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lice
alic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自古一徽英语教职网]语言学专著推介:《语言研究》(2)

(2008-04-23 21:55:47)
标签:

语言

杂谈

 

第十一章  语义学

    语义学研究词、短语和句子的意义。词语通常有概念(conceptual)意义和联想(associative)意义。前者涵盖词语最基本、最本质的字面意义。如needle的概念意义包含“细长、一头尖锐、另一头有孔、可以穿线、用于缝衣的钢制工具”。但是,needle也有联想意义或含义,它使人想到“刺痛”。

    有的句子的结构完全合乎语法,如The hamburger ate the man符合第十章的短语结构规则,而意义却很怪。这是因为主语the hamburger与动词ate的语义特征(semantic features)不符。吃的动作要由有生命的主体完成,hamburger却是无生命的。一般来讲,我们可以用[+生命]、[+人]、[+男性]、[成人]等基本语义特征来描述boy、man等调,例如boy的语义特征为[+生命]、[+人]、[+男性]、[-成人]。

    词语在句子中完成一定的角色,名词短语描述人或物的角色。在The boy kicked the ball中,the boy实施动作,是施动者(agent),the ball受动作的影响,是受动者(theme)。如果施动者用它物完成动作,那么此物为工具(instrument)。此外,名饲短语还可能充当经历者、方位、来源、目标等角色。

    除了以上角色外,词语之间还有词汇关系:同义(synonymy)、反义(antonymy)、上下义(hyponymy)等。例如,“动物”是“狗”的上义词,“狗”是“动物”的下义词。canary、dove、duck、flamingo、parrot、pelican、robin、swallow 等都是bird的下义词,然而对许多美国人来说,robin(知更鸟)才是bird的原型(prototype)。词语之间还有另外几种词汇关系:同音异义、同形异义和一词多义。

第十二章  语用学

    作者把语用学与话语分析分章介绍。这样作论述比较清楚,但也有困难,因为语用学与话语分析密切相关,并非壁垒分明。通常人们说,语用学侧重暗含意义是如何表达和理解的,而话语分析更多研究大于句子的语言材料是如何组织起来的。多数人认为Grice的合作原则属于语用学,而本书作者将它归入话语分析。

    语用学(pragmatics)研究说话人试图表达的意思,亦即隐含的意义,也研究人们组织未直接表达的暗含意图的方式。交际的顺利进行依赖人们共有的知识、对话语的推断和期待。其中,语境起着重要的作用。一方面有上下文构成的语境,另一方面又有客观环境形成的语境。

语言中有一部分词离开客观环境时,意思非常模糊,甚至无法理解。这就是使用频繁的指示语(deixis),如here,there,this,that,now,then,yesterday,I,you,he等地点指示语、时间指示语和人称指示语。

    词语本身不指向任何东西。说话人使用语言让听话人识别事物时,词语便有了指称(reference)。当有人问Can I look at your Chomsky?而另一人回答说Sure,it’s on the shelf over there时,双方都知道此处的人名Chomsky不是指人而是指书。这里面就有了推理(inference)。建立了指称对象后,下文指上文同一对象时前后有照应关系(anaphora),上例的Chomsky是照应的先行词(antecedent),it为照应语。

    人们在使用指称词语时,发话人假设受话人知道他的所指对象是什么。交际双方的信息建立在共享的假设之上,但是有时会出现错误的假设。发话人假设受话人已知的信息叫预设(presupposition)。例如,Has he stopped beating his wife?He has stopped beating his wife和He hasn’t stopped beating his wife三个句子的意思完全不同,但是它们有共同的预设:“他有老婆”和“他打老婆”。

    语用学还研究言语行为(speech acts)。言语行为可分为直接言语行为和间接言语行为。前者如Can you close the window?后者如It's very cold here。

    礼貌原则也是语用学的研究内容。礼貌体现出人们对他人“面子”的意识和照顾。一个人的面子是他在公众中的自我形象。既有要求独立自由、不受他人制约的消极面子(negative face),也有要求合群、与他人交往的积极面子。

