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陆
陆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7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根集:呐喊——之丑陋的中国人(13)之疑心病

(2008-09-05 09:08:04)
标签:

丑陋的中国人

动物

疑心病

居士

老汉

杂谈

分类: 灯下杂谈

                       疑心病

 

   一天,老王骑车去镇上买粮种,当车行至马家垛附近时,老王一不留神又一下子从车上摔了下来,跌了一跤。老王爬起来刚想骂娘,看看左右,在路的左侧不远处有一块坟地,老王忍了忍没骂出来,好在没骂,老王心里想。随后,老王推着自行车走了一段路,过了这座乱坟岗,老王这才跨上车。

   这里,为何说老王“又一下子从车上摔下来”,又为什么“好在没骂”呢?原来呀,在一个星期前,老王也是去镇上办事,也是在这块地方,曾经跌过一跤,不偏不倚,还是跌在上次摔倒的地方。这老王就想啊,还真惹鬼了,这地方还真的作怪了,死人蹲的地方,难怪它作怪。老王庆幸自己没骂出来,不然,惹了鬼,被鬼听到了,以后就不能再从这地方走了。

   疑神疑鬼,这听起来就让人有点可笑,是不是太迷信了?你别说,这在中国可以说是很正常的心理反应,疑心病在作怪。

   其实,这就是一种心理作用,象这种现象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碰到过,当一个人在一座桥上不慎落水,以后再到这座桥时,心里总会想着上次在这里掉下去差点没淹死的事,心里就有点怵,哆哆嗦嗦的,怕再掉下去。可你越是这么想啊,就越会出事。君不见,你如果让一个上过吊的人再去拿绳子套颈项,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上屋梁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疑心病不是中国人特有的专利,大凡世界上每一个民族都有这种心理。不光是人,就是动物,也有这种心理,诸君见过马戏团里那些猩猩猴子、老虎狮子吧,当驯养员牵出它们准备表演时,大家都看到了,驯养员要它们做什么,这些可爱的动物们就乖乖的做什么。或许你要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呀,它们这是平时训练惯了。错也,为什么错了?这就是居士总是与诸位有不同观点,来写这部“丑陋的中国人”文章的差别,错就错在诸位先生女士们平时在观看它们表演时忘情于驯养员及这些动物滑稽的演出上,而真正的内涵是在驯养员和这些动物的眼神里,这人与动物的眼神无时不在对视着,一种是驯养员的高傲和怒目(驯养员对着观众时是微笑的,对着动物虽然有时也在笑,但这种笑是一种“满意”和提醒,那种笑里是藏着刀子的),一种是动物的胆怯和偷窥,驯养员那挥鞭吆喝的自在与动物垂头斜视的胆寒。而这胆寒正是一种心理因素,疑心自己如果做不好,驯养员手上的那根鞭子随时都有落到身上的危险,在表演中,动物的眼神总是在斜视着驯养员的。

   疑心病不是中国人的专利,但疑心病在中国可谓普及之深,之广,居士可以肯定的说,疑心病在中国的普及率之高决不亚于普通话的程度。

   在一个单位里,两个同事之间时常磕磕碰碰,这天,B君被领导叫去办公室接受一项工作任务,当他从领导办公室出来时,不想在过道里正巧遇到A君从这里走,被A君看到了。而A君和B君正是那两个时常为些鸡毛蒜皮的事争争吵吵的两位同事。这下好了,当A君看到B君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的一霎那,A君的心就开始不安了,也乱了,就想,这小子刚才是不是去领导那里打我小报告了,见他从领导办公室出来那种神气活现的样子,见到我还装着没见到,志高气昂的手里还拿着几张纸(这里,我们可以假设那几张纸是领导给B君参考的文稿),一副落井下石的样子,这不行,既然他能找领导,那我也要去领导面前说几句。于是,在B君转身下楼时,A君推开了领导办公室的门。

   这边B君从领导办公室出来,在过道里无意中碰到A君,这B君就也开始寻思开了,那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巧也跑到领导那层楼上去了?难道这家伙为了昨天的事找领导去告状了......

