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陆
陆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7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草民沙二狗的梦幻人生

(2014-12-24 12:40:17)
标签:

中篇小说

草民沙二狗的梦幻人生

酒鬼

性事

裤裆

分类: 小说在线

                一、我的名字“二狗子”的由来

我没必要告诉你我具体叫什么,因为我不想让地球人都知道。名字本身就是一个符号,它既可以是我,也可以是你,同样,还可以是他。就像“我”在这篇文章里一样,既是我的故事,也可以是你的故事,还可以成为他的故事。你就叫我二狗子吧,我不生气。

我在家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我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为了我能存活下来,延续我祖上的香火,我那酒鬼老子就按照老辈人的说法,给我取了个小名:狗子。意思是“畜生”好养。——当然,我还是有学名的,也是按照我们家族里的辈分取的。你可别激我,我不会上你的当告诉你我的学名的。你还是叫我“二狗子”比较好,我能接受,我也乐意你叫我二狗子。我在家排行老二嘛,小名就叫狗子,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不介意,你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从小家里人都叫我“狗子”,一直到了我挎着母亲用我那酒鬼老子穿烂了屁股,后来又缝了七七四十九块补丁,实在不能再缝补了的卡其布裤筒做的书包,屁颠屁颠地上学后,母亲和姐姐才开始不叫我狗子,直接改叫我学名了。他们觉得再叫我狗子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毕竟我是个开始有“文化”的人了,文化人就应该是文化人的样子,文化人的名字就应该有点“文化”气息,与我那酒鬼老子的泥腿子应该有所区别的。可是,日后的我并没有如他们所愿“文质彬彬”的样子,依然一副粗俗不堪乡巴佬的角色。当然,我那酒鬼老子也没有买他们的帐,依然叫着我狗子。再加上我那学名是我那酒鬼老子的老子,也就是我的爷爷给起的。我不知道我那酒鬼老子和我母亲他们较劲,是在生他老子的气,还是在生谁的气?或许是我母亲的吧。因为我那酒鬼老子的老子,也就是我的爷爷当时给我那酒鬼老子取的名字就叫大蛋,这并不是因为我那酒鬼老子在家里排行老大的缘故,据说当时我那酒鬼老子一生下来,裤裆里的那玩意儿就显得很大,我爷爷当时很兴奋的握着我那酒鬼老子裤裆里的玩意儿随口说了句,这小子的名字就叫大蛋吧。直到现在我那酒鬼老子的户口簿上,身份证上的名字,以及出门登记各方面什么的要签个名,都是“沙大蛋”,俗称傻大蛋。再加上我母亲比我那酒鬼老子有文化,曾经识过两个字。所以,我母亲认为,孩子到了上学阶段就不能再叫小名了,“狗子狗子”的喊起来太不文雅了,学生就应该用学生的名字了。更主要的是我母亲认为,如果一直叫我的小名,那我的大名到时就没了,到了我成年后,一旦有了事业,成家找了婆娘,那“狗子狗子”的听起来就让人心里不怎么舒服,也太对不起我这“文化人”的身份和地位了。

