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城1968
石城196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018
  • 关注人气:1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论]石城的骨头被谁抽去了?

(2007-10-30 06:43:59)
标签:

诗/原创

分类: 他山之石

 

石城的骨头被谁抽去了?

 

□ 看山望水


    读诗是个挑战,是场考验。在遇到石城这首《在城市上空飞》时,我的确感到诗文字对阅读者的对弈姿态。小诗值得玩味。——也许我下手过早,破解式的阅读很容易成为后面阅读的障碍。当我意识到这点,已经职责在身不得不为了,我实在不愿在一首引起我阅读兴致的佳作上越过去。这是首需要破解的诗,是首有功力的现代诗短作。文字简单,甚至结构也简单,并没有晦涩的地方,却让全诗成为一个迷。我碰到的阅读难度往往就在这类诗上,但我从未失手。(嘿嘿)

    简单的词能不能表达复杂的诗意?可能,而且应该这么做,化繁为简,也是现代诗写作的上层功法。先赞个!那么,谁抽去了石城的骨头,或者更标准地说,谁抽去了城市人的骨头?先要从骨头这个意象开始,因为科研考古也是从这里开始(莫骂)。从诗歌整体语境中看,这是首城市异化生存其中的个体的有感而发作品。城市这个人类群居文明发展后的产物,是如何戕害和取消个体的生动鲜活个性的呢?第一个“骨头”,是我们个体的功能化,零件化,现代文明的发展,把一个一个人变成工厂的零件,通讯公司的一段代码,科研机构里的一个座位,监狱里的一个编号,人同时被解构,不再是一,而是万分之一的小“一”;第二块“骨头”,是各种社会规约对人的强制,你要按交通规则行驶,按公司章程行动,按终点移动身体和身体上的零件,总之,你是身不由己的,你的自由的之“骨"被限制了,卡在整体的强大契约中;第三块骨头是文化,你在这个文化里饮食起居写作聊天,在这个语境里使用语言,在这个语境里思考,决定你不会在另一文化里实现自身。如果要我解读,前三块骨头我会如此阐释。那么作者后来说:“谁抽走了我所有骨头”,让我挠挠脑瓜。这里的骨头可多啦,读者自己想自家加,你有这个权力。但后面作者说了:我只剩下一堆肉。“一堆肉”是什么呢?承接前面分析,我们可以知道,现在抽去骨头,我成为城市的使用物,一堆社会使用价值,给社会拿走了。家庭责任,社会工作消耗和朋友们的分享(精力和时间),因为你是城市人。

    悲剧效果最后出现了,我“只剩下一张皮”,飘起来,在城市上空飞。城市生活对人的异化,是心理学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的话题,也是现代西方哲学的重要课题之一。而石城的这首《在城市上空飞》,可以说是一个个体体验思考反抗的诗歌版本吧。

 

 

附:在城市上空飞

 

诗/石城

 

是谁抽走我身体里的第一块骨头
谁抽走第二块骨头
谁抽走第三块骨头
谁抽走了我所有的骨头
只剩下一堆肉
谁拿走了我的肉
只剩下一张皮,这么轻
这么轻,这么轻的我呀
随风飘起来,在城市上空飞

2007/1/15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