   这就是典型的疑心病。其产生的根源,说好听一点是防备心理,中国有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说得不好听一点,这就是一种病态的心理。

   君不见,现在在大街上,当看到一个路人在路上跌倒了,有多少人会主动上去搀扶一把的?宁可围上几圈在看热闹,很少有那么一个人上去拉一把的,好心的人可以拨个110或120什么的电话,就是不上前去扶。就站在边上,或蹲在那里,问那个倒在地上的人是怎么回事,哪里伤了,疼不疼,能不能动,自己先爬起来看看等等,用嘴不用手。为什么?曾经的“经验”使国人丧失了“人道”的精神(曾有报载,某地一老汉走路不慎摔倒,昏迷过去,被一好心的小伙子发现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当老汉醒过来时,家人问他是谁撞了他时,老汉糊里糊涂的指着那个救他的小伙子,于是乎,老汉的家里人就揪着小伙子要拉其去派出所......)。这里,国人也许要说了,就是啊,还说我们疑心病,不肯上去扶他呢,这好人是做不得的,万一我们上去拉他起来了,到时他缠住我们一口咬定是我们撞他的,那不是倒霉了。居士你这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你不疑心,你心好,遇到这样的事,你上去扶好了,看你到时说的清还是说不清。

   呵呵,还真让各位给说中了,居士确实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是在居士入伍之前,接到入伍通知书后,那天,居士骑自行车去县城向一位同学报喜讯,道别,在同学家所住工厂家属区一拐弯处,当时居士是靠右骑的,也正右拐弯,刚转弯过来,迎面一女士也正好骑着自行车过来,而她也恰恰在右边行使,骑的反道,眼看就要撞到,居士急向路边靠,那女士当时也吓得晃晃的,车子失去了自主,一下子从车上摔下来。一看这情况,居士连忙下车,将车子支好,上去先将她的自行车扶起来支稳,再上前扶那女士起来。这下好了,居士这一把非但没能扶起那位女士,却反而被她一把抓住,两手死死的拉着居士“你别想溜,你要给我去看(病),不得了了,撞人啦,快来人啊......”,车和车都没撞到,做好人却变成了撞了人想逃跑的坏蛋了。这女士一嚷嚷啊,周围楼上楼下的居民全都过来了,女士的家人也过来了,那女士一见大伙儿都来了,越发的人来疯,哎哟哎哟哎哟哟,叫得鼻头眼泪的,家人问她撞哪儿了,她说块块疼。当时居士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农村小青年,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一下子吓得语无伦次的,一个劲的大声叫唤,我没撞她,我没撞到她,是她自己跌下来的......可当时路上又没有其他人从此经过,谁会证明,谁能相信?

   哎,还真有人信了,有人出来为居士说话了,起初是一对老夫妇,他们说,他们当时正在阳台上晾衣服,看到这情况的,那女士是自己跌下来的,人家这小伙子确实没撞到她,看到她跌下来,人家是上来拉她起来的......这边老夫妇一开口,那边就有几个也开始过来解释了。

   这就是居士想说的,疑神疑鬼其实就是一种病,遇到挫折和困难就想这想那的,就是一个好好的人,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想“这可能是别人在做作自己什么的,谁谁谁......”,长期下去,没病也会想出精神紊乱,不正常。好就是好,坏,就是再说成好,也有露陷的时候,好和坏自有公论,总有清明的一天,总有那么一天,天空是晴朗的,世界是和谐的。更主要的是,在平时遇坏事难事不如意的事情时,我们应该尽量去想想主观因素,少去计较客观原因。万事开通,一切自然最好。那么,既然国人中有你上面所说这么多好的品质,你居士为什么又要来写这“丑陋的中国人”?其实,这就牵扯到一种哲学上的”好和坏”两种现象之碰撞的“相对论”元素。居士所写“丑陋的中国人”本着从国人最平常的,被国人所认同的“正常”陋习之劣根来剖析,有而来认之,使其杜绝之,是为真善美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