第十三章  话语分析

    话语分析是关于口头和书面语言的句子如何组成更大意义单位的研究工作,与语用学密切相关。

    现实生活中的交际充满着混乱的语句,但是人们能在杂乱的语篇中识别相关信息,解读语篇,成功地进行复杂的会话活动。

    语篇由语句组成,句子之间有若干连接(cohesion)手段,使语篇成为一个整体。连接手段通常分语法和词汇两个方面。分析连接手段有助于了解人们组织信息的方式、判断语篇的质量等。决定语篇质量的另一个因素是连贯(coherence)。语句在意义上彼此联系,叫有连贯性。这一因素依靠交际双方共同了解的情景。

    人们的交际内容和情景有着巨大的变化。每一次交谈就是一个言语事件(speech event),如互致问候、打听情况、交换意见等。在会话应对(conversational interaction)中,参与者轮流发言,每一次发言通常有结束点。表示自己的话轮结束的方式有多种,如提出一个问题;表示自己要接过话轮的方式电多种多样,如在对方说话时反复发出某些声音或移动白己的姿势、改变表情等。

    成功的会话需要交际各方的合作。Grice的合作原则声称,交际者根据会话发展所处阶段的要求和目标来决定自己说什么。该原则包含几条准则:1.数呈准则(quantity maxim):要充分提供所需的、不多不少的信息。2.质量准则:要说实话、不要说没有证据的话;3.关系(relation)准则:讲话内容要相关、不要离题;4.方式(manner)准则:说话要清楚、简结。

第十四章  语言与机器

    发明能理解和运用人类语言的机器是我们多年的梦想。这种机器首先离不开言语合成(speech synthesis)和识别。机器的语言输出称作合成言语。言语识别系统中使用了叫做语音导航器(navigator)的基本程序,计算机依此执行记忆中原已储存的简单口头指令。听音(dictation)系统比此更复杂,能掌握更多的识别词汇、快速创建言语的书面文档。但是,这类系统要求言语非常清晰,通常只能识别同一个人的口音。

    研究如何使机器能从事人类智力工作的科学叫做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研究。该领域的覆盖面非常广,但是语言的生成与理解一直是其主要研究对象。早期研究中的语言分析(parsing)把英语句子看成从左至右的序列。以The boy hit a ball为例。首先赋予输入的语符列以语句地位,预测第一个主要成分为名词短语。在词典中核查第一个词The,发现其为冠词。分析器预测下一个成分为形容词。核查boy,发现它不是形容词。将它与下一个预测的词进行核查,发现它是名词。至此,名词短语的标示已完成。分析器继续核查下一个成分,寻找符合动词的范畴的词语,直至全过程的完成。

    分析处理过程一般有两种:自上而下式(top-down)和自下而上式(bottom-up)。有效的处理系统结合两者,同时运行。

第十五章  语言与大脑

    人类使用语言的能力位于何处?当然是人的大脑。研究语言与大脑的关系的学科叫神经语言学(neurolinguistics)。

    人脑分大脑和小脑,又分左脑和右脑。大脑的各个部分各司其职。左脑负责语言。具体地说,此处有:前语言皮质(anterior speech cortex),即布洛卡区(Broca’s area);后语言皮质,即威尼克区(Wernicke’s area);靠近布洛卡区控制发音肌肉运动的运动皮质(motor cortex);连接布洛卡区和威尼克区有一束神经纤维,即弓形纤维束(arcuate fasciculus)。语言区的发现容易使人产生语言功能定位观(localization view)。然而,事实比此更复杂。由于直接证据的缺乏,目前的观点还只是一些隐喻式的推测。用于推侧的依据往住是偶然得到的大脑功能失常病例的材料。

    在说话过程中,有的人偶尔会出现口误。比如说把I am not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lcohol.的influence说成affluence。此为音似词误用(malapropism)。另一种是首音互换错误(spoonerism),如把“吃饭就出汗”说成“吃汗就出饭”;把tons of soil说成sons of toil。有时人们还会误听(slips of the ear),把grey tape听成great ape。这些失误也能帮助我们了解大脑处理语言的过程。

