭泣、怀念

白亮的天光下,亦不宜写忧伤的文字

我别无长物,只有清茶一盏,明月孤悬

怀揣一只马良的神笔

用风雪来掩埋,以及灌溉

删繁就简地留下雪野

和大片大片的空白

 

一夜又一天,连绵的大雪

 

我不赞美,这童话的世界

究竟多么完美;也不想交出心底的

冤屈和证词。一夜又一天的大雪

落在一个恰当的节气

使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所有的人,都无辜而无罪

 

这山河、这大地,是值得信赖的

空前绝后的纷飞大雪,是清洗和救赎

使一天与一天挨得很近、很紧

黑夜和白天里,没有一个不干净的人

 

 

21

疼在黑夜

 

闹钟一点点撕碎时间

纷纷飘坠,下雪了

从白天走到黑夜,从黑夜走到白天

思维或许可以消耗掉

 

就剩一点点思念了

躲在汗毛孔里不出来

我熬不了多久

就顶着白发和风霜去看你

骑着可以涉水的马

真的,我将不再固执

 

只须一个世纪,

我是说一个白天和黑夜

你看我的泪在燃烧

我的梦在燃烧

横亘在你我之间的时间和距离

在烧毁,在熔化

 

到你面前的,也许只剩半颗干瘪的心

那也是心啊

打包带走。好吗

 

 

 

22

雨前

 

 

柳树和土地的膻味

瞬间被赶了出来

天空象一只巨手按下去

空气变得紧张和膨胀

 

风甩出叶子和羽毛

未曾收捡的衣服

做痛苦而痛快的飞翔

被穿了心脏的衣服被系了扣子的衣服

飞不出一声尖叫

 

天仿佛灌了墨 

也罢!拍打翅膀的衣服

即使飞不出

也要蘸了墨

扫上一笔

 

雨点落下来

无论砸在哪

都打开一小朵白亮的光

 

 

 

23

一盏灯

 

 

我从没跟人说过

一盏灯

是我全部的秘密

 

风雨淋不到它

阳光晒不到它

没有人的时候

我会一遍又一遍擦拭

 

三十年了,我从来

舍不得把它打开

它藏在我心里

并会永远珍藏下去

 

我也不敢把它打开

我真怕一打开

它会永远不亮了

我更怕一打开

它真的亮了

我会化掉 

 

 

24

夜莺的歌唱 

 

 

听,这一声高似一声

金属弹片的声音

将一块寂静搅碎

 

我怀疑它小小的心脏

藏有一小截一小截的导火锁

被数次点燃,又数次熄灭

 

这起起伏伏的声韵

被树脂的香气传运

分不清是忧伤还是幸福

 

这些发不出光亮的声音在摇晃

被无数张叶片提着

被斜起的小雨提着

这声音从来没有停歇过

 

我始终没有勇气放出一只小船

我和夜莺的歌唱之间

隔着黑夜的海

惊涛骇浪。深陷。苍茫

 

 

25

矢车菊抱紧的秋天

 

 

温存又粗砺

的力量,迫着一朵矢车菊开

 

进入白色的花瓣,进入水,唱词

被白光照亮,喉咙里只是微微的发烫

卷曲的小骨头里,提着无声的榆树

白桦只管闪着

豹子一样的光阴和斑

 

我红裙,黑衣,在矢车菊开满的世间

低矮处献诗。当我进入

抒情的高地,发现,我只是一片阴影

 

一小团白的颜色,裹紧

一个世界的真相。当它松开的时候

一瓣瓣针杵样的真理,被秋天秘密地衡量

 

 

26

雨雪天气

 

 

一整天,没有一只鸟儿抱紧天空

 

如果不是一绺雨雪

潮湿在脸颊,如果不是冰凉裹紧我

以为内心松开了自己

 

晾衣绳上,三两个亲人的衣物

永远不见了。松垮下来的,堆积起新鲜的冬天

看不见有搅动的尘埃。一场记忆,变白

 

树杈光秃秃的。它们

不需要成为谜,不需要

隐痛,压抑,和想念。是谁,掰断了这些

骨头里的折痕?

