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陆
陆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7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离婚了就别再来找我

(2015-06-05 09:29:59)
标签:

离婚了就别再来找我

周洁

前妻

娘们

分类: 小说在线

                            

老话说得好:要的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去和周洁解释,有没有这个必要,我不得而知。但我很

清楚的,世上有些事是说不清楚的,往往越说越复杂。越说会越乱。更多的时候显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我和我前妻“在一起”的事不小心被我的现任妻子周洁给逮住了,不是她“知

道”,是被她抓了个“现行”。被她撞上了。要知道嘴说无凭,空口无证,“现行”就是实实在在的亲眼所见,而不是道听途说。“现行”是最具杀伤力的,你想赖也赖不掉。你说这事多“窝囊”。要多丑有多丑。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是我不小心,不是我没注意,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发生的。就像我和我前妻“偷欢”的事,我们离婚从签字那天起,满打满算已经有三年零三个月带三天了。也就在这第三天之中居然被我的现任妻子给抓住了。而我和我前妻“死后而后生”藕断丝连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一直没出过差错。没想到这次却翻了船。

那天正巧是周末,我的现任妻子周洁要和她的一帮姐妹去浙江海宁看皮草,属于团票,早出晚归。原本他们想拼车自驾游的,后来有几个姐妹不高兴开车,说这大老远的来去旅途劳顿,于是就报了旅行社组团出行。一早上我把周洁送去悦城广场就回家了,和所有的上班族一样,难得有个可以睡懒觉的日子,我就想再回家躺一会儿。

就在我脱了只剩一条三角裤拱到被窝里时,门铃响了,我就想,这个时候有谁还会往人家家里跑的呢,这都是周末休息的时间啊,该不是周洁什么东西忘在家里返回家来取的吧,想想,这也不会的,她自己又不是没有钥匙,要是她真的回来直接开门就是了。我赶忙抓过床头柜上的衣服,边穿边问:“谁呀?”“是我。”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谁了。

“你怎么来了?”一打开门,就看到我前妻正眯缝着眼睛盯着我坏笑,还带有一种洋洋得意的神情。要知道,我和她离婚被我自罚净身出户后,虽说后来又旧情复发藕断丝连着,我具体住在哪里她并不知道,我也没有告诉她。即使我后来遇到了周洁,也没对她透露现在的住址。当然,她知道我住在周洁这边,但具体地址她不清楚。

“我跟踪过来的。”前妻告诉我,她当时送孩子去少年宫学画画准备回头,在悦城广场那看到我送周洁到那儿下车,就估计周洁要出差,于是她就悄悄地跟着我的车子过来了。

见我愣在门口,前妻一把推开我,径自跨了进来。我连忙将头探出门外朝楼上楼下四周看了看,随后将门带上。跟在她后面,心里忐忐忑忑的。这臭娘们居然学会了“跟踪”,敢情是她平时“谍战”片看多了。难怪当初我能被她抓个现行,害得自己抽自个儿嘴巴闷声不响的净身出户。有机会真想和她好好谈谈,等社会上招录警察时,让她去报个名,没准儿她还会成为中国式的福尔摩斯。

“这房子装修得不错嘛,很有韵味嘛,”前妻一进门就里里外外的转了一圈,“你们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的,这房子有没有你的股份?”你看这娘们说的,她还真把自己当福尔摩斯了,“是不是在甩掉我们娘俩之前你就谋划好了,私设‘小金库’来金屋藏娇养小三了,”这娘们就这样,什么事都先来上个“十万个为什么”,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一切。不过,最终她又会自言自语的给否定掉,“我相信你有这个贼心,也有这个贼胆,不过呢,你是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资本和牛逼的,”说到这里,前妻望了我一眼,“就你那熊样,能看上你的女人不是瞎了眼,就是五百除以二,当然,我是属于那种瞎了眼的人。”

前妻她之所以最后这样说,我知道,她也知道,地球人都知道。从当初恋爱到结婚我的工资卡什么的就一直交在她手里。平时每月就像她给儿子一样,给个必用的零花钱。如果需要请客吃饭,人情世故的,她都算的准准的给我,即使我最后结账多也多不出个数目来。我不知道她这一招是从那儿学来的,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当初被“激情”冲昏了头脑,为了得到她居然以我的生活资本,拿自己的口粮——工资卡“相许”,以致最后受苦受难常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只能维持“温饱”的还是自己。一直到了“柴米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叮当响”才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生米煮成熟饭,只能自吞“苦果”。

“哟,这被窝还热乎乎的嘛,骚狐狸遇到狼,臭味相投啊,”前妻来到床头,看到床上掀开的被子,伸手摸了摸被窝,“我就说嘛,狗改不了吃屎,你就一根烧火棍,没事就喜欢往窝里拱,罐子里着火——闷烧(骚)。”当然,在前妻说这话时,我看到了从她耳边飘过来一朵红云,也就呼啦一下子,一闪而过,“等不得她出差回来小别胜新婚了,临走还要道个‘别’。”

“你这说的哪儿跟哪儿,再说了,我现在和你是楚汉分界,井水不犯河水,”我本不想接她的招儿的,我知道一旦接了她的话,她就人来疯,更得劲。但我又忍不住被她冷嘲热讽的,“世界上你看不惯的事情多呢,潘基文都管不了,你还想去联合国主政?”“是的,世界我是管不了,但你我管得了,除非你能和蓝天脱离血缘关系,我想你今生今世是脱离不了的了,你这辈子都跑不掉。”蓝天是我儿子的名字,这娘们厉害就厉害在这一点上,她不像有些女人,和男人离了婚,孩子跟着她,然后就将孩子的姓名全改了,或者把姓改掉,她不是这样,她说没这必要,没有“男人”的女人所生下来的孩子那就是杂种,既然夫妻离了婚,给予孩子一定要有对父亲和母亲的纪念,不要乱改名字,尤其是姓,血缘是谁也割不断的。所以,在我们离婚后,孩子的姓还是我的姓,名字还是当初孩子一出生我给起的,她说孩子永远是我们的血脉,我也永远是孩子的父亲,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此处省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