语言的生成与理解出现某些问题是因为大脑功能出现更严重的紊乱,如布洛卡失语症、威尼克失语症和传导性失语症。失语症(aphasia)是由于局部大脑损伤造成的语言损害,造成理解困难和说话困难。布洛卡失语症的症状是,患者的话语常常没有功能词素,句子不合语法。威尼克失语症患者能说流利的话语,但是叫人不知所云。传导性失语症患者说话犹豫停顿、节奏紊乱,复述词语有困难。

第十六章  第一语言习得

    儿童习得母语的速度和成功程度令人吃惊。他们无需有意识的教授或学习就能在短短的几年内充分掌握母语。这一切似乎是人的生物属性决定的,好像人体内有一个语言官能预先定好语言习得的速度和过程。儿童只需足够的语言输入触发习得机制的运行。当然,这样的观点引起了一些争议。有的人不赞成天赋论,指出儿童所处的文化环境有很大差异,习得过程的有关研究在不同环境下无法重复、验证。况且,关于儿童语言运用的描写往往按已知的音位单位和句法单位进行。而事实上儿童在不同阶段的所听所说可能有着极大的差异。

    儿童在习得语言的过程中,父母、保姆和周围的成人不会按成人的标准与他交谈,而是将说的话简化,语句缩短,语法结构简化,抽象难懂的词少用,发音清晰夸张,同一句话重复多次,等等。这种语言输入叫保姆式言语(caretaker speech)。

    儿童语言的发展一般经历以下几个阶段:三至十个月的咿呀学语阶段;十二个月至十八个月时期的独词或整体语阶段;十八个月至二十个月时期的双词阶段;两到三岁时期的多词句阶段,由能说电报式语言(telegraphic speech)发展到能说带正确屈折形式的语句。儿童语言习得是一个创造性发展过程,往往出现词汇形态变化的过度概括(overgeneralization),句法方面也有类似的共同特点。况且,对儿童表达中出现的错误进行纠正似乎也不太有效。

第十七章  第二语言习得

    儿童处于第二语言环境中时还能像习得第一语言那样掌握第二语言。而成人却不能轻易地习得一门新的语言。第二语言习得会遇到一些障碍。因为成人每日有许多工作,每周用于学习的时问有限。日常生活中已有一门语言满足交际要求。成人语言习得的主要困难可以从习得(acquisition)和学得(learning)的差异窥见一斑。习得是一个潜意识的过程,指在交际情景中自然运用语言,使第二语言能力得到逐渐发展。儿童的第一、二语言习得均属此类。学得是一个有意识积累词汇和语法知识的过程,通常指课堂上的语言学习。成人的第二语言习得多属此类。即使在较理想的习得环境中,也少有成人的第二语言达到本族语那样的水平。

    关键期假说(critical period)认为,学习者过了青春期就难以完全习得一门新的语言。发音方面尤其如此。然而,有研究表明,少年比成人能更快、更有效地学习语言。实际上,语言习得不仅仅由年的因素决定,还有其它的因家影响着习得的成败,比如说情感(affect)因素。少年比儿童的自我意识强,说另一种语言时会有一定的心理障碍。枯燥的教材、令人不悦的课堂环境、使人疲劳的课程安排、各种焦虑等都可能增强情感屏障。

    语言教学界为找到有效的教学方法作出了不懈努力,提出了多种方式方法,如语法翻译法、听说法、交际法、暗示法等。最近以来,这一领域发生了根本变化,研究重心由教法转向学习者本身。第二语言习得研究显示,学习过程是一个创造性构建(creative construction)过程。有些错误是不可避免的。某些错误属于母语迁移(transfer)的结果。形成的语言是有自身规律的可变系统,叫中介语(interlanguage)。中介语的发展可能由于某种原因停滞不前,出现僵化(fossilization)。语音的僵化正是导致外国腔的原因。

