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743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代诗卷2011年卷

(2012-01-03 22:38:35)
标签:

当代诗卷

2011年卷

刁利欣

诗歌

文化

分类: 落月执笔,诗歌



当代诗卷2011年卷

当代诗卷2011卷索引

当代诗卷2010卷索引

当代诗卷2009卷索引

  
  

编者说明:本卷资源均
选自网络,有谬误处或
有异议者请告天荒修改

当代诗卷》投稿论坛
zcshige.com 


当代诗卷》投稿信箱
kongxz@163.com

  
  

天荒一隅编选制作
2011-12-3 

  
 


刁利欣
  
  


  刁利欣简介








  刁利欣,1971年4月出生,辽宁鞍山人。供职于辽宁盘锦辽河油田第一高级中学。出生七个多月患病在身,瘫痪在床18年。18岁做双腿截肢手术,借助假肢工作、生活和学习。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创作的散文作品,陆续在《鸭绿江》、《散文百家》、《福建文学》、《散文天地》、《三月风》等报纸杂志发表文章若干。文章《灵魂的回头与远望》被收入华夏出版社《为了生命的美丽》一书(新浪读书网上可查到这篇文字)。文章《在岁月的呼吸里醒着》一文被收入中国散文学会主编的《2003中国散文年选》、 2006年内蒙古文化出版社《百年中国经典散文》、2008年花城出版社、广东出版集团《新世纪优秀散文选》等书。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eyidanqing





  大地上的事物(组诗)



  原野



  是第几次的回顾呢?

  记不清了

  真想搬动一个词语

  允许空旷把我推向空旷

  我看见一棵树籽

  生养了许多枝繁叶茂的光阴

  分开几片叶子

  这么多年就从手上走失了



  我允许远处的风在身体里刮来刮去

  趁机把一粒草籽种下去

  我看见自己一个肺叶悬挂着的

  并不是去年的绿

  风先于时钟的滴哒声到达

  截取了一只飞鸟,三两声的断句

  一株植物

  孤独的挺拔,越过霜期

  我从原野里拾回一片目光

  看见所有的枯和绿

  都安之若素





  树



  我在一棵树下端坐

  隔着来年的一场雪

  许多看不见的东西像草

  齐刷刷覆盖脚面

  我目睹了春天

  刺穿一只鸟的胸膛

  枝桠上都是丰满的诗句



  树长了一截

  天空就矮了一寸

  隔着寸许长的往事

  我不说出忧伤

  独坐苍茫的人,不只我一个

  看不见的年轮里

  谁最后截取了一株植物的思想





  苇岸



  在一本书里读到你

  扉页上

  已记下怀念的一行

  书脊一样单薄的人

  遗落了星星那么多的梦境

  就让铅字

  为你一个一个排满



  总是在其中一节

  轻易读到草木与河流

  和大地相爱的人

  数不清两肋上

  布满的野草和矮松

  白昼很短,黄昏很长

  长过我胸前的那排钮扣



  合上书本的手

  有些颤抖

  折了深色的植物

  夹在书的最后一页

  二十四节气

  由一场雨

  潮湿在大地更远处我的脸上





  合声



  整个季节,我一直在倾听

  除了消亡以外

  叶子的合声从细微到稠密

  翻卷了大地上的喧哗

  光阴也从年幼一路滑向茁壮



  这些声音,推开了我的身体

  两片肺叶,挂着一年四季的透明

  而斑点,以不可知的速度

  悄悄生长



  总是被最后的枯黄

  击穿巨大的空洞

  缤纷的句子,籁籁飞落

  被知更鸟带向南方

  它的飞翔,牵扯我的心脏

  向下一个春天,索要太阳的光芒



  河流



  如果干枯的寂寞里

  蓄满了渴望

  就让目光

  纵身一次河流的深处

  那些深埋的根茎

  把某些坚韧或柔软的时刻

  弄出了流水的声响



  曾经一无所知的秘密

  长成河滩上的凌乱

  我内心的句子

  写到河的最后一条支流

  一生的抒情,和河流一起渗透

  没有人留意,一尾鱼的鳞片

  碎成了一捧冰凉

  一大把的时光

  独独没有剩下





  弥唱(组诗)



