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刁利欣
刁利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743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集几位诗人《浮世》同题

(2011-12-14 22:32:08)
标签:

诗歌原创

关于同题

南南千雪

林小耳

半卷红尘

简单若樱

冰小狸

杂谈

分类: 落月执笔,诗歌

注:从读到南南千雪的诗《浮世》起,开始留意几位诗人分别写的同题。一家一家的找来(不知道全不全),收存,便于品读,便于学习。浮世,浮世,给它念大悲咒,它不听。我们就写诗。最喜欢的还是半卷红尘写给南南千雪的文字,解得好,所以放在了最后。一个偌大的浮世,见有灵魂走过。粘贴结束,我还是用老套的一句话作结:祝福各位诗人冬安。


浮世

 (2011-12-07 09:05:05)

浮世  

○南南千雪

 

一种轻叫浮世,浮起一个冬天

北风呼号,苍茫席卷

奔袭而来的路径

不解一串串脚印心疼的由来

 

雪飘之时,让桃李结满小小青果

说出爱,说出苦,说出涩

有如裂帛呵,碎裂脆响

 

以前,我喜欢不断回首故道

如今,我习惯于望断天涯

 

我承认。我想念的,远在千里之外

我承认。我是生于秋天的草木

风起时。我需俯下身去

蜷缩成宿命的样子

如果行走。也要轻,如履薄冰

 

南南千雪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67c1de0100vdoe.html

 

附:半卷红尘的同题http://blog.sina.com.cn/zhuzhu586

 

题记:哈,与南南千雪同题。喜欢千雪的《浮世》。就速度凑热闹。

 

浮世

○半卷红尘

 

把更多的远方镂空

疼痛就会泛出银质的光泽

已经没有更好的句子可以丈量

低处的词语泥泞

高处的词语稀缺

 

它们皆为远方而生,身体上的破洞只为秋风而留

大风与大歌

悲悯和孤独

它们不过是更多的夜色入木

白昼不过是浮世的灰烬

遮去一个人的远方

但它遮不去一张疼痛的纸

继续为浮世讴歌,花光每一页入世的词

 

在可写

可述

可沉默的每个关口,浮世皆无转角

 

半卷红尘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67c1de0100vjmc.html

 

浮世

○原之罪

远离的梦的码头

肉体在两岸来来回回

 

偌大的空屋

每一颗钉子都有沉默的灾难

 

我们,是陌生的四壁

像一群素不相识的河流

慢慢缓行

于,天国和冥府之间

 

我们的愿望是所有的愿望

我们的悲哀是各自的悲哀

 

只有在水面上哭泣的人

才不露痕迹

 

我们,也是歌声的浮雕

用死亡的磷火

或者,酒杯中微弱的呼吸

搭建一个自由的灵台

 

我们不幸,来到这里

我们庆幸,还在这里

 

2011-12-11  上海  原之罪匆匆

原之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c29d30100zv03.html

 

浮世

 (2011-12-09 10:13:59)

○林小耳

 

他们遗失了众多河流,石头

加剧干渴,把越来越多山踩在脚下

以征服者的姿态,掩盖

卑微。两条腿的兽

 

永远有好胃口,豢养贪婪与狡诈

再戴上慈善假面。但他们注定

一生贫寒,披着污浊

至死也无法拼凑一颗完整良心

 

在越来越重的浮世间行走,我开始

慢慢掏空行囊,造自己的方舟

等时光用透明手掌

托举起我的轻,和清

林小耳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9cf220102dxyf.html

 

浮世颂 (和半卷红尘)

 (2011-12-09 16:43:34)

○林小耳

 

我还有歌喉,也许喑哑

也许会开出月色的花

我眼里还有水流,但不一定是

泪。要析出珍珠而不是盐砂

 

给我一个词,让我表达热爱

容许我拥抱空气,向每一天的太阳问早

这浮世有太多不好,但它给我怀抱

在疼痛与哀伤中涅。我愿

 

为这浮世,保留最原初的服饰

用诗与乐音将尘埃拂拭

借着梦境从一颗星子上俯视

你会看见,这尘世无数不眠的歌者

 

和半卷红尘诗兄,临屏而作。半卷红尘:http://blog.sina.com.cn/u/122062750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9cf220102dxzs.html

 

浮世(同题)

 (2011-12-13 10:47:19)

冰小狸

这浮世

有太多密语不被听懂

而时光拽走的

不仅仅是我遗失的背影

 

在生与死之间的栈道上

我行动过于迟缓,甚或迅急

 

对于未知,必须要

接受来自体内的风暴

交付更多的爱或悲伤

 

对于辉煌荣耀,颓败萧条

都要付诸一次燃烧

 

冰小狸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c7e0150102dvy2.html


 