第十八章  手势语

    正常人自然习得母语,而聋哑人无法做到这一点。在一定的环境下,他们能习得手势语。在美国长大的聋哑人能自然学会北美式手势语(American Sign Language)。手势语有两类:一是不能使用或回避口头语言的特殊情况下(如不能言语的宗教场合)人们用于有限交际、代替口头语的手势语;二是基本手势语,即无法说话的群体使用的第一语言。北美式的手势语属于后一类。它源于法国手势语,十九世纪初传人北美,并吸收了一些本地特点。所以,北美手势语和英国手势语不同。北美手势语有四大视觉要素:形态、方向、方位和移动。这些手势并非清晰无疑的表达。许多人误以为手势像哑剧表演。而实际上口语中的任何待征在手势语中都有对应的地方。手势语同样有音位、形态和句法层面。

有的人认为,耳聋者轻易学会使用手势语实际上妨碍了言语的发展。因而他们提倡用(唇读和说话)口语教学法(oralism)进行聋哑人教育。但是此法似乎不很有效。近年来,许多教育机构强调书面语的教学,他们采用手势英语(Sign Language)进行交际。设计手势英语是为了促进聋哑人和正常人之间的交际。它的最大优势是,这套语言对有听力的父母来说学起来不那么可怕,能为他们提供与聋哑子女交流的工具。手势英语的符号与英语句子中的词对应,运用起来比英语口语或北美手势语多费一倍的时间。所以,实际运用中人们省去一部分符号,使用不完整的英语词序。

第十九章  语言的历史和变迁

    十八世纪末,一位英国学者发现,印度和欧洲的语言似乎有共同的来源。从此之后,所谓的历史语言学家一直以语言的历史发展为中心,试图勾勒语言变迁经历的一般过程。十九世纪的研究发现了语言的谱系树(family tree)。有人认为世界上约有三十个语言谱系,演变出了四千多种语言。英语属于原始印欧语系的日尔曼语支,俄语属于该语系的斯拉夫语支。汉语属于汉藏语系。就目前使用的人数而言,以汉语为本族语的人达十亿以上。英语的本族语使用者约三亿五千万,但使用范围和分部地区最广。

    历史语言学家分析了可能有亲属关系的语言的同源词(cognates),如英语的mother,father,friend与德语的Mutter,Vater,Freund同源,认定这些关系密切的同源词显示两种语言可能源自一种共同语言。此外,语言学家还用对比重构法(comparative reconstruction)重塑共同语言的原始形态。此法有两个基本原则,一日多数原则(majority principle):如果一组同源词中的多数形式有特征甲,少数形式有特征乙,那么甲可能是保留下来的原始特征;二日最自然发展原则(most natural development principle):有的音变类型非常普遍(如词尾的元音往往消失,元音之间的清音变浊),而有的却极不可能。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语言一直在变化。莎士比亚时期的英语和现代英语已经大不相同。古代汉语和现代白话也大相径庭。语言变化在语音、词汇和句法方面均有体现。

第二十章  语言变体

    同一语言在不同地区和社会阶层有一定的变异,通常分为标准语和若干种方言。所谓标准语其实也是一种变体。标准英语指报刊书籍、新闻媒体、学校教育、法律文件等领域使用的英语变体。汉语的标准语是以北方方言为基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设计而成的普通话或通用语。

    无沦一个人的英语说得多么标准,他的发音一定带有某种腔调(accent),地方腔或社会阶层特有的腔调,方言(dialect)与此不同除发音外,它还包括词汇和语法方而的特征。例如,苏格兰英语将You don’t know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说成Ye dinnae ken whit yer haverin’ aboot。地域方言的巨大差异有时使操同一语言的人互相之间无法沟通,如操粤语的广东人和操湘方言的湖南人相互听不懂。

