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陆
陆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7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随笔:名字,永远的“乡音”

(2015-08-21 08:03:36)
标签:

女儿

老家

乡音

丫头

名字

分类: 漫步偶记

还是在父亲六十岁生日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趟老家。这一晃,十三年过去了,女儿也从一个幼稚园的孩子长成了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这十三年里,女儿和妻子因上学和工作的关系,鲜有去老家,唯有我每年去老家走走。当然,更多的是父母亲时常来我们这里生活一些时日。由此,老家的人和事女儿是不太熟悉的。仅有的记忆是我,以及母亲的告诉,却不甚了解。

今年女儿高考结束后,我有心带她回老家一趟,一是了却我心中多年的夙愿,二是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意思。记得在我十八九岁的时候,我应征入伍去了南京,多年的军旅生涯本该留在南京,却因某种缘故又回到了家乡县城,没能“荣”归故里,是心中一大遗憾。虽然之后又碾转调至泰州。而今,女儿高考成绩出来了,被南京一所理想中的高校录取了,这在“面子”上似乎给我争了光,一种荣耀自然而然的就占据了我的心头,要带女儿回老家走一走,同时也是给村人们报个喜,给父母亲在村上一个“交待”,更是一种传“孝”。

说来也是奇怪,原本有点晕车的女儿,在和我去老家,以及回来的时候都好好地,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在去老家的途中,女儿耳朵里塞着耳机,悠闲的听着她前两天刚下载下来的歌曲,眼睛紧盯着窗外,当车子驶入老家乡村公路上时,女儿时不时地指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民房和那一望无际满眼碧绿的稻田,很好奇的问东问西,当看到有的村落里散放的羊群,草堆上栖落的鸡子,河里荡漾着的鸭子,还有那忽闪一下展翼高飞的白鹭,以及一亩亩远远看上去像小湖的养殖蟹塘,女儿显得很是兴奋。我一路将我所熟悉的地方一一介绍给女儿听,告诉她这是哪个村,那是谁家的田地,告诉她我曾经如何生活和玩耍的童年,以及那些留下我足迹和欢乐的环境。当然,还有眼泪和梦想的场所。女儿似懂非懂的听着,有时又好像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既新奇,又向往。

当我和女儿进入村庄,走在缀满青苔的青石碎砖巷道上时,不远处看到前面巷道口有几个年长的村民正在闲聊,有的手里还捧着早饭碗,就那样或蹲着,或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或坐在门槛上,有的甚至就直接坐在了地上。见我们走来,有人说,咦,那不是陆子嘛,回来啦?旁边那丫头是谁?是他丫头!有人说。都这么大了。是的,是他丫头,陆子家的丫头,是雪儿。是他家雪儿。我一一的向村人们打过招呼,女儿也很懂事的微笑着一个一个的叫着“爷爷好,奶奶好”。在经过村人们身边后,女儿有点诧异,却又不失自豪地问我:“爸爸,这些爷爷奶奶还知道我的名字耶!”女儿的意思是,她几乎不怎么回老家,这些年长的村人们居然还能晓得和记住她的名字。对于这个细节,女儿在回来后还不无自豪地告诉了妻子。路上,我就对女儿说,这里是爸爸的衣胞之地,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虽然你出身在城市,不常回老家,但你的名字和你的血液一样永远流不出这片土地,毕竟你身上流淌着你爸爸我的血液。有我的地方就有“你”的存在。

女儿对于我的回答似乎有所懂得,又似乎不甚了解。“肯定是爷爷奶奶平时跟他们提到过我的”,女儿自言自语道,却又很是得意。是啊,无论村人们是如何知晓的,唯一有理由相信的那就是,不管岁月如何流逝,不管环境如何变化,也不管那皱纹如何爬满额头,皱熠挂满眼睑,一脉相承的血缘永远都走不出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记忆。当你在这个地方出生时,你的根,你的血脉就永远留在了这里,即使你走的再远,你的名字永远根植在这片土地上,成了永恒不变的“乡音”,带不走的乡愁。

 

            

——此文发表在《泰州晚报》2015年8月30日星期刊副刊上,题目改为《女儿的故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