浮世(修改稿)
    紫影
我只是天空中偶尔飘过的一片浮云
那样的不经意中
在你的眼眸里飘过留下一眸倩影
 
我只是你游玩时湖心荡过的一粒微石
虚无缥缈中滑过你风景的水面
然后落入水底消失无踪
风平浪静
 
我只是你秋天散步梧桐树上的一片枯黄
当清风吹起你的裙角
我就悄悄的坠落
在你发丝处幻化为飞翔的蝴蝶
 
我只是你的曾经,在山楂树开花的岁月
我是你手中轻握过的童真
那样灼热,又那样清白
 
我只是你上世的女人,今生追随你的浮世而来
你出现在那里,我就出现在那里
 
我时刻跟随你。住进你的身体
在你左肺叶栖居。做你的心锁
为你心痛,为你流血。为你活命
 
浮世今生,你来生我就来生
你离世我也离世
 
     ----润改后的诗更完美,虽然在诗意里很伤感。但它只是一首诗歌。我要让你们感受浮世的伤痛与凄美。就这样,2011121214:10。为记。

 http://blog.sina.com.cn/zsdmlyzziqian

 

 

 


同题--浮世 

(2011-12-14 11:35)

      浮世

        江油黄晓

这混沌的浮世充满了诱惑和陷进  

而我,是该浮于一粒悬空的微尘

还是与落叶同路,在阳光里挣扎 脱落

然后被冰雪埋葬,融于春天泥土

…………

生和死之间,我已无力选择

 

江河已经被封冻

汹涌和奔流都被时间遗弃

而我却依旧身处水的底层

失去了具有象征意义的鳍

仅仅剩下还能呼吸的腮

 

可那透过冰和水的阳光和山川

却依旧那么温暖  公正

“浮世”啊!你真正含义可是

要用仅存的呼吸去点燃熊熊的渔火

或者,用力搅动那坚实的船桨

击碎厚厚冰层,让河流重新汹涌

 

江油黄晓

http://blog.sina.com.cn/u/1287069780

 

浮世

  (2011-12-14 09:27:09)

 

简单若樱

 

为鹅毛目测理想,与落叶交换宿命

置身一条黑暗的河流,爱与恨

被推向潮头浪尖。俯瞰的风景

充满危险

 

我们是随波逐流的顺民。在上游

和下游之间,摸索鼻息微弱的渔火

为一处安身立命之地,反复

搬运自己

——2011.12.14

大家都浮完了我才浮。。

简单若樱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68031b0100v9bx.html

 

浮世

子易子心

 

浮世,不过将萍放大并且升腾
         天堂之下
         有水,倒影月色、倒影人迹和罪恶
         以及巫咒和童话的浮光掠影
         蛇以苹果和诱惑混成的苔印
         在阳光的背面
         苍绿着死亡,也苍绿诞生
         繁衍黄纸青卷间,一缕缕褪色的血痕
       
         而浮生或者更轻
         千回百转的长歌当哭
         不足以坍塌一角春色
         不足盈满一滴晨露
         甚至不能委婉一寸夜莺啼断的树影

         你可以是美人,也可以是国王
         一顾、再顾
         你的领地,也只是自己的骨骼和血肉   
         是你唯一的-------可倾之城

 

子易子心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24d9c70102e13g.html

 

浮世

 竹风

浮世是月光

遗落的一场雪

冬天

背信弃义

如今尘埃落定

你还是你

月光已融化

 

竹风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dd03730102dugd.html



(2011-12-09 15:03:00)

浮世

 雨落幽燕

 

 

他写下的每一个字

都是不甚清晰的倒影

他感受到的世界

都被扭曲揉皱

接近真相的只有

教堂的尖顶和鸟群

星空的舞池高远

在这之下

庸人的居所、灯火和

贴近大地的暮色

均被忽略

 

多想靠的再近些

多想  看的更仔细

听的更分明

一些语辞被阻挡在冬天门外

一些语辞送给了蒲公英

现在我已所剩不多

要留下最后的种子

要在虚无的壁炉中

点燃火焰

好能烤一烤冻僵的手

继续描摹这浮世的幸福时光

 

其实从不缺少机会

即便在这样荒凉的窗外

依然有青春、笑、宁静的思想

残缺即圆满

不见即相思

无论你悟或不悟

所谓浮世

雨落幽燕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0cd12a01010myh.html

 

浮世非主流――写给南南千雪

 (2011-12-14 17:26:51)

南南千雪

一种轻叫浮世,浮起一个冬天

北风呼号,苍茫席卷

奔袭而来的路径

不解一串串脚印心疼的由来

 

雪飘之时,让结满小小青果的桃李

说出爱,说出苦,说出涩

有如裂帛呵,碎裂脆响

 

