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陆
陆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191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微型小说二题

(2007-11-07 08:22:39)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在线
 

                               

   听说陈婆家的女儿回来了,村里人把陈婆的那间只容两人居住的小茅屋堵了个水泄不通。有的甚至从自家搬来长条凳之类的家伙,然后爬到上面朝屋里争看。

陈婆死了已有四天了。女儿是接到电报后特的来看望母亲的。

   “还真是孝顺啦,想当初她母亲为了生下她不知避了多少难,遭多少白眼呢。”一位六十开外的老太不无动情地说。

   “你看那脸倒真有她母亲的样儿,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圆又大,而且同样是双箍子。”

   “哎,你看,旁边还有个男孩,想不到孩子都这么大了,陈婆如果在的话就好了,哎,作孽呀,可怜的陈婆就这样去了。”

   “……”

   人群中不时传出女人汉子们发自心中的感叹,谈得更多的要数五六十岁的人。

   “咦,麻子呢,麻子怎么没来?”

   “刚才还看见他的。”

   “这个老祸根,怎么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打个招呼,就这样偷偷的看一眼就走了呢?”

   “他哪有脸去见女儿,那阵子他瞒着自己的老婆把陈婆骗到生产队粮库里干了那

种事不提,在陈婆生下这个闺女后,他又偷偷的把这闺女抱到百十里外的村庄,送给一个驼子。这老麻子还是人吗!”

   “话不能这么说,当时他应该也是没法子。”一位青年人接过话茬。

   “放你娘的屁,你晓得什么,那时你还不知在哪个洞里呢!”刚才喊麻子的老汉盯着小青年就骂。

   “……”人们在一片叹声中或聚或散。

   第二天凌晨,麻子家中传出一阵悲凉的嚎哭声,好凄惨!麻子死了。人们发现他手中握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来了,就好了。

                           (此文发表在《金山》1999年第9期)

 

                           

   田勇在下午下班之前接到许琳的电话的。那时办公室的其他三人都走了,田勇正在校对明天会议上王局长有关“学习十六大精神”的报告样稿。电话是同事小刘接的,小刘刚走到门口电话就响了。

   田勇就问是谁的电话,小刘说不知道,找你的,是个女的,然后就将话筒交给了田勇,还冲田勇诡秘的一笑,悄声说,该不是小情人吧!说完就出门去了。

  “您好!哪位?噢——”田勇听出了许琳的声音,“有什么事吗?”

  “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你在干嘛?”许琳似乎有点不高兴,“打了那么长时间你都不接,发信息又不回。”

  “什么,那你干嘛不打110?”田勇原本想逗一逗许琳,可是——“噢,对不起,”一摸口袋手机不在身上,“噢,糟了,今天手机撂在家里了,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许琳明显降低了语气,女人就是女人,一生气就忘了自己,一旦听到心中的另一个自己的声音,就又没了语言。“其实我是要告诉你,说好今天晚上见面的,可能我要晚点去,单位里有个同事的小孩过生日。不过我尽量准时,你可不能迟到。”

   田勇这才想起今天是礼拜四,是和许琳相约每个礼拜雷打不动的相会日。

  “你发了短消息了?”

  “是呀,怎么啦?我又不知你手机放在家里。”

   田勇和许琳简短的通了电话后,将桌上文稿收拢就匆匆回家了,他知道这个时候妻子正在学校接女儿。他要赶在妻子到家前回家取回手机。

   当田勇取回手机正欲出门时,妻子和女儿回来了。“又要出去呀?”妻子满眼的幽怨。“噢,不,明天局里开大会,今晚得在办公室加个班,”田勇一愣,显得言不由衷,“对不起,晚上我可能要晚点回来,你们就别等我了。”他怕话多了反而会引起妻子的怀疑,说完就出门去了。

   “爸爸再见——”女儿在身后朝田勇挥了挥手。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八点,这之前田勇已将王局长的讲话稿校对好了,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看了会儿报纸。看看时间离相约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田勇站起身走到窗前,此时,街上  灯火通明,新区的街上人迹稀疏,偶尔出现的出租车鼠样的穿行而过。对面的人民广场上看不见一个人影。在广场边上的一棵芭蕉树下,一对年轻人紧紧地相拥着,女孩仰甩着头,可以猜出那身边的男孩正在做着小动作。随着那女孩头晃动,田勇身上的某个部位开始膨胀了,一股暖流迅速漫遍全身。耳边不时传来许琳的催促声:快来呀——

   田勇来到市人民公园门口时许琳还没到。田勇就掏出一根烟点上。借着打火机的火光,田勇发现一个女人正朝自己这边走来,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田勇就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这个念头在田勇的脑海里只忽闪一下。田勇就笑了,哪有这么巧!田勇为自己的这个念头感到可笑,心中又有点愧疚。

   就在田勇抬头抽第二口烟时,愣住了,一口烟窝在嘴里怎么也吐不出来。“你,你们——”田勇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的脸,还有女人身边的小女孩。小女孩盯着田勇甜甜的叫了声“爸爸”。

   “材料弄好啦,是应该出来散散心,也别太累了,”妻子说话了,“我和女儿在家睡不着,就顺便出来走走。”

   “嗯,哦,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田勇似乎要掩饰什么。上前抱起女儿就往回走。

   “嘀,嘀,嘀”,这时身边的手机不识趣的响了起来,短信的声音。田勇放下女儿,随手掏出手机,在路灯的照映下,屏幕上显示出两行字:对不起,今晚不能去了,不要等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