 

我被一朵藏在眼睛里的雪

逼出了眼泪

 

 

27

打马走过那一片芦花

 

1

一匹马,不知不觉怀上了冬天

 

那天打马走过,一棵芦花早已等在那里了

当我发现你,已是黄昏时候

残阳无人认领

 

冬至的雪

跨越了旷野,芦花飞越一截鸟鸣

四分之一的慢板,接管了你

就接管了一生一世

 

冻僵了的时针,说穿的时光

我还能再拨动一次吗

我住在你的空白里,你

住在我的疼里

 

2

这一次

不搭月光草垛,不码文字

用以取暖。穿过身体的微光

就这样明一次,暗一次

 

我腰身尚细,眉目尚浅

却已筛过了太多的风

四下飘零,对褴褛的岁月满怀歉意



你说寄出去的诗歌没有照亮黑暗

措手不及的悲伤也是那么细

那就赐我三尺长镰,裁我

大片大片的空白吧

 

斩获盐和海水

浸泡汉字的表面,直到生死磨损

 

 

28

对天黑的两次描述

 

1

不是某双眼里熄灭了几片光

不是盛大的冬至跑着一匹黑马

不是徒步回家的那些脚丫

踩着一个音阶的黑,沓,沓,沓

 

是第五棵白杨树上的麻雀

眼神干净,衔着迷茫

一眼渴望的深水,在冰层下

叮咚作响

  

2

我的黎明病了。那些黑

先从眼里升起来

 

山那么高,风都吹过来了

低处的草,暂时藏起了太阳

前行是黑,再前行也是黑

挥刀不入的一片迷茫啊

 

第五层阁楼上的鸟鸣

衔走了危机四伏的叶子

剩下冬至里形销骨立的树

像我身体里的软肋

那么一排,一排,紧挨着心跳

 

那些褪了色的一叶一叶

褶皱,允许我擦着火柴

照一照十二月里,病入膏肓的天黑

 

 

 

29

《清明》

 

 

这一天,可以和故去的人

叙一叙未了的情

你没走完的路

我替你走得比一阵风还快

 

可以与一场雨对峙

谁更接近春天更接近

一棵青草

可以回头丈量一下自己留给

尘世的影子离一块墓地

还有多远

 

如果没有这一天

故人停下来听我

把这半世的光阴一一清点

 

此刻,我的心像墓前的这朵百合

羞愧地开

再坦然地凋

 

 

30

《盘山》

 

 

写下一座虚空的山,就可以

瞒天过海,就可以把一马平川

轻易地举过心头,有谁还能

高过你?

 

现在,我把阳光、荒芜、河流

和海水一一呈现

就是湿地、浅滩、鸟鸣和人间烟火

就是排山倒海的芦苇荡,是一滩

遥远的女红,是横无际涯的稻田

更是刀具、战火、遗址和滔滔的

大辽河

 

盘山,你这大海最不能舍弃的

旧情,我想用得天独厚

写下你的沉积,你的丰腴

也写下你的新

 

从此以后,我说的每一句话

都带着欢喜和涛声,带着雨水

和盛开的爱,流向阡陌纵横

的每一条新渠,每一条大河

幸福的归宿

 

 

31

《野花开遍》

 

 

被我爱着的,捧在春天的手里

藏蓝色,指甲那么大的

一小簇火焰,一小簇火焰

漫山遍野地燃烧

她浓烈的蓝、她的纤弱和卑微

像一盏煤油灯

燃着陈年旧影、灰烬、伤痕

甚至泪水

 

 还是这样的黄土高坡、这样阳光和树影

多年后,我在一簇小花面前

探访儿时那段沉埋的美,隐秘的伤

 

一个人坐下来,呆呆地陪着自己

“这一生中的好时光

还与了我的河山和村庄”

仿佛远山、近水都是我的

却不能为任何一朵野花

寻找一个家

 

 

32

《扑通

 

 

十万顷春风掉下来 

就是一条大河 

闪电一样,照亮一片水域 

就是浩瀚的芦苇、鸟鸣、云影 

是喜悦的清晨和隆重的黄昏 

 

也是我一阵比一阵紧促的 

心跳 

 

