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陆
陆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7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根集:呐喊——之丑陋的中国人(14)之欺上瞒下与作假

(2008-09-09 08:55:01)
标签:

丑陋的中国人

居士

一把手

草根

表弟

战士

北京

杂谈

分类: 灯下杂谈

                  欺上瞒下与弄虚作假

 

   1992年11月17日晚10:45分,粗布居士带两名战友在江苏展览馆附近巡逻,这时,一辆从新街口开往火车站的33路公交电车开过来,在路边猛然停住,驾驶员将头伸出窗外,对居士等挥手高呼:“武警同志,快,快,后面33路车上有人持刀行凶。”居士立即率领两名战友跑步至发案地段。此时,受伤者已被送往鼓楼医院,车上凶手正挥舞着约20厘米长的牛角刀威逼驾驶员停车企图逃跑。车上乘客吓得纷纷夺窗而跑。居士和两战友飞身上车与歹徒展开搏斗,最终将歹徒制服,并在周围乘客的协助下将凶手送至玄武们派出所。

   时隔不久,上级给居士所在部队一个直接提干保送军校的名额。连队向上级“推荐”了刚从镇江某部调过来的一名战士,此战士乃原支队一把手的表弟(当时此一把手即将赴任总队参谋长),所用主要事迹却是居士那晚带两名战友在江苏展览馆附近巡逻时抓获持刀行凶歹徒的事件(此事件先后两次将居士的名字改为那个原支队一把手的表弟的名字,作为他的事迹在两家媒体刊载,事后居士从个别战友处知道这个情况的)。为此,居士曾去找连队、大队领导理论,个别主要领导却对居士说“你的他的不都一样吗?这有什么想不通的,部队就这样?”

   是啊,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居士不是想不通,居士想得通,因为那战士是支队一把手(而且即将赴任总队参谋长)的表弟,居士来自农村,没钱没势,主要是没势,没有更大的“后台”,所以才让那些拍支队一把手马屁的连队、大队的领导暗箱操作,改头换面忽悠了一把。如果居士有更大的后台在总队在北京呢,他们还敢这样做吗?

   想到这些,居士在其他战友的鼓励下,拿起了笔。正当居士准备给总队领导写信时,却传来了那个支队一把手赴总队任职了,居士就想,这下在总队的“告状”没指望了,于是,居士就写信到北京,信中有理有据(居士拿来了那晚执勤情况的原始记录复印件,以及此事件被改头换面为那名战士事迹的两家报刊复印件)。没过多久,支队组织股和宣传股来了两名干事来找居士谈话,来做居士的思想工作,让居士罢手,不要再“闹”了,同时,支队、总队向北京总部作了汇报,说此事已内部妥善处理好了。其实,居士当时并没有答应什么,而且,这件事时至今日居士回到地方这么多年了,也没有给居士一个交代,没有接到任何上级对此事的答复(当时,支队一把手照样去了总队任职,那名冒名顶替的战士照样去了军校)。在支队组织股和宣传股的两名干事找居士谈话的时候,让居士别再钻“牛角尖”了,并说本来在这件事(那个冒名顶替的战士上军校)后,组织上也考虑了居士的情况(当时居士负责整个大队的宣传报道工作,大队宣传工作年年在支队、总队名列前茅,居士也年年被支队、总队评为先进个人),准备以后对居士有个说法----继续等名额,或给居士转自愿兵(此话没明说,大体上是这个意思)。

   居士当时正值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年龄,从家里到军队之前,作为老兵,并在部队连续多年被评为“五好战士”的父亲,在居士少年时代就对居士灌输了军队的思想,只要你在部队好好干,领导上会相信你,重用你的,部队讲究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现在,居士就是对那个别领导说的那句“你的他的不都一样吗?这有什么想不通的,部队就这样?”不服这个气。然而,尽管居士再不服气,在支队组织股和宣传股那两位干事几次找居士“谈话”无效后,居士的军旅生涯也在这件事情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画上了“句号”,居士打起背包,回到了老家。

   一方面做居士的工作,一方面向北京假说此事已经解决,典型的欺上瞒下,弄虚作假。

   虽然这件事曾经伤害居士,但多年的军旅生涯,让居士对军队这个大熔炉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居士很怀念军队的生活,感恩部队的培养和锻炼。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生中有一段当兵的历史,今生我永不后悔!是的,生命里有一段当兵的历史,居士此生永不遗憾,永不后悔!!

   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在中国的官场上应该说随处可见,更多的是体现在上传下达、下报数据上,以及一些机关部门领导的工作作风上,能哄则哄,瞒得过去就是好。

   某地发生天灾人祸,在向上级报送伤亡数字时,原本死了6个10个几十个,却说成死了3个4个十几个,重伤 XX个,正送医院抢救,轻伤 XX个等等,等等。为什么不能一下子报全实际死亡的数字?原因是,上面早有规定,超过多少多少个死亡人数就应该定为“重大事故”,而一旦发生重大事故,那下从地方县市,乃至省里,你那单位、地方的主要领导是要受到处分的。为了不受“牵连”,所以就有了平时大家所惯用的“重伤 X 人 XX人,正送医院抢救”这一句话,当你上级及北京下来人员调查时,这些“重伤”人员因“抢救无效”已经在你来之前,或“刚刚”死亡。这就是你上有政策,我下有对策。

   对于灾害严重的,北京及省里下拨的救灾专款或救灾物资的配发,也是一层一层的给你“剥皮”。虽说,有时能一层一层的全部分发到灾民手中,那也是一层一层的按“等级”来分发的,好一点的先发给那些与配发领导沾亲带故有关系的,拣剩下的再配发给那些没亲没故的灾民。上面一根针,下面千条线,虽说这线是你北京分发下来的,但这千条线,哪一根给谁是我说了算,不信,你北京把针拿起来,拉拉线,数数数,都是紧绷绷的,四分八叉的全都到位了,我并没有贪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