以前,我喜欢不断回首故道

如今,我习惯于望断天涯

 

我承认。我想念的,远在千里之外

我承认。我是生于秋天的草木

风起时。我需俯下身去

蜷缩成宿命的样子

如果行走。也要轻,如履薄冰

 

    在更多人的眼中,浮世应该不是一个太好的词,特别在文人的圈子里,估计没几个人可以真诚的谈一下这个浮世,更不用说用文字来表达,长久以来,我并不喜欢自己的博客名,始终觉得烟火味太重,写完看完这些浮世,我的心开始变得软弱,变得坦然。

 

    在新浪,至始至终,我更喜欢逛逛女子的博客,跟南南千雪完全不熟,甚少评论上的交往,更不用说纸条,但我读到这首诗歌的时候,感觉似乎心一下收紧,其实,更多的阅读,对于我现在而言,不过是寻找一种内心的应和,一直喜欢孤单的文字,喜欢文字中纠结的寒意和一阵凉风带来的撕扯,雪落定在这里是冷清的美。它有别于尘埃,这过于命运的东西,太容易让人醉。而我喜欢诗歌和酒带来的是恍惚,那种天上人间的感觉。

 

   一种轻叫浮世,浮起一个冬天。

 

   一本很好的书,《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我想千雪的轻,是由此繁衍而出,而这种轻,是具化光阴的工具,如陶,如瓷,像一条河流,也像一杯茶的余香。只有我们一直被沉淀着,被敲打,被破碎,更多时候的落笔,无非是给这一切的过程,寻找一种对应的东西,自己构建一种飘渺的存在,像虚构一条缠绕字句的河流。

 

    我承认。我想念的,远在千里之外

    我承认。我是生于秋天的草木

    风起时。我需俯下身去

    蜷缩成宿命的样子

    如果行走。也要轻,如履薄冰

 

    更多的女子用的是灵魂在写,对于诗歌的评判,到最后趋向简单,就是真诚。我喜欢真诚的东西,写真诚也读真诚。不喜欢文化拼凑出来的破烂货。文化严格而言,是传承别人的东西,但唯有灵魂可以是自己的,一个仅属于自己的浮世,即使丑陋一点,破朽一点,即使不能更好的融入,这个世界需要的浮世中。

 

浮世颂----兼致南南千雪

在陡峭的歌喉中

浮世可以是遮掩苍茫的雪

在一切飞翔或者低迷的音符之上

 

风卷动什么

雾霭还是钉在字句之上的远方

残阳是远方的血

它的情史辽阔

字句中拥挤的历史,都沾满它的体香

 

即使它的呜咽无端

也没有河流可以做它丢弃的丝弦

即使夜色虚无

它也不适合书写

 

月色在上升,它的身体正在拉远

和一支笔的距离

它甚至无法赞美它们

它正在失语

它的喉部正在等一场更大的雪

遮去你们的浮世

 

 

半卷红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14c2c0102dtw0.html

 

浮世颂

 (2011-12-12 10:09:05)

 

世界正逐一呈现,复杂的美

透过肌体和纹理展示秋天荒芜的过程

纸上的钟声垂危

谁把它敲响,它也将为谁寂然,

像句子上缀满尘世的冰凌,它只折射出尘世的远方

它的透彻和脆弱连在一起

由指尖一直向一支笔的来生传递

 

因为冷

因为更多的雪还在产生

我的身体上还有巨大的空地

等着雪来覆盖

等着它的冷

它的寒

 

等着整个南方

在一场虚构的雪事中窒息

 

浮世颂(二)兼和林小耳

 (2011-12-09 17:11:47)

     

我们仍然会有字句的穹顶

天空缀满星子还是泪水

那是诗歌的事情

我们一直被搬动

是西西弗斯还是浮世的手

搬动着我们的身体

 

细微的白昼

溅落在纸上的碎屑成为孤独

浮世之远,在于轮回

浮世辽阔,在于我们跌落的轰鸣

传递着前世和今生的联系

 

它还在于

浮世就是祭台,仅为眼中的烛火而存在

它就是推动了我们

而我们可以推动的是沙子

迷眼的尘烟,和一瓶酒的一生

 

浮世颂(三)兼致远方的朋友

 (2011-12-10 11:31:02)

 

我们需要静默

注视一朵莲在满是污垢的纸页上升起

无洁,无尘

甚至抛弃了根茎

它会持续生长

只要这张纸还有足够的孤独,任它吸取

在我们把它称作诗歌的时候

世界便开始羞愧难当

 

这是一个充满杀机的世界

 

刀子

碎掉的酒瓶

冷漠锋利的眼神

咬牙切齿的指针

在我们赞美它的时候,才会有鸽子飞来

我才可以重新排列我的词语

 