这个时候,我只是一阵秋风 

在未知的路上 

除了静静地等待一片叶子 

石头一样 

落下来 

什么都不想做 

 

 

 

33

女儿锈十字锈

 

 

室内飘着好听的音乐

流淌着慵懒的暖

女儿专注于一小幅十字锈

彩色的丝线在她手里

像一道小小的彩虹

第一次拿起针线的她

笨得多可爱

你看,一根针在捉弄

她白嫩的小手

调皮的线让她的小鼻子

渗出了汗珠

 

她一直专心于手里的小小锈布

那里一片叶子正慢慢泛起绿

在这之后,层层的绿正悄悄抬头

 

 

34

无题

 

 

这夜是一截洞箫

有谁在悠远的吹

树影摇落一两颗星星

却被风扯住了衣角

它的孤单在夜色里沉溺

它的命运和一盏灯遥遥相对

请恕北风无情

它的来路正是我的去路

前生和今世,有和无

 

 

35

灯光

 

 

和我一样醒着

有茫然的方向

有与别人格格不入的命运

这无疑是可悲的

那么多的黑暗被抛在了后面

那么多的人与我背道而驰

那么多的童话和现实显露不同的样子

哦,灯光亮起的时候

我是唯一和它呼应的远方

我们之间有亿万光年的距离

却异乎寻常的同时选择了光明

多好啊

我的体内飘着和灯光一样

明亮的雪花

 

 

36

缓慢之美

 

 

明媚的早晨,风的低语

斜斜地掠过树梢

阳光带着悠然的笑意

一只麻雀叫出清脆的单音

马上就有另一只来应和

一座民居的门开了

走出来的那个老妇人

手里的玉米撒向咯咯叫的一群母鸡

 

我喜欢她的手慢慢散出的弧度

喜欢那些啄食阳光和米粒的母鸡

喜欢被阳光打开的这个早晨里

甜美的时光和微微醉着的

缓慢之美

     

 

37

疼痛的思念

 

 

四月  肯定有一种最大的乐趣

不然喜鹊为啥唱响古槐枝头

哈哈  北京回来的小外孙女

在外婆的苹果园里与一朵花比高

她的小脚丫是个嫩嫩的花瓣

一片绿叶就能绊倒

她的笑是这个世界的香纯

干干净净的白

让夜色失去

 

初秋时节

电话里突然露出苹果一样的脸

 “外婆你来啊  外公你来啊”

二十三个月的女娃

 “想你”

仅两个字啊

如微风中颤抖的花蕾

让人心碎

 

晚霞  站台  北京

离去的28次列车

越来越模糊的背影

抽细了我的视线

 

此刻  夜静得只有露珠的喊声

我忽然觉得树叶动了一下

露出嫩嫩的思念

一张光鲜的脸

挂着两粒

泪痕

 

 

38

喜雨

 

 

雨滴

是她手中的米粒

轻轻地撒一把

那些  浅红  鹅黄  淡绿  嫩白

齐刷刷地

在她的目光中抖起精神

 

她的脚深入古诗

顺着悠远的意境

生活的蔓

一直绿向前方

天黑回家

那些红薯挂起无数灯盏

一如她汗珠洗浴的美丽

照亮大半个中国

 

她那丰满的曲线

一个中国春天的大红灯笼

她手上的血泡

能点燃一树杏花

揣着一粒草籽前行

 

绿  是草的品德

在它面前你满眼都是春色  一抹嫩绿

在你的脚下喊你的乳名

你感到有生命力

仿佛  一个人字

在你的心上发芽

 

我在周末的早晨上山

因为这天是大家公认的

跟草有关的日子

顺着好心情  我们在

蒲公英的眼里读到一棵草的高度

我小心翼翼地揣着一粒草籽前行

 

从山上到山下  环境有差异

我和邻家女孩在痴情地

守望着一方泥土

此刻  她就是青草旁边的

一朵花  花的旁边

很可能有一粒草籽  破土

 

都说绿色代表生命

此刻  我想到草原  和草原

那些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马背上的民族

 

在低矮的阳光下 我要看看

心上的草  怎样

绿起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