    方言区的划分和语言地图的绘制可以依据同言线( isogloss),即将几个有相同特征的小区联系起来的线条。同一方言区的语言也不一定统一。同言线有直线、曲线、短线等不同形式,而且往往互相交错。综合一系列同言线可以绘出一条更粗的线条:方言界线(dialect boundary)。方言界线地区的语言变体并非泾渭分明。它们之间形成连续体(continuum)。移居两地的人通常能操两种方言,有的甚至操两种语言,比如许多新疆维族人能说维吾尔语和汉语。有的北美印地安人通晓本族语和英语。这种情况叫双语现象(bilingualism)。

    在有的地方,用于某些实际目的(如做买卖)的语言没有本族语者。这叫洋径滨语(pidgin)。当说洋径滨语的后代以它为母语时,洋径滨语便成了克里奥语(Creoles),如牙买加人使用以英语为基础的克里奥语。由于操克里奥语者受教育的机会增加、与标准语有更多的接触,他们的语言会朝标准语转化。这个过程叫克里奥语单向化(decreolization)。该过程可能产生一系列的变休,形成后克里奥语连续体(postcreole continuum)。

第二十一章  语言、社会和文化

    一个人的语言除了与地域变体有关外,社会和文化因素也会对它产生很明显的影响。即使是生活在同时同地的两个人,他们的言语也可能不尽相同。言语能表明一个人的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显示其所处的言语社区(speech community)。社会语言学(sociolinguistics)从言语社区内人们共有的规范、规则和语言期待等角度研究语言,研究语言与社会的相互关系。它与人类学和社会学有着密切的关系,也与社会心理学有一定的关系。

    由于社会阶级、教育程度、年龄性别及其它社会因素的影响,某一群体使用自己的语言变体、这种变体叫社会方言(social dialect)。有的社会方言带有显性优势(overt prestige),往住被广看作更受人尊重的说话方式。有的带有隐性(covert)优势,亚文化群体往往用某些非标准语言形式和表达式标志其团结稳定或抱团意识,隐性优势附在这些形式上。比如中学生使用的不文明词语似乎就有这种隐性优势。

    即使是同属于一个阶级的人,他们的语言也会由于年阶和性别的差异带上与此有关的特点。语言的年龄特征在祖孙之间尤为明显。据有关研究表明,相同社会背景的人群中女性倾向于使用更具优势的语言形式。比如,男性说I done it、it growed和he ain’t;而女性会说I did it、it grew、he isn’t。

    民族背景也导致语言差异。美国黑人英语就是一种跨地域的社会方言。种族隔离、封闭、歧视等因素是造成种族方言的主要原因。这类语言变体一般社会地位低,被看成败坏了的语言。例如黑人英语中的双重否定(如He don’t dnow nothing)常受到批评。

    对个人而言,社会和地域因素加在一起能形成有自己特色的个人语言(idiolect)。

    语言的使用情景和范围也能导致语言变异。例如不同场合使用的文体(style)从非常正式到非常随意分成若干等级。不同场合产生的变体还形成语域(register),如宗教语域和法律语域。语域的一大特点是行话(jargon),即特殊活动或群体使用的专业词汇。

总之,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为了不同的活动或目的运用不同的语言变体,如果一个言语社团同时存在两种非常不同的变体,每种变体各自有其社会功能,那么该社团就有了双言现象(diglossia)。一般来说,“高级”变体用于正式和严肃的事物,“低级”变体用于日常会话和其它非正式的场合。

    语言与文化密切相关。文化是从社会获得的知识。语言是在文化传递过程中习得的。世界上的不同群体不仅有不同的语言,还有不同的文化,语言中体现出不同的世界观。因此,有人提出语言决定论(linguistic determinism),认为语言的组织方式决定人们的世界观,语言为人们思考世界提供现成的概念或范畴体系,换言之,语言决定思维。著名的萨皮尔-沃尔夫假说(Sapir-Whorf hypothesis)就是这样的理论。但是,不是所有的语言学家都同意这个观点。有人指出,如果语言决定思维,那么语言变化就是不可能的。实际上,人们创造并贺驭语言,用它不断满足人们表达新鲜事物的需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