我那酒鬼老子不答应,为了我的名字具体怎么叫,曾经和他老子,也就是我的爷爷干过一架。那是在一次饭桌上,当时我那酒鬼老子和他的老子,也就是我的爷爷正就着我奶奶烧的豌豆煮咸菜,叉着大蒜炒百页,喝着大麦烧,我和我姐就坐在旁边,看他们喝得起劲,我也想喝,于是,我就对我那酒鬼老子说,喂,傻大蛋,那东西好喝吗?给我来一口吧。我那酒鬼老子一听,很开心,妈的,小狗日的有能耐啊,穿着开裆裤就想用夜壶了,好,有种,不愧是我大蛋的种。说着就将他面前的二碗端到我嘴边。××才多大的人,你就听小孩子哄啊,他要上天你还拿梯子啊。刚巧我母亲从灶台上过来,一把夺过我那酒鬼老子手上的酒碗,往桌子上一顿,然后掉过头对着我,××乖,那是大人喝的,你小孩子不能喝,麻呢,辣嘴呢。母亲叫了我的学名。我不高兴,什么好东西我不能喝,我这人就有这个毛病,你越是不让我碰的东西,我非要碰。也就是说,当你叫我向东时,我就非要往西,你让我去打狗的时候,我就偏偏去幺鸡。非跟你对着干不可。除非你对我说话和气点,可能我还会听你的。我就这德行,吃软不吃硬。我伸着小手去抢我那酒鬼老子面前的酒碗,“啪”的一下,被我母亲打了一巴掌,于是我就瘫在地上打滚连扫地哇哇大哭。这下不得了了,只见我母亲怒目圆睁地跑过来,一把揪住我的护领,将我从地上提起来,扬起巴掌,噼里啪啦地给我屁股抽了三巴掌。我就站在原地嚎啕大哭。这个时候,我那酒鬼老子和他的老子我的爷爷往往是不敢来拉架的,并不是他们怕我母亲,他们是怕我的奶奶,这个家里是我奶奶掌家,而我奶奶正常和我母亲站在同一条阵线里。

好在爷爷是个和事佬,就在我欲哭无泪大伤元气时,他老人家发话了,我家××乖,来,到爷爷这边,爷爷给你喝。说着就从桌子北头的上岗子上下来走过来,从我母亲手上牵过我,我母亲用手挡了一下,爸,不能给他喝的,他还小。我爷爷朝我母亲挤了挤眼睛,悄声地说,哪是真的,哄他的。边说边抱过我,在他怀里坐到了桌子上,然后我爷爷就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拿起面前的一只筷子,将筷子的一头放在酒碗里蘸了蘸,再拿出来递到我的嘴边让我吃,我刚将筷子含在嘴里,立马就吐了出来,又麻又辣,止不住的往外吐着吐沫,却不小心一口酒气窜入喉咙,呛得我不住的咳嗽,咳得眼泪鼻涕的。一桌子的人都在看我笑话。奶奶也看到了,就笑着问我,狗子,好喝吗?我强作镇静,止住了咳嗽,任凭眼泪从眼眶中淌出来,昂起头,对奶奶自豪地说,好喝!一旁的母亲听到奶奶叫我“狗子”,立马纠正说,妈,××已经上学了,不能再叫“狗子”了,应该叫他学名了。奶奶“哦”了一声,是的是的,你看我这记性,是应该改口了,不能再叫我们家××狗子了。谁知道这个时候我那酒鬼老子一听这话来气了,冲我母亲吼道,什么××,狗子就狗子怎么了,这名字丑啊?天生就是农民的样子,别坐在茅缸边上手里抓着草纸当书看,假充斯文,就以为自己是秀才了。这家里还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谁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哪有这么多讲究。

大蛋,你怎么说话呢,翠兰说的是对的,孩子上学了就应该叫学名,不能再叫小名了,坐在上岗子上的爷爷见我那酒鬼老子又开始发酒疯准备和我母亲冈嗓,就训斥道,你别整天“狗子狗子”的叫,就像这小伙没名字似的,你也该改改口了。狗子怎么了,“狗子”就不是名字了,那你当初怎么叫我“大蛋”呢,我的名字呢,我的名字又叫什么?你的名字就叫“大蛋”,这是我给你起的。那这小狗日的就叫“狗子”,这也是我起的,他是我的种,不是你的种。大蛋,你狗日的放的什么屁,要是我养的,他还能做你儿子?!是的,我就是狗日的,就是你这条老狗日的,狗才会日出畜生。两个老狗日的在桌子上斗起来了,一个比一个有能耐,一个不服一个。连我奶奶和我母亲劝说都没用,不消停,最后还是我说了一句话,才让他们停止战争,破涕而笑。我说,你们两个狗日的有完没完啊,你说他是狗,他又骂你是狗,那你们都是狗,你老狗日的养了他小狗日,他小狗日的又养了我这个细狗日的,我们三个都是狗日的。我用手指头一会儿指着爷爷,一会儿指着我那酒鬼老子,最后又指着我自己说。

此处省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