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城1968
石城196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066
  • 关注人气:1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论]以诗品诗

(2008-02-03 10:34:33)
标签:

杂谈

艺术赏析

分类: 他山之石
收藏一篇晚晴不语的"以诗品诗",谨表谢意~!
 
 

以诗品诗

——读《或许不应该寄予厚望》

 

文/晚晴不语

        

    看到石城今天贴的两首诗。先是那首《乌鸦是一点一点变黑的》让我凝神了许久。再读,觉得第二首《或许不应该寄予厚望》也很有味道。从石城的诗倒叙上去,我这么解:——

 

  

椅子:前生或者今世

 

在离开之前,叶子是那么绿。

单凭上面晃动的露珠或雨水,

就能让人闻到夏天的气息。更何况

一有风吹,就能听到沙沙作响。

有一天叶子与树枝同时离开树干,

接着是锯子将树拦腰截断,

再经过锯木厂,树们一律被截平了横躺着,

直到最后一滴汁液被晒干。

在木匠面前,树被继续测量、刨光、裁减,

再被去除棱角、钉死、磨平、上漆。

这样,树成了椅子。当然,还可以安上轮子,

让它东就东,西就西。

现在,请从椅子上站起来摸摸它。

它已被油漆层层包裹,包裹得不能呼吸。

却又多么光滑,光滑得让人差点忘了:

椅子的前世是:树和叶子。

它们曾经在森林中手挽手,笑看云卷云舒,

一起围绕着四季的轮子飞。

 

    再回头看石城的诗,你会不会觉得他所说的椅子,或许就是你我。从“随便想吹什么曲子,就吹”的叶子,到被削去棱角,被磨光,被层层包裹得不能呼吸,这就是椅子的宿命。它依然渴望绿色,可对于那种徒然的向往,或许它“本不应该寄与厚望”,不是吗?

2008/1/2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