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陆
陆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14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连载:生命的历程 5

(2009-09-28 17:19:15)
标签:

长篇小说

生命的历程

长鱼

大桶

甲鱼

田鸡

尼龙线

文化

分类: 长篇连载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到了二年级了。二把手年初结了婚后就和新娘子一起出去开大船不教学了。

    二年级的红女子越发长得比扣英子好看得多了,我也一直没有弄到红女子,我就想,红女子肯定对我不是真好,于是我更想到那天数学课上我被刮鼻子的事。

    那天红女子刮我鼻子的。

    于是我就恨红女子,女人漂亮不是好东西,怪不得电影里女特务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都很漂亮,原来是美人计,漂亮的女人是特务。

    于是我想到爷爷奶奶经常说的一句话:肥田丑妻家中宝,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就想扣英子倒底是我的真婆娘。天上下雨地下流,小俩口子冈桑不记仇。等长大了我要寻扣英子做婆娘。

    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爱情。

   《爱情啊,你姓什么》是我上中学时看过的一部电影,之后我才知道男人和女人要在一个家里生活之前还要谈恋爱,这就叫爱情。

    我的“鼻子事件”由校内传到校外,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屡嚼不烂的话题。

    我父母对我数学题的答案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对我那奇特的答案,他们只有一阵子很陌生的看了看我,我照样还是他们的儿子。

   村里一些有文化的,干部之类的人却觉得,保国这小伙不得了,以后一定是块学问的料子。这也应证了他们的话,我现在是一名作家,这是后话。妇女们小伙姑娘们就不同了,他们认为我太过早懂事了,这不是好兆头,都说,这小伙蚂蚱大的个人,关目山不少,人小鬼大,明儿子肯定不得了。那时还没有“早熟”这个词,他们用“过早懂事”来形容我。

 

    在乡村,一年到头肉难得,但鱼是经常吃的,那时的鱼好钓。因为那时的河里没淤泥杂草,公社、庄上经常组织男女劳力下河罱泥搞水草,所以一年到头每条河床底都是光滑溜秋地。四邻八舍只要是带把儿的人,只要到了十岁以上,个个都会弄鱼,娃儿们只要一根长芦竹,绑上一根两米长的细尼龙线,在线上穿几块鹅毛段做浮子,线的一头挂个妈妈补衣服用的三号针(或从老师或大队会计那里要几根筚纸用的大头针——先用火烤,然后用老虎钳扳成弯钩形状,再到家后头的灰堆里或墙根脚挖些红“活仙”(方言:红色的蚯蚓),穿一条在钩上,然后来到庄东头的码头上,远远的甩到河里,没多大工夫就能钓上满满一碗的中午菜了。有时晚上,我和大麻头俩人就拿了大头针做的鱼钩,扯一根五十厘米长的尼龙线,一头扣在鱼钩上,一头系在右手的中指上,穿上红“活仙”,打着手电筒,到庄上的码头边上去钓“虎头呆子”(方言:一种头扁扁的大大的,身段肥硕尾巴小,全身黑纹牙齿象鲨鱼的十厘米长短的鱼),“虎头呆子”最喜在码头边上的砖眼里、光滑的河浜上伏贴着,正常几个码头走下来,就能钓上满满的一大腕。

    有时我们也会跟着大毛哥他们一起去药鱼或张甲鱼。药鱼之前,我们先从家中的米缸里舀半升子米,在铁锅中用香油爆炒后,盛到一个废弃的破盆里,然后再去商店里买来一盒蚊香,拿一盘碾碎了倒进那堆米中搅匀;要张甲鱼时,就到唐家舍的杀猪匠徐大嘴那里买一两二两鲜猪肝,用薄刀(方言:菜刀)切成两厘米长零点五厘米宽的小长条子,一根两米五长的尼龙线,一头系上一根小木桩,一头扣上一根三号缝衣针,将尼龙线扣在针的正中间,针上挽块猪肝条。到了晚上就将那拌了蚊香的油炒米撒在庄东边的大河里,或洼蜡沟的新河中。张甲鱼就讲究了,要寻找那些杂草纵深,河浜坍塌,背朝阳光的地点,把挽了猪肝的针往河里远远的一抛,插紧木桩就算完工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会拿了“量子”,带上渔叉到撒了油炒米的河边去逮鱼,一到这些个河边上,就会看到河面上漂游着一趟一趟的鲫鱼,摇摇晃晃的象喝醉了酒一样在河边上水草里游来拱去的,用手一抓就能逮到,远处够不到的就用渔叉或用网兜。然后我们就再去那些个张了针的甲鱼点去收针,除了甲鱼,有时我们也会收上来一两条毛鱼。

    夏天我们更喜欢跟着父亲们到大河里摸歪歪(方言:河蚌)挖螃蟹,歪歪烧豆腐可鲜了。父亲们都穿着清一色的大裈子,光着背膀,我们这些细蚂蚱全是光光的什么也不穿。父亲们头顶大木桶,手拿一把小铲锹,我们就会屁颠屁颠的跟在大人们屁股后头,也拿一把小铲锹蹦蹦跳跳地到庄周边的大河里去,在下到河边上时,父亲们就会将那根连接在大桶上的绳子的一头绑在我们的身上,叫我们就在河边上走,这样,他们在河里挖螃蟹时就不会担心把我们给弄丢了,因为大桶是滂(方言:浮的意思)的,沉不下去,如果他们到河中央,游远了,只要回头看到自家的大桶,就能找到我们。做完这些之后,父亲们就将大桶撂到水面上,一手推着漂浮在河面上的大桶向前进,边走边用脚和另一只手在河底下一块一块的忖,当感觉到脚底下或手上碰到象歪歪的东西或光滑的洞口时,他们就会一个猛子扎下去,一刻儿工夫就会看到他们的手上冒出了一只歪歪或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而我们这些个细蚂蚱只能在河边水齐大腿根的地方拖着大桶往前走,当然也会学着大人们的模样用脚用手在水下忖歪歪找螃蟹洞,有时居然也能摸上来好几十几个小歪歪,挖出一两只螃蟹。

    有时晚上,我们也会跟着大毛哥他们出去,去秧田里捉田鸡抓长鱼(方言:青蛙和黄鳝)。捉田鸡抓长鱼的主要工具是将半根毛竹筒子劈成两半,然后削成两指宽五十厘米长,再把这两片毛竹片交叉,在中间交叉点用洋钉固定,像一把大剪刀似的,毛竹片的下面一斗内侧锯出十厘米长的锯齿口,以便在抓长鱼时滑不掉。而捕长鱼和捉田鸡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捕长鱼的另一种方法和张甲鱼差不多,只是钓钩不同,张甲鱼是用妈妈们的三号缝衣针,上面穿猪肝,张长鱼则是将缝衣针换成一小块0.2×0.5×1厘米三角形状的铅皮片,上面穿一条粗粗的泥灰色的骚活仙,然后一一插到秧田里,第二天早上再起早去收。捉田鸡的另一种名称叫“钓”田鸡,就是用一根两米长的芦竹竿,顶头挂一根线,线的下头绑一只剥了皮的“汗鸽子”(方言:也是青蛙一类,个不大,泥灰色,此物在夏天经常被弄鱼人挽在鱼钩上去钓黑鱼——乌鱼)做诱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