  弥唱



  十万芦花,捧出冷风吹低的十月。



  一只落单的鸟,抱紧自己的萧瑟

  一针一针,唱出清早新染的伤寒病。

  一支削尖的芦管笔,苦于不能给你一张处方

  让你衔来一丝旧光线,把巢,好好安放



  我有点心乱。整整一年,枕着

  大辽河的水声,无法入睡。我咳嗽一声,它就摇晃一下

  再咳,再摇。还没等到

  来年,我的心就像芦花一样,飘忽不定



  一直羞于说出口,深藏多年的心病

  其实我的心,早已泊于它的动,泊于它的静

  它动一动,我呼吸急促

  它静一静,我知道日子还安好。中年以后,一个人

  就被一条河水反复濯洗

  直到透明,变薄





  牵牛花



  开出一朵蓝,另外

  那些蓝,理想一样开在篱笆上

  牵出醒过来的晨光

  它的藤,从昨夜带来的曲折

  盘着腰身还要向上一些



  晨光愣了愣神,扶起

  被蓝清洗干净的记忆。一朵蓝

  丰满,就有一片白消瘦。比如容颜。一朵蓝

  开了,一个梦就圆满了,一个

  深陷黑夜绝境的心就复活了



  怎样掏空自己,才做到心无杂念,藏下

  更多的未知和混浊。一生要

  举起多少忧心忡忡的雨水,才能

  开成蓝,映出

  蓄存我眼底的那片湖水





  没有说出的



  起初,一些风不安份,阳光

  也不安份,咬紧窗台上

  斜下去的影子,翻乱了

  一个记事本里的零零碎碎



  后来,一些词语和艾蒿、满天星

  也加入了,挤挤挨挨,忘记了

  留出一些缝隙,好让

  世道、目光和小飞虫安静的出入。只有我



  不动,长成一朵花,没有

  说出的,已经消失在更早的时候

  来路不明的芬芳,汇集于

  一朵、两朵…的花蕊之上。低处的



  暗语,和红、和绿,白和浅白

  一层一层,打开,向内

  也向外。给时光让开一条道

  它走了,我还开





  数到草木



  在一棵叶梗下,我学习倾听

  看不见的生长,都藏在花开的声音里

  每一朵,都情不自禁。每举一下

  饱满的蕊,生活就和鸽子羽毛一起落一下



  在一面山坡前,我学习凝望

  如何把枯黄和青春对接。数到草木

  就看见大片的岁月。春天每老去

  一部分,一些草木就向凋谢撤退一枝一叶



  在一间老屋,我学习守护

  情绪里的念旧一天天增多,扶着一排

  就要松动的牙齿,我小心咀嚼

  大地赐给我的幸福





  第三朵



  它开了一朵,在北方以北的泥土

  它开了两朵,在种了薄凉的雨中

  第三朵,开在莲花上。一个

  退隐的影子,不能细数万物。除了

  谦卑,别无所有。流水

  瘦小了,重叠了花开花谢的背影



  此去

  我是个辜负村庄的人。

  那年,一把远走的铁锹带走了我

  紧紧穿上去的鞋带,也没能

  拽住一双脚板,一路上随手填着

  日子掉下来的腐叶



  眼看秋风深了,一地高粱红在东山上

  又有一片苜蓿黄在西沟里

  以前举镰的手停在空中。此去

  的弃儿,空心的大部分,更空一些。



  治胃疼的小瓶子里,数了又数,充当不了

  治乡愁的药片。经年也许在以前

  也许在以后。恳求风,你好好接住我

  叶落归根的返回

  想说的一句话,悬挂在村口



  花下坐

  入伏的风藏在一本经卷里的

  时候,我已腾出安静的位置



  盘膝,不等冷风吹低

  矮下去的大雪,左手悲欣,右手交集



  木鱼和晨钟移步自己的声响

  一朵花托着艳蕊,打开心里的痛



  一个蒲团里的明年

  只等待铺开,洁白的一片



  世界醒着,却不说话。我对着佛的

  影子,把花的模样,又开了一次





  荒芜



  柳树高到一声蝉鸣的时候

  棘棘草就矮了下去



  不等秋声到来,走丢了的支楞劲儿

  让一棵豆角秧再也打不起精神



  蚂蚁们依旧不长个儿。

  但它们流动成黑色的河



  卷走大地微薄的收成。薄薄的暮色好像一捅就破

  教我看不出一拃日头长了多少,短了多少



  零点四十一分的大辽河,说瘦就瘦了。眼看月光吞咽月光,

  那就用慈悲用懂得,用目光扶起大段空旷。



  我花下里打坐,不问时光它何时走,何时来过

  让自己沦为荒芜的一部分





  辨认



  都说风生水起。我

  还是觉得风起于风。

  新鲜的褶皱们,许多露在外面,

  还有一些藏了起来

  掀也掀不掉,抚也抚不平



  风吹一匹马。马的路有时在前,

  有时在后。就这样来来回回,

  最后剩下一副骨架,

  像一排缝合的刀口,

  把看不见的开裂缝了起来



  一只蚂蚁在风的生命里奔走,搬运

  它和大地的生活。我蹲在

  枯黄和死亡出没的地方,

  眼看着一支烟抽几口,一生就抽没了

  可对它,一支烟的时辰说长太长,说短太短



  我蹲着蹲着觉得一阵痛。

  骨刺,一根身体里冲出的压抑

  要诉说它的疼。好吧,

  用疼剌痛疼,用热泪清洗热泪,

  用渴望寻找渴望。你在这里,我也在

  你什么时候离开我,我就轻飘的找不见



  一年的风声,说老就老了

  就连这双眼睛里的辨认,也一起苍老





  青 花



  他用唐朝的手,团了一粒声光

  给这一捧泥土。十指交缠,还有一缕中国蓝

  都给了这个千年万年的女子



  可是她太冷了,似乎有些辜负

  焰的温度。总是以薄和脆,擦拭

  内心变硬了的尘



  用自己打磨自己

  用自己婉转自己

  用流水和淬火结盟

  用无嗔无妄和朝代又远又近地对峙



  泥土的骨骼,瓷的魂,别让

  碎片,划破落地的身段

  刮骨疗痧的锋芒,始于这一瞬





  林间



  1

  够不着林子的额头。

  春天的流淌,像是

  发着一场绿色的高烧。阳光越来越消瘦

  一条小径,开始深入迷途。你会看到



  林子里的慌乱还有些稚嫩

  都在忙着抽芽

  都在忙着开花

  昆虫们也在忙着迎娶和出嫁



  翕翕簌簌的。听不懂这些语言

  但我猜到,它们小小心脏里汹涌的河流



  2

  秋水开始上涨。我听见雪的声音

  仿佛是一声告诫:绿也得有所节制 

  林子一点点把自己抖落,像是

  集体的坦陈和告白。叶子



  一层层覆盖上去,还是干干净净的脉络

  最深的那粒籽,不是爆向林中

  就是落回我心里。还有一句形容词

  我把它放回一个新鲜的树洞

  我赌来年的绿,出自我掌心化雪的时候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关窗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