浮世就在纸上

它的锈迹和墨色构成这个冬天的长卷

冷清中的远方,依然是浮世的远方

纸上飘过的眼神,依然是浮世中的眼神

你依然是我浮世中的爱人

在疲惫的纸页上行走

所有的词语,都是浮世的足迹

 

半卷红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14c2c0102dtt8.html

 

 

浮世非主流--兼致原之罪

 (2011-12-16 09:40:56)

 

     浮世

    原之罪

 

远离的梦的码头

肉体在两岸来来回回

 

偌大的空屋

每一颗钉子都有沉默的灾难

 

我们,是陌生的四壁

像一群素不相识的河流

慢慢缓行

于,天国和冥府之间

 

我们的愿望是所有的愿望

我们的悲哀是各自的悲哀

 

只有在水面上哭泣的人

才不露痕迹

 

我们,也是歌声的浮雕

用死亡的磷火

或者,酒杯中微弱的呼吸

搭建一个自由的灵台

 

我们不幸,来到这里

我们庆幸,还在这里

 

2011-12-11  上海  原之罪匆匆

 

 

    很多时候的诗歌,似乎是个远离浮世的东西。一个叫虚无的词汇一直攥紧了诗歌的脉搏,一支冷酷的笔可以和这个浮世有着怎样的联系,每一段浮世带给人的思考。它其实不是诗歌的技巧,浮世只有一个,而我们每个人却似乎都有着不一样的浮世,然后被这个浮世改变心境,直至改变一切,它的过程和结果,便是我们称呼为命运的东西。

 

    原是个懂得舒缓的诗人,落笔一直很轻,甚多微熏,而无狂醉,原诗歌的好与次似乎一个词就可以尽解。一支从容的笔就这样把一颗落寞的心,写在纸上,要浮世一点,无非就是添点枝影,弄几笔红妆。

 

    我们不幸,来到这里

      们庆幸,还在这里

 

    浮世如此简单,复杂是因为世事需要复杂的浮世。外力,把相同的磁极压迫在一起,它像一个越来越紧密的过程,我们可以如何精准的描述这个纠结直至破碎的过程,我们需要何种心态,来把这挤压的过程赋予浮世的称谓。然后开始把这个浮世不由自主的加以细分。

 

    欲望的浮世。

    罪恶的浮世。

    妖娆的浮世。

    罪与罚爱与恨的浮世。

 

    在其间穿行,这个世界甚至给出了一个,出世和入世之说。它的真伪和假象,我们难以辨别,世上由此有了高尚和卑微的区分。但最终奄奄一息的诗歌可以告知我们什么?人类孜孜以求的平等告诉了我们什么?我们整个生命的演变过程告诉了我们什么?我们曾经被诗歌感动又可以告诉我们什么?美的共性和诗歌的个性,在此时碰撞,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人的真理。诗人把它叫做歧途,我喜欢把它称呼为基因的语言。

 

   “梦的码头,灵魂的鱼群,一颗懂得忏悔的心”

 

    在这里灯红酒绿,还是在这里释然,我们都过于虚妄了,如果可以简单,浮世不过一杯穿肠的酒。如果会有深刻一点的浮世,那也不过是酒精点燃了时间的骨骸,灰烬正在产生。它甚至无有荒冢,一个用力淡忘的过程。浮世的轻与重,它其实与我们可以承受多少,虚妄几分,息息相关。

 

    “歌声的浮雕,一场时间的雪,就要席卷”。浩荡的忧伤,也许就是我们一直爱着诗歌的原因,诗歌赋予了人巨大的空间,在这里,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浮世。

 

     一再透露它的尊荣,它的荣枯,我们可以给予这个浮世,骄傲,孤独,甚至放纵。这个浮世如此真实,带着情色,带着月光的心跳,雪花的体温。

 

     在这个浮世放逐自己,在这里漫游,像一条偶然被谁触动的句子。向谁靠拢,那么可以诞生的仍然还是浮世,缥缈的爱欲,在这里,一个人的江湖和青楼都在这里。

 

     浮世颂---兼致原之醉

 

山河大好,人间一再成为一本合拢的书籍

如何翻动它们

那是月色和秋风的情事

从衣衫到浪迹

直至一个男人的全部江湖

直至骨骸上浸染的欲望的暗香

每个人的恶之花。只有纸页可以栽种

我们的铁犁虚有

它的锈迹和我们沾染的污垢

唯有孤独可以清理

骨缝中的断章,只有忧伤能懂

只有火可以承载

只有不断的背离

我们才有破败,才有废墟

我们才可以

把自己小小的身体,镶嵌在一首颂歌的尾部

 半卷红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14c2c0102dtt8.html

从千雪那里知道,半卷红尘写了好几首《浮世》同题,马上跑到红尘家